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Wednesday, 27 April 2011

“馬華代不代表華社?”論壇講稿(上)

上個星期到馬華大廈參與了由馬華所主辦,題為“馬華不代表華社,誰代表華社的?”的論壇。以下是我講稿的重點(就只是一開始站起來論述,闡明自己觀點的講稿,但最精彩的其實是後面的部分,也就是到反駁、回答問題和總結的時。不過這幾個階段的我都忘得七七八八了,等拿到了錄影再與大家分享(還不知道拿不拿得到);關於這些的,各位也可到之前的簡報去看看)。

因為我是第一位講話的主講人(比較吃虧,沒有辦法反駁後來主講人講的話),所以我把我的論述分成了三個部分,即背景、現實層面和價值層面。聲明一下,這是我根據我的記憶和隨手記錄下來的零散資料所寫出來的講稿,跟台上真正講的肯定有些許不同,不過大架構、資料、方向基本上是完全沒有差別的。想要看video的人,就要看我有沒有機會拿到了。

廢話不多說,進入正題:

背景:

在深入討論這一個課題之前,我覺得必須先了解一些整件事情的背景。為什麼我們今天會談這個馬華代不代表華社的課題?為什麼最近馬華能不能夠代表華社這個課題會突然變得如此炙熱?其實這都緣起於首相署部長納茲理對馬華的一番嗆聲,他說不獲得華人支持的馬華根本就不能夠代表華社,反而在他看來獲得華人支持的行動黨更能夠做到這一點。正因為如此,納茲理也說他的選區不需要馬華的助選。

問題來了,為什麼納茲裡會突然對自己的國陣同僚發出如此激烈的嗆聲?

這就不得不看如今馬華所處於的政治現實了。我們看308大選之後,在任何六十多巴仙以上的華人佔多數的華裔選區,馬華幾乎都是“死定”,必敗無疑。這一點我們可以看看數據,馬華即便是在被自己稱為“堡壘”的柔佛州,所勝出的國會選區,華裔比率也並不是特別高(甚至可以說是低,或許這就是柔佛被馬華成為堡壘的主要原因)。

馬華在柔佛勝出的七個選區中,全都沒有超過60%,而且更還有四個選區的華裔比率只有50%或以下,如拉美士(Labis)華裔只佔47%、丹戎比艾(Tanjong Piai)50%、阿逸希淡(Ayer Hitam)39%、地不佬(Tebrau)最低,只有36%,而比率最高的古來(Kulai)選區,華人比率也只不過是區區的58%強,更別說是其他選區了。因此,其他險勝的州屬更是可想而知。

反觀巫統,卻是在巫裔居多的鄉區選區雷打不動,根本就不需要馬華的拔刀相助,況且巫統對馬華能夠吸引華裔支持的能力也早已有所質疑,即便馬華想要幫忙,肯定也是有心無力。所以我們就看到自己選區巫裔比率高達73%的納茲裡,可以肆無忌憚的向馬華大聲喊話、批評,也可以說自己完全不需要馬華的助選(注意:是不需要馬華助選,不是不要華裔選票),這,就是馬華如今面對的政治現實。如今的馬華對巫統而言,只不過是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吧了

這就是納茲裡為何突然對馬華嗆聲的背景,也是今天這一個論壇出現的原因。接下來我將會以兩個層面,來與大家探討馬華到底能不能夠代表華社:1.現實層面,馬華現實上有沒有代表過華社,能不能代表華社及可以不可以代表華社;和2.價值層面,馬華應不應該代表華社,華社需不需要一個華社代表和馬華應該走怎樣的一條道路。

不過在那之前,我想說這是一個以種族思維出發的題目,而恰好最近的種族論述似乎越來越多,越來越高昂和頻密,比如華裔在野、馬來人在朝(正是一個害怕華裔失去或沒有代表的體現)的論述就一再的出現,恐嚇華裔。但事實上反風真的都是華人票而已嘛?只有華人在反,這樣的說法正確嗎?我說這絕對是不正確的,而這也是我現在想要釐清的。

其實這些反風都是在城市選區刮起,而剛好華裔大部分都在城市生活,才會產生如此的錯覺。其實只要是住在城市的選民,不管任何族群,都普遍上存在反風。因為城市人都擁有同樣的壓力和面對相同的課題,族群差異在日常生活中其實並不顯見。比如生活壓力、塞車、治安問題、通貨膨脹、汽油漲價,甚至是貪污腐敗、民主、自由、人權等等的共同訴求,而這些恰恰好都是國陣政府所無法解決、根治的課題,城市區的反風,由此而生。

大家可別以為我空口說白話。現在我就舉出數據來佐證我的看法。看看我國所有的大城市選區,基本上都由在野黨民聯所囊括,比如:檳城的喬治市和周圍的檳島各選區;霹靂的太平和怡保;吉蘭丹的哥打巴魯;雪蘭莪的八打靈再也(南北區)、士拉央、浦種、格拉納再也、安邦和梳邦等;彭亨的關丹和英德拉馬格打;森美蘭的芙蓉和亞沙;馬六甲市;柔佛的麻坡(芭吉理);砂拉越的古晉和詩烏;沙巴的哥打京那巴魯;當然還有吉隆坡的大部分選區,都成功被反對黨收穫囊中。

以上所列舉的城市選區中,許多都是混合選區,有者更是巫裔比例極高的馬來選區,比如關丹就有高達60%的巫裔,而在其隔壁的英德拉馬格打更是有65%的巫裔選民。另外,吉隆坡的帝帝旺沙(65%)和班底谷(55%)、吉蘭丹的哥打巴魯(79%)、雪蘭莪的安邦(55%)等等,都是巫裔佔據多數的城市選區,同樣也讓在野黨以極大的多數票勝出,這股城市區跨族群的反風,又如何能夠說是僅僅華人在反而已?

除了以上選區,大家肯定會察覺到還有幾個城市選區沒有提到。是的,全馬來西亞,有三個,沒錯就僅僅是三個城市選區還是掌握在國陣的手中。但如果有人以此來反駁說城市沒有反風,那就真是大錯特錯了。看看這三個選區吧,吉打的亞羅士達,巫裔高達63%,但出戰的馬華候選人曹智雄卻僅僅以184張多數票險勝。另外一個,登佳樓的首府,巫裔佔88%強的瓜拉登佳樓,巫統卻僅僅以628張多數票勝出,堪稱是險過剃頭。

而最後一個,不用說大家也知道是柔佛首府新山,這一個城市選區,是全馬唯一一個讓國陣大勝的城市選區,出戰的巫統籍前部長沙里爾以兩萬五千多張多數票大勝,但這代表新山沒有反風嗎?錯了。要知道,老樹盤根的沙裡爾在2004年可是以近四萬七千張的多數票大勝對手啊!算一算,多數票可是整整據跌了2萬一千多張!嚇死人吧?這兩萬多張票,可是接近四個Putrajaya的選民人數了!看到這裡,誰還敢說新山沒有反風?

所以說,大家可不要被主流媒體及國陣說鼓吹的“只有華裔在投反對票”的言論給誤導及洗腦。事實上在城市區根本可以說是全民皆反(最近砂拉越的選舉,學者也顯示出各族投反對票的比率都大幅提升,華裔的提升比率反而是砂拉越四大族群中最低的),無關種族的!僅僅是華裔在反?這就是種族主義者二分法最常見的宣傳方式,大家可不要被騙了!

*就此停筆,敬請期待第二篇。

繼續閱讀

9 评论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等第二篇還有video~

流星 said...

马华现在给我的印像就像是一个大力士(因为他们自称有百万党员),但却是全身病痛(时不时的党争),关节失调,不听使唤(当家不当权,上传不能下达),如果在不自强我看也差不多了!

相当期待video尤其是你的部份哈哈,加油!

Chong said...

好,讲得好。撕破这些伪装代表华人的假面具!

Anonymous said...

写快点兄弟
很期待。。。



CH Sheah

Anonymous said...

Ang, I think even the ruling and the likes of Utus** and perk*** know the fact. But the dangerous part is they still try to emphasise that only one race is opposing because, and mainly because DAP is undoubtedly too 'chinaman'. The negative perception is there too long but not enough or perceivable effort to change that.

~aNG~伟翔 said...

無名1:第二篇應該會在這個星期內寫好(視乎時間而定),而video就不是我能操控的了,因為只有Bernama有全程錄影,我已經拜託主辦單位拿了,但是不曉得拿不拿得到。

流行:多謝!自稱的,可信度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了。

Chong:多謝。他們根本不認為是假面具,還很得意的擁抱種族主義....唉。

Sheah:多謝,一得空就會寫,我在我的notebook已經有記下我當時講的重點了。

Anonymous2:Yes, you are abosultely right. Only a very small group of people, ie UMNO led Perkasa and MCA etc are trying to provoke the situation! That's their strategy, because this is the only way they can protect their regime! We as the majoirty of rakyat should aware of this all reject all these dirty politics!

Ng Woon Lam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onymous said...

Just curious about what did Ng Woon said?

~aNG~伟翔 said...

Who is Ng Woon?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