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uesday, 2 August 2016

首相万岁 / 首相权力拼图的最后一块


一马丑闻,正常来说应是会对当权者造成冲击的一件事情,但在我国这一切皆有可能的特殊国度里,却骤然变成了使当权者权力更加牢靠的催化剂,真是蔚为奇观。

回顾一马公司丑闻案自14年11月被揭发以来,至15年7月3日《华尔街日报》曝露有一笔近7亿美元的款项汇入首相的私人户口而达至第一波高潮,再到最近美国司法部展开民事行动寻求冻结一马公司流出的相关资产而达至第二波高潮,但首相直到今日依然稳如泰山,甚至权力更是逐步加强,更在昨日起达至史无前例的高峰,实在惊人。

自一马丑闻爆发以来,前任总检察长阿都甘尼早在15年3月初,下令成立一支由总检察署、警方及反贪委员会所组成的特别工作队以彻底地调查一马丑闻。而国家银行也在同年的7月加入到此工作队当中,再加上自同年5月起就开档调查的国会公账会,一马丑闻的调查力度不可不谓是强大。

但可悲的是,如此强大的黄金阵容,在万能的我国首相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特别工作队和国会公账会分头调查仅仅不过几个月,当调查文件及证据开始相续流出之时,首相即刻展开了反击行动。他不单止在7月28日宣布内阁改组,开除慕尤丁、莎菲益等巫统异议分子的部长职位,更以两手行动将分头引领调查的领导逐个击破,即将公账会主席诺嘉兹兰拔擢进入内阁成为副部长,和在总检察长阿都甘尼不知情下,以健康欠佳的理由迫使其”退休”。

在那之后,本由四巨头所组成的特别工作队,已是分崩离析。更甚的是,担任国行总舵手16年的洁蒂,在今年4月任期届满后不被续聘而退休后,再加上前天(31/7)在无理由下即提前卸下反贪会主席职的阿都卡辛,工作队四巨头中的三人全都黯然下台或离职(除了警队),而国会公账会在换了领头羊之后,也近乎销声匿迹,一马案的国内调查行动,从此沉寂。

在替换了上述各单位的负责人并安插自己属意人选后,首相的影响力更进一步地直接渗入到这些单位中,单从这里来看,首相权势已是大大增加。但就算如此,这对首相来说显然还是不足够的。

为此,首相以极速在国会上下两院通过了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国安法),而这一没有获得元首御准,从昨日(1/8)开始在宪报颁布并生效的法令,将使到首相成为我国有史以来,权力最惊人和强大的人物,即便是一直以来都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们,也难望其项背、无法与之相比。

这是因为国安法赋予了首相,在“特定情况”下可自行指定划分国安区域的权力,而什么情况下是所谓的“特定情况”,却完全是由首相为首的安全理事会来决定的。更甚的是,在该区域内,一切法律包括至高无上的宪法,皆属无效,因此在该区域内发生的任何事情,唯一的规范就是首相的指令,完全以首相为马首是瞻。

还有更恐怖的是,在安全区内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及事物,法庭皆没有任何权力干预及审理,说白些,即便内里发生了再惨无人道的事情,首相及安理会也完全不必负上一丁点责任。

听起来是不是像极了极权国家才会发生的事情?没错,正是如此。

所以大家赶快一起高呼,首相万岁!!

*此文章亦刊登于今日《光明日报》副刊翱翔天际专栏。原属意标题为“首相万岁”,而后在编辑要求下换成了“首相权力拼图的最后一块”。

**尺度所限,文章第五六段被小幅修改,删去了关于首相直接介入的文字,还有最后两段结论也被删除,可惜了这篇文章。但不怪编辑,恶法所限,编辑已尽了最大努力帮忙。

Tuesday, 26 July 2016

槟州选是纳吉的救命稻草‬

过去几天我国发生两件举国关注的大事。美国司法部正式入鼎法庭要求充公与一马发展公司有关的逾十亿美元资产,及以行动党为首的槟州政府正屡次与持反对意见的盟党磋商,执意寻求解散州议会。

Tuesday, 19 July 2016

南海纷争及大马民族主义的缺失

海牙常设国际仲裁庭,对于菲律宾状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南海仲裁案一纸判决,意外的如照妖镜般照出了大马华裔民族对本国民族(即Bangsa Malaysia)认同的缺失,严重程度绝对令人担忧。

Friday, 15 July 2016

继续厘清林冠英案的疑问


承接上星期的专栏文章,继续厘清林冠英案的疑问。如下:

1.林案是政治迫害吗?

政治迫害是在极权国家中常见对待异议者的手法,独裁者不需理由地就将异议者逮捕收押。那林案是政治迫害吗?

Monday, 11 July 2016

厘清林冠英案的一些疑问


林冠英突然被逮捕及提控,震惊整个大马。但即便此新闻获得媒体高度的关注,还是有许多民众无法搞清楚林冠英所面对的控状、检控林冠英有什么问题、买便宜了到底有什么错等等疑问,因此特撰此文尝试帮各位读者厘清这些疑问,帮助扫盲。如下:

1.林冠英面对什么控状?

答:林冠英面对两个控状。分别为反贪会法令第23条文及刑事法典第165条文。反贪会法令第23条文罪成可面对不超过20年的监禁和不少过受贿金额五倍的罚款;而刑事法典第165条若罪成,则需面对不超过两年的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2.如何会在这两条法令下被定罪?

Thursday, 30 June 2016

希盟面前只剩一条可行路

希望联盟在大港及江沙双补选中,面对巫统及回教党的三角战而分别大输6,065票及6,698票于巫统,绝对可说是惨败。 惨败,毫无意外地再一次让希盟内部的路线之争浮上台面。希盟应如何面对游走于在野及执政两边的伊斯兰党,到底该与之合作避免三角战,亦或是与之全面决裂无惧让国阵得利,这一难题在希盟三党之中都掀起不小的波澜。
面对这一难题,三党都有各自的顾虑及考量,正因如此,反而难以有一致的口径应对伊党。 拥有最多席位的行动党,因所竞选席位多为非巫裔占多数席位,即便面对伊党搅局,单凭优势华印裔票加上少数巫裔票,依然可涉险过关。即便在无法复制过去两届超高华裔支持率的盛况,只靠基本盘要保住半数以上的席位,还是如瓮中抓鳖般毫无难度的,因此行动党自是三党中最老神在在的。 对于其他两党,则不可同日而语。公正党的局面尚不算太坏。坐拥州行政资源且所上阵的席位都在之前与伊党谈判过,公伊两党议席本已甚少重叠,因此即便伊党临时插一脚进来,在之前没有长久经营深耕的情况下,公正党还是会有胜出的机会,并不会因三角战就出现束手就擒的局面。 而诚信党的情况可就恶劣得多了。本身已背负着伊党(或伊教)叛徒的巨大标签,且政党才成军仅仅不足一年的时间,要出战伊党早已盘根经营数十年的选区迎战伊党,更要面对拥有强势竞选机关及无线资源的巫统围剿,双重夹击下诚信党能够突围而出的机率,相信不大家都心中有数。

Tuesday, 28 June 2016

民主政治是所有公民的责任


英国脱欧公投,爆出小冷门。投票结果翻转选前多个民调显示留欧派占优的情况,脱欧派以接近四个百分点的优势成功让公投过关。

许多专家学者早已对公投结果做出各种分析,本文并无意班门弄斧,但若要简单来说脱欧的利与弊,英国成功脱欧后的弊主要为必须面对失去欧盟共同体的关税及资本流动所带来的便利,必将对早已每况愈下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而利则是对外交、贸易、关税、移民及难民课题上拥有绝对的决定权。

Tuesday, 21 June 2016

媒体秉笔直书方成第四权


媒体一直都被称为“第四权”,意即在民主社会中,必不可少的第四种权利,与其他三权即立法、司法及执法并立,起着互相监督、相互制衡的功用。只有当四权真正鼎立独立、互不臣属,民主才能真正得以彰显。这可说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

第四权的概念,源于西方的“第四阶级”(the fourth estate)。在早期的西方政治中,议政成员共分为三个国民阶级,分别是上议院中的神职人员、世俗议员及下议院议员。而媒体被纳入为第四阶级,源于19世纪《泰晤士报》的领导人亨利里夫(Henry Reeve),他在1855年10月的《爱丁堡评论》上写道:“今天新闻界已经真正成为了一个国民阶级,甚至比其他任何的阶级都更为强大”,进而奠定了媒体成为第四权的论调。

Friday, 17 June 2016

面对崩坏制度绝不可罢休

这是所写的众多文章中,寥寥可数写时非常非常愤怒的文章!



面对崩坏制度绝不可罢休

一名未满17岁的少女,趁假期到刁曼岛实习,在下班前喝了一名保安员递上的可乐后,陷入迷糊状态,而后遭到4人抱入关税局办公室及码头厕所强奸,整个过程间断地进行到隔天,涉案者据称包括数名政府官员。

该少女在被轮奸后,事件发生的视频、照片还被这群畜生上载到网上,并恬不知耻的四处羞辱污蔑该少女,更在之后肆无忌惮地找回并警告该受害者不可报警,这畜生岂止“有恃无恐、嚣张至极”这8字可以形容。

Tuesday, 14 June 2016

宗教法前无人可置身事外


在法律体制已经基本完善的现今社会里,仍旧并存着两种相对立的律法体制---世俗及宗教体制。要说这两者之间的矛盾,绝对可以用势不两立、你死我活来形容。一边得势,另一边必然失势,没有任何回旋、商讨和思量的余地及空间,此消即彼长。

以宗教为体制的国家,早已不复千百年前并存着许多不同宗教国的辉煌局面。随着社会不断进步,教育程度愈加普及的情况下,如今除了教会国梵蒂冈之外,基本仅存伊斯兰教为主的伊斯兰国,其余皆为世俗体制。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