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Wednesday, 3 March 2010

原来退党跳槽的都是英雄好汉

陈智铭“终于”退党了。虽然他没有加入任何政党,也宣称不倾向于任何党派阵线,但相信近来很红的什么“亲国阵独立议员”这个不伦不类(亲国阵还叫独立?)的头衔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变成他的代名词了。犹记得在才刚刚过去的华人新年,他还正经八百的当着所有媒体及支持者的面宣布说什么“自己永远都是公正党的人”,真没想到原来陈智铭的“永远”,就是那十来天吧了!

对陈智铭来说:退党了,没有问题;违背自己所说的话,也没有问题;背弃当初选民投票的委托,更没有问题。在陈智铭的退党“献辞”中,这些什么“原则”“大义”的一句都没有看到,反而我们听到的,是他大义凛然的一番“拒绝毫无言论自由的集权政党(公正党),及把人当狗看的槟州独裁者(林冠英)”的退党理由。霎时间,当陈智铭认真的说出他这些正气浩然的退党理由时,乍看之下,陈智铭仿佛变成了伟大之极的英雄人物(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说也奇怪,除了陈智铭之外,308后,其他跳槽或退党的政客们所给的退党理由,各个为的都绝不是一己之私、个人仇恨或一些繁琐的理由。反而,他们的退党全部都是一些堂而皇之、为国为民的重大缘由,简单一点来说,这些退党的在他们自己的说辞之中都是忍辱负重、为了人民的利益福祉而委屈自己的大英雄大豪杰!所以啊,现在的情况就是完全不用管之前的工作表现或什么服务记录等等,只要一跳槽,他们都可以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有坚持、有信念、为人民的英雄好汉!

不相信,除了陈智铭,再看看其他的“英雄好汉”吧!

前槟州第一副首长的阿末法如斯,在一个马来武术大会上致辞时说:“他退出公正党是因为该党在“阿拉”字眼使用争议爆发后,没有捍卫宗教及人民的权益,因此他考虑到过去三周的事态发展,及问神之后,才毅然选择加入更能捍卫宗教及人民利益的巫统。”

前些时候退党的前槟州公正党主席再林在宣布退党的记者会上说他是因为“不满槟州首长林冠英傲慢的行事作风,也对该党实权领袖安华依布拉欣承诺的改革斗争失去信心,所以毅然做出退党决定,以为此继续更好的服务人民”。

还有还有,当然不能忘记了我们的“跳槽之母”霹雳九洞许月凤。她跳槽时虽然还算有一点自知之明,完全不敢出来面对群众,但是过了不久,她也抵挡不住做“英雌”的诱惑,在退党后短短的几天内,她就接受了“正义至上”的《星洲日报》特别专访。她当时所她退党的理由大意是这样的:“所有人都会了解她退党的苦衷,也了解她退党的原因。行动党内完全没有任何空间,让她能够有效的服务人民。为此,她只好狠下心来退党。”

读到这里,不难发现这些跳槽退党的英雄好汉,虽然所用的词语不尽相同,但内里的意思全都大同小异,全都是为了人民,为了更好的服务群众,才会不得已才跳草裙舞的!

看着这些“英雄”“英雌”的脸孔.......噢,对不起,我要冲进去厕所了,刚晚餐吃下还未完全消化的饭菜已经差不多就要冲口而出了!

*ps:此文章笔于昨晚,亦刊登于当今自由大马

8 评论 Comments:

Fair仔 said...

得了吧! 需要钱还赌债,只有污桶才可以帮到他!还有一个有两个情妇一个还没有出世的私生子不知道几时又要跳了。

朱墨华 said...

Fair仔,
这也不能怪它们。最近行情坏,议员缺钱用,品格卑劣的只好以跳来找吃。

Bai said...

说句公道话,你们全都误解它们了!有句话叫作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若不是这样一只一只轮流的变青蛙那会引起公愤,又那会替民联保持某一种温度?要知道白头的江山已比初登大宝时来得稳固了!

p/s:对于跳槽之母我也觉得小翔对它的形容有点苛刻!根据江湖传闻,它可是给了火箭党三次机会:
1)没什么学历却想当行政议员
2)向州议会讨树桐芭
3)民联州政府购买的丰田佳美,它也要分一杯羹
所以说它可不像某些同志那样在得不到州政府的店屋分配或高球俱乐部管理合约就马上跳草裙舞。

~aNG~伟翔 said...

最新消息:公正党霹雳州峇眼色海区国会议员宣布退党,成为独立议员。

有一位英雄人物出现了...
给的理由是一模一样的!

Anonymous said...

fuck of all these shameful frogs!

Anonymous said...

fuck off all these shameful frogs!

Bai said...

3号退党的其中一个理由是,公正党在"阿拉" 事件上处理不当。它因该忘了这单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哪方面?是谁去捅蜂窝的?没来由的就乱乱吠,找借口也找些比较有说服力的!

~aNG~伟翔 said...

哈哈,谁会去相信他们的理由?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