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aturday, 6 March 2010

简评蔡细历辞职后的处境

蔡细历在党代表大会及党庆前两天为马华抛下震撼弹,宣布连诀己方7位中央代表辞职,以筹足解散中委会人数,以便重选能够顺利举行,解决僵持已久的马华党争僵局。

针对为何突然毫无预警的做出如此重大转变,蔡细历所给予的回答是他一直都认为应该重选以真正解决马华的党争问题,而他之前也强调过三月举行重选才是最恰当的例子,言下之意是如今他与他方人马辞职,其实外界并不需要感到太大的震撼,因为他只是履行之前的承诺吧了。

确实,蔡细历这一番辞职或许是他“早”前就已经承诺过的,但若是有一直跟进马华党争的发展,就可以发现后来的蔡细历几乎是没有再提起过他的重选时间表,即便是在被廖派攻击之时。所以若说蔡细历只是跟着之前的承诺,这其实是不太准确的。

不过不管怎样,蔡细历的“突然”辞职,必然有其盘算,在加上我上一篇文章所说,其实翁总对他的下放权力,只不过是属于过度性质,骨子里根本完全没有想要让老蔡长久大权在握,这些都造成了老蔡辞职寻求重选以获得党员们实质的委托,以借此掌握真正的权力,无需假手于他人。这一点也完全符合老蔡“枭雄”的性格。

而蔡细历这样子的突然辞职,处于的优势地位及他的战略考量,许多高手都已经点评讨论过了,因此笔者我也不去献丑,这篇文章就来评一评老蔡这样子辞职重选,对他所带来的隐忧或伤害,而这些伤害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 不尊重中央代表。如上文所说,蔡细历在代表大会及党庆前的短短不到72小时公布他的辞职动向,更要求党庆及代表大会展延以让路给重选举行。这一点跟之前蔡细历抨击廖派在极短的时间内要求展延原定为12月5日的代表大会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吗?套用当时蔡细历抨击的话语,这样做不只会打乱中央代表们的时间规划(已经请假或预定好到来吉隆坡时间、机票等),最后一分钟才取消大会更是对中央代表们的极度不尊重,(接下来是我自己的评论用语)根本完全就是把这些中央代表们当猴子来耍--要他们来就来,要他们不来就不来。难道每一个马华中央代表都是那么得空的吗?蔡细历如此最后时间表态,不是跟自己之前批评他人所犯下的错误来的一模一样吗?如此不尊重中央代表,多多少少也会影响一些代表的投票意向吧!

2. 等同于让翁诗杰遭受第二次背叛。第一次背叛,指的当然是廖中萊在双十特大后,因急于上位而对翁诗杰的背后插刀。而那一次的背叛举动,直接使到廖中萊的威望直线下降,本来是马华未来当然接班人的廖中萊,经此一役后声望大跌,后来更让也是己方人马的魏家祥爬到自己头上,受创不可谓不重。而蔡细历的这一次突然辞职,不也是重覆这之前小廖所走的路线吗?虽然老蔡他并没有如老翁与小廖般之前亲如手足,但这几个月来翁蔡两人出双入对,合作无间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蔡细历的这一番“没有照会翁诗杰”的辞职举动,或多或少也可以被诠释为背叛了翁诗杰的信任(翁诗杰全权让老蔡处理党争事务),对其人格及道德上必定会有那怕只是一点点的伤害。除此之外,这也能让翁诗杰再次借以弱者姿态来争取支持,平白为对手增添了筹码。

3. 陷入廖派的陷阱之中,很可能处于被动,腹背受敌。相信只要有观察马华党争的人士,都可以得出蔡廖这一次很有默契的合作,肯定不是真诚的结盟行为。在廖中萊身后的,是与蔡细历势同水火、仇深似海的黄家定与陈广才派系(蔡细历一直都认定光碟事件是黄陈所为),除此之外,廖派手下大将,大多也是之前对蔡细历进行最残酷、最毫无保留围剿的人士(如周美芬)。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蔡廖两派如何有可能可以精诚合作呢?即便双方真是可以为了消灭共同的敌人(翁诗杰)而携手合作,但这样子的合作又可以保持多久呢?蔡细历背负着光碟事件的包袱,即便当真让他重选总会长,部长职位也难以让他来出任,如此下来,若让少壮派的廖中萊魏家祥等人掌握政府机关大权而形成跛脚鸭总会长,蔡细历的位子能够坐的久吗?

以上三点,正是辞职后蔡细历所面对的重大瓶颈。当然,以上困境的严重程度,取决于翁总还愿不愿意再一次出来“御驾亲征”,参与马华重选。若是翁诗杰不愿意在淌这一个浑水,蔡廖两派就将演变为你死我活的直接竞争对手,形势当然也就完全不同了。

*ps:此文章笔于今早,亦刊登于透视大马专栏。
透視大馬

8 评论 Comments:

KOH said...

想不到内里还有这么深的含义!

~aNG~伟翔 said...

@.@""""

其实还有一到两个points,不过这篇文章已经千五字了,所以就不放进去了,minor吧了。

Kenny Liew said...

喜欢看你文章,就在于你每次都写出别人写不出或看不到的部分。看那些千篇一律的文章,看到我都想呕了,可是那些人还是一直写出一样的,比如写蔡细历就写他多有优势肯定赢啦算好好,这些不用他们写出来我们也懂啦!欣赏你!加油!

~aNG~伟翔 said...

kenny兄,多谢您的肯定和赞赏,我会继续加油的!多谢!

Anonymous said...

翁詩傑真的是下错很多棋,不知道是他的决定还是他謩后班底的决定。但错就是错,没什么好辩解。
由蔡色狼来当总会长吗?那你说说他的政绩?就是拥有马华多数的支持者吗?如果说支持者不如说成一班寻找钱途的政客。我最记得他那句话“我最错的是在同一间酒店,同一间房间开房”。发生不道德的事情,一点悔过的心都没有还期望他能当总会长吗?
由廖巫狗来当总会长吗?不知道在逼宫这件事,是不是给人‘摆上抬’(周美芬或是魏家祥-我对这两人的讨厌度多于廖狗,卑鄙小人)。当初翁詩傑说重选的时候,是谁说不要?为何形势对自己不利的是后又死命的;加之要巫统压力来逼使重选呢?我并不很厌恶廖,但整件事对巫统来说廖是他们来说,是一位听话的总会长。你还能期望他为华社作点东西吗?
我可以说在华社心目中,三位都没有什么诚信可言。但论政绩,敢怒敢言,不选翁詩傑,选谁呢?
不过如这次翁詩傑重选真的落败,那也是件好事。从此华社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火箭党。881了马华,民政。

~aNG~伟翔 said...

无名兄,分析的头头是道,与小弟的结论不谋而合(可参考小弟我的另一篇文章;马华送终人)。

交个朋友?

LOO(KL) said...

蔡细历 – 世纪最伟大的名字。
从无名小卒的蔡细“粒”变成卫生部长蔡“实力”又因为蔡“CD”过不了断头台部长这关而成了蔡“失利”。党选后坐在老二位子的蔡“稀力”,双十过后又变回蔡“势力”。辞了中委后对翁总说我“踩死你”(福建话),现在以后任“总会长”的身份放话把马华“日历”改为- “蔡氏历”

~aNG~伟翔 said...

哈哈,“蔡细历”这三个字真是保罗万有啊!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