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uesday, 4 October 2016

大马正式进入无法治时代


九月十五日,大马红衫军其中一位领袖,也是退伍军人协会主席及首相纳吉的坚定支持者,外号“拳手阿里”的莫哈默阿里,公开警告净选盟主席玛利亚陈要小心自身安全,他是如此说的:“我们随时会对玛利亚陈发动突袭,我们不在乎会因此坐牢,坐十年也无所谓。”还有,“玛利亚陈要记得,他可能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Tuesday, 27 September 2016

马大校园选举的启示


马来亚大学校园选举在几天前尘埃落定,亲校方阵线,即校方属意、亲政府的一方大获全胜,在全部40席竞选席位中,囊括29席,续去年因亲学生阵线全面杯葛校园选举而获得筹组学生会的权力后,连续第二年获得校园执政权。

Tuesday, 20 September 2016

限制任期是个好东西


由前首相马哈迪等人成立,打着大马来人民族主义旗帜的土著团结党,在政治属性上属于极端、保守及单元一类。可这个保守政党,却有一条进步先进的党章条文,即限制党主席任期为最多三届九年,向此前已开先例限制党主席任期的公正党看齐。

Tuesday, 13 September 2016

与老马合作玷污在野斗争?


前首相马哈迪,在雪州大臣阿兹敏的牵线下,前往法庭与正在服刑的在野党精神领袖安华会面,上演了一幕握手寒暄的大戏,再一次挑起了在野党应与前死敌老马合作与否的激烈讨论。

许多人都认为希联万不可与老马有任何形式或程度的合作,因老马是破坏我国民主体制及司法制度的
始作俑者。如今竟要与这位万恶的前大独裁者同流合污,无异于抛弃了自身路线、间接承认接受或无视了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丧失了在野党一直以来的道德制高点。

Tuesday, 6 September 2016

欲盖只会弥彰 透明方能服众


行动党及槟州政府在这几个月来真不可不谓是多事之秋,槟首长林冠英涉嫌便宜买房事件尚未落幕,即爆出另一与房有关的丑闻。此次轮到双溪槟榔州议员林秀琴的父亲林吉祥(非资深党领袖林吉祥),被曝出通过女儿名义藉口可安排获得廉价屋以收受台底钱,在槟州投下另一颗震撼弹。

此案关键,明眼人都知道在于林秀琴。若林吉祥并非林秀琴的父亲,谅其拥有再高超的骗术都无法轻易使得那么多人把大笔金钱拱手奉上。且从现有证据来看,林吉祥确是以女儿名义来收取台底钱,正因如此,林秀琴有无牵涉其中、是否事先知情、有无纵容包庇家人以此获利甚或是有否直接参与其中,都是此案的重中之重,非厘清不可。

Tuesday, 30 August 2016

切莫成为只会出口的精人


精人出口,笨人出手,这是一句流传甚广的广东俚语,表面意思为赞扬聪明的人只要动口,不需付出任何劳力,就有笨人受其影响供其驱使,完成了本应由聪明人完成的事情。聪明人因此得以坐享其成,不费吹灰之力即可以坐享他人的劳动成果。

不过事实上,更多时候说这句话为讽刺奚落那些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却还要以为是、自认聪明的所谓“精人”。其实讲得天花乱坠充其量也就只是”得把口“而已,不单止毫无行动力却还妄图坐享他人付出的成果,低劣得很。

Tuesday, 23 August 2016

多谢我国里约奥运代表团


四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在经过了16天的竞技及较量后,于昨日在里约圆满落幕。过去的16天里,奥运会带给了全球观众许多扣人心弦的经典竞赛,也因此牵动了无数人的情感。

奥运虽要通过竞技来突破极限,但胜负一向来都不是奥运评断成功失败的准绳,更重要的是奥运精神的体现,这才是奥运如此引人瞩目,历久不衰的原因(正因如此奥委会并不赞成设立奖牌榜)。

Tuesday, 16 August 2016

土团党要重新定义在野斗争


前首相马哈迪与慕尤丁等人筹组剑指巫统的新政党,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由慕尤丁向社团注册局提交申请注册,并定名为土著团结党。

既是剑指巫统,视以首相纳吉为首的巫统为头号敌人,该政党取道与巫统同样的种族路线,以借此争取保守马来人的支持和选票,自是无可厚非和自然不过的事情。毕竟以大马来民族主义为挂帅的纯巫裔反对党,在市面上还是绝无仅有的。

Tuesday, 9 August 2016

民阵加入希联的几个隐忧


前首相马哈迪与巫统失意份子正积极的寻求成立暂名为人民阵线(Barisan Rakyat)的新政党,并期望借这个纯马来人政党为平台,继续与纳吉为首的巫统抗争,延续政治生命。

显而易见的,若人民阵线成立后,独自游离于国阵及希联成为两大阵线以外的第三势力,那无异于自寻死路、自断前程。因此民阵寻求加入希联,共同对抗强大到近乎无敌的巫统,自是板上钉钉,极其自然的事。

Tuesday, 2 August 2016

首相万岁 / 首相权力拼图的最后一块


一马丑闻,正常来说应是会对当权者造成冲击的一件事情,但在我国这一切皆有可能的特殊国度里,却骤然变成了使当权者权力更加牢靠的催化剂,真是蔚为奇观。

回顾一马公司丑闻案自14年11月被揭发以来,至15年7月3日《华尔街日报》曝露有一笔近7亿美元的款项汇入首相的私人户口而达至第一波高潮,再到最近美国司法部展开民事行动寻求冻结一马公司流出的相关资产而达至第二波高潮,但首相直到今日依然稳如泰山,甚至权力更是逐步加强,更在昨日起达至史无前例的高峰,实在惊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