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aturday, 2 April 2011

兩線制不等同不能獲得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席

前幾天由《光華日報》及漢江學院在檳州聯辦舉行題為“大選雨紛飛,人民如何借東風?”的國陣與民聯政治辯論會,看到了陳嘉亮嘲諷說:“民聯在308後絕口不提兩線製,因為民聯在檳州壟斷三分之二議席下,兩線制早已死亡。”

陳嘉亮的言下之意,因為檳州的執政黨(民聯)壟斷超過三分之二的席位,所以在檳城州沒有兩線制,兩線製已經死亡。換句話說,在陳嘉亮的眼中看來,兩線制就是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壟斷超過三分之二的席位,只有在這樣子的情況下,才叫兩線製,否則兩線制就是死亡了。

真是不得不說,對政治/兩線制如此浮淺的認知,還敢在1千5百多人面前大言不慚地“嘲諷”,還真是要佩服這一位最近剛剛冒起的民政檳州民青團副團長,或許有人會問佩服他什麼?當然是佩服他一點也不怕丟臉!不過話說回來,或許他丟臉了也不知道,還以為自己說得很有道理,一直在那裡沾沾自喜也說不定咧。(既然不知道,當然也說不上什麼怕不怕丟臉的了~)

兩線制是如此表面,如此浮淺的嗎?之前有一篇比喻性的文章,早已深入淺出的解釋了何謂兩線制,在此自不贅言。簡單來說,兩線制的存在必須要有一個強大、隨時可以替代政府的在野黨的出現(當然這取決於公平及民主的選舉制度),讓人民隨時可以做出選擇,當現有政府做不好的時候,馬上可以輕易的以另一個政黨/聯盟組成的政府來取代之,讓人民能夠行使自己的選擇權,如此簡單而已。

當然,否決執政黨的三分之二多數議席,是一個可以顯現出強大在野黨的標杆;但,這絕對不是決定兩線制存在與否的標準。舉個非常簡單的例子,三年多前的台灣立法議會(也就是我們的國會)選舉,當時還是在野黨的國民黨就一舉囊括了總數113席位中的81席,遠遠超過了三分之二的席位,照陳嘉亮的思維邏輯,這不就顯示台灣的“民主已死”或是“兩線制已亡”了嗎?事實是如此的嗎?答案很顯然的是沒有,如今在台灣的最大在野黨民進黨還不一樣是生龍活虎(剛剛過去的五都市長選舉還獲得不俗的成績),隨時都有能力或機會再一次來個政黨輪替嗎?

簡而言之,兩線制存在與否,跟在某次選舉中佔據大多數席位,壓根兒提不上關係。重要的是政黨輪替的能力。也就是要完成政黨輪替!所以要讓兩線制存在,讓兩線制真正的成型,最主要的就是要來一個第一次的政黨輪替。只有政黨輪替過後了,人民了解到可以隨時替換做不好或不得民心的政府,可以確實的行使自己的選擇權,兩線制才能夠確實存在。

而囊獲三分二席位與否,則是另一回事了。難道說陳嘉亮的意思是要告訴大家,即便是民政(或國陣)做得不管多麼的爛,也不管到底有多腐敗多爛,為了兩線制的存在,所以不管怎樣都要把三分之一的席位交給民政(國陣)嗎?真是荒天下之大繆,天大的笑話!

抱持著這樣荒謬與無知的認知,無怪乎陳嘉亮接下來會質問說“308前的兩線制現又怎麼變成了入主布城?”這一句“質問”又一次笑掉了有識之士的大牙。要兩線制,就要政黨輪替,308前的兩線制,根本與之後要入主布城的願景毫無差別,何來“又變成”之說?如此高調顯示自己的無知,除了陳嘉亮,現在一時間還真是想不起第二個人選了。

陳嘉亮,你好嘢!

7 评论 Comments:

幸運な男 said...

这些政棍最厉害就是发表些似是而非的歪论!

P/s:这条水又是那家知名大学的高足?

A Malaysian said...

這種料也敢公開辯論,我的天! 恐怕我那沒讀到中五賣菜的親戚 都比他有常識了。怎的連什麼是兩線制都不懂? 民政沒人了?!

這傢伙真是丟臉還自以為是!他的黨領袖該挖個洞叫他躲起來!想到都要噴飯!

Chong said...

国阵的人最喜欢做小丑。

~aNG~伟翔 said...

哈哈,這樣的素質還真是不要出來丟人現眼的好...更可笑的還是竟然還不知道自己在丟人現眼。無語。

Bathtub said...

人至贱则无敌啊 ...

Bathtub said...

还有那个陈清亮,竟然把国债讲成是我们个人的负债,把两个不同概念的东西掺在一起讲。

最可恨的是那些脑残点评竟然没有点出这一点,而且还把最佳辩论员颁给这婆娘。

也可能点评人其实在惩罚民联那边的辩论员,因为他们不能点出国阵那边的歪理。

~aNG~伟翔 said...

勝負不必掛心,重要的是辯論過程中展現出來的論點和深度。這一點就可以讓我們看出民政的有什麼“強項”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