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aturday, 20 March 2010

廖中萊的局势突变

昨日廖中萊在宴请雪州5个区会中央代表的饭局中坦言,造成他至今还未决定攻打马华那一个职位的原因,是马华重选形式的变化,打乱了他原本的部署。

“局势突变”这四个字,可圈可点。廖中萊没有明说到底是什么“局势”“突变”了,但纵观马华这几天来的党争变化,自重选促成了之后,就惟有黄家定复出能够称得上是“突变”,所以逻辑上·1推论,廖中萊所指的唯一可能就是这件事。

但,很多人或许会问,黄家定不是跟廖中萊一伙的吗?现在黄家定复出了,不是更对廖中萊有利,直接拍档他攻打署理不就没问题了?这“突变”没有理由打乱了他本来的部署,使廖中萊直到重选前两三天都还在举棋不定啊!

这样说的人,对了一半。从这半年来马华党争的形势变化来看,在廖中萊背后的力量,确实非黄家定及其派系莫属。但大家可别忘记了,马华重选之所以能够被促成,正是蔡细历的临门一脚,而直接使到蔡细历打破翁蔡大团结的,除了蔡细历自己不愿寄人篱下之外,廖派哭包大将魏家祥与老蔡的三次密谈更是居功至伟。因此可以肯定,蔡细历敢于辞职,必然与廖派有着一些协议上承诺。

什么协议?不用想也可以知道,就是马华党选中最普通平常的换票活动。要换票,当然不可以有抓对厮杀的局面出现,所以很自然的,在蔡廖两人的协议之中,肯定包括了党选人事上的分配,谁攻打总会长、谁攻打署理、谁攻打副会长等都已经是安排妥当,就只等到提名来临那一天公布吧了......

这样子,问题就来了。问题就是黄家定的突然复出!最爱面子、最守“承诺”、最重名声的黄家定以“个人毁誉事小”(翁老总之前一直说的)的理由来出面救党!这一位前总会长,既然出山了,当然唯一的目标就是总会长职,在这节骨眼上,一边是恩师靠山、一边是协议伙伴,一向来都没有什么决断能力的廖中萊,面对这样子两难的局面,当然就无法下决心,迟迟不能公布自己的竞选职位了咯!

等等,不要以为廖中萊的“两难”是怕背信于老蔡(承诺合作)或弃义与老黄(恩师靠山),廖中萊若真是这样一种有信义的人,马华党争早在双十特大后就可以完美解决,不必拖拖拉拉到现在才来一场大决战。换句话说,他的考量终究只是他自己的胜算而已!

若弃义,背弃一路来支持他的黄家定,己方的黄家定人马必然与他摊牌,大损自己的实力;但若是背信,背叛了与其达成协议的蔡细历,有得面对上届第一高票副总会长江作汉的直接挑战,也会使原本支持与蔡细历合作的人离他而去;如此左右为难的局面,怪不得廖中萊会形容黄家定的出山是一种突变了!

*ps:此文章笔于今早,亦刊登于透视大马专栏。
透視大馬

7 评论 Comments:

张玉刚 said...

哈哈,我到认为阿廖在坐收渔人之利

就算最后打回副总又怎么样?

还党诚信嘛!打回副总又可以告诉天下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高职而出卖同志。

难得糊涂 said...

成天高喊"改革,还党诚信",既然如此就攻总会长吧!
如此,才华出众的廖小弟才有才尽其用嘛....
再来,三缺一的总会长抬,才热闹喔..

~aNG~伟翔 said...

玉刚,所见略同。若我是廖的军师,我会要求他打副总,稳打稳扎,反正这些老家伙做不长久,环顾同僚也没人能威胁的,这是最妥当的办法!

难得糊涂兄,哈哈,廖草包有这样的胆魄气量,就不会连找中央代表签名也不敢了...

张玉刚 said...

伟翔,你说得对,草包就是草包,人心不足蛇吞象。魏公公最高兴,肯定有一个部长空缺了。

~aNG~伟翔 said...

嗯,不过魏公公最大的敌人就是“内举不避亲”!!

张玉刚 said...

如果内举不避亲赢了,那么不就有两个空缺,魏公公更爽!

~aNG~伟翔 said...

内举不避亲,他赢了,一个位置肯定是留给他那个超有能力,马华舍他取谁的亲哥哥来当咯!

不过魏公公置身事外,是赢定了啦!手握有票,就算没有部长职,四方来拉拢都已经盆满碇满了!若是再不小心捞到个部长职,那就是锦上添花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