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Friday, 1 January 2010

爱心工程:帮助本南族的孩子!

之前写了一篇关于本南族悲歌的文章,没想到大多数的回复却是完全不着边际....因为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在马来西亚有着这么一群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民!

套用我那篇文章的最后几段,让每一偶看过我那篇文章,或是完全不知道本南族的朋友重温一下:

『生活在东马砂拉越美里巴南县的少数原住民——本南族,古老的森林本是这些游牧民族赖以生存的命脉,但在国家发展大蓝图当中,他们是完完全全被忽略了的一群,这一条命脉可以说被破坏的面目全非。面对这被发展洪流所破坏的家园,他们轰轰烈烈地抵御过那些漠视人权的发展洪流,他们竭力阻止森林被砍伐、河流被污染,甚至是自身文化的纯正性,连生存了几千甚至几万年的安乐窝也被迫离开,正常地生存下去也变成是一种奢求,但我们的政府为了发展却把整个本南族的生死存亡都置之度外...

没有如《阿凡达》电影中人类英雄的搭救,正义也没有获得最终的胜利,本南族现今的生活条件,已经落的个山穷水尽的地步。曾经是他们嬉水、捉鱼的河流,如今变成毫无生命气息的污染黄河,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变成光秃秃的山丘;没有水供电供,更谈不上接受教育的权力。更悲惨的是,许许多多的本南族少女被外来破坏他们森林的罪魁伐木工人诱奸强暴,而维持正义的大马皇家警察却拒绝查案,理由是警方经费不足,难以深入本南族人聚居的荒山野岭内调查!

各位,本南族至今面对如此的恶劣局面,你、我、他,每一个大马子民都是帮凶!正是因为人们的漠视,政府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剥削这些可怜的本南族人...我恳请大家,在为着《阿凡达》电影里的纳美族人伤心落泪的当儿,也请多多关注这些发生在你我他身边的真实事件吧!我恳求...』

是的,正是因为我们的冷漠、我们的无知,间接造成本南族遭受了如此苦难!庆幸的是,在马来西亚还是有着一群人,正在努力地为本南族做一些事情!刚刚获知了博友波力兄及屹强兄两人就正在进行着如此伟大的爱心工程,为本南族的孩子筹募上学费用,让他们可以不受威胁的安全上学,得以逃离那些披着狼皮的伐木工人的魔掌!

以下段落转载自波力兄的博客:

『目前,本南族的领袖们正在尝试把这些孩童们从部落村转移到几个靠近乌鲁峇南的市区如:美里等地,在当地设立一家家的本南人之家,以供这些孩子能够安全上学。同时这间中心也将会充当本南族的医药援助、辅导与联络中心。

实际上,您只需捐助区区的RM500,便能令一名孩子拥有一整年安全就学的童年,而那可能仅是您每个月减少光顾一次快餐店的费用,您愿意吗?

如果您是我们寻找的那一位,请将你的中英文名字、联络方式(电邮、手机号码)与地址电邮到tehyeekeong@gmail.com (郑屹强)或 polibug@gmail.com (波力),标题请注明:《捐助本南族孩子教育费用》,当然,您也可以通过手机简讯或在此留言,以提供您的联络资料,我将会尽快与你联系。』

希望各位有钱的朋友能够出钱捐款,没钱的朋友能够出力大力为此宣传转载此文章,让我们一起为本南族的小孩做一些事情吧!

12 评论 Comments:

chchoo said...

我想你们对砂拉越以及本南族不是很了解.马华此刻只不过是在捞政治资本,你们却盲目的跟随.

你真的以为这些小钱可以帮助他们?让本南族离开他们的家园其实是在帮木材业者强奸本南族的文化和土地.

想要帮本南族,就要先阻止州政府与木材业者继续胡乱采伐.

这些小钱可以帮助本南族多久?

~aNG~伟翔 said...

朱兄,

我知道本南族的问题是州政府滥发伐木执照,及根本不重视本南族人权而造成。我在我之前的文章也有提到过这一点。

但如今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唯一根治的方法就是推翻砂州政府,换一个尊重人权,尊重少数民族的政府上台,但这些我们要到何年何月才做的到?难道在这一天到来是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本南族的人们收迫害吗?

可能这一个募款活动是马华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但作为一个普通市民,我会支持这样的活动,因为至少他还能帮得了本南族的小孩,让他们不用步行一个星期上学,或是被迫踏上伐木工人的狼车前往市区上学!

而且这不是要本南族人离开他们的家园,据我所知这一个目的是要让本南族的小孩得以接受教育,避免现在迫害的情况继续发生!

即便真是马华捞取政治资本,但我认为这至少能够帮助本南族的小孩上学,让他们获得求学的基本能力!

朱兄,我认为任何帮的上本南族的事情都应该做,应该不分党派...

在当今的政党政治当中,哪一个利民政策不能被诠释为是捞取政治资本的?只要是利民的就应该做!

chchoo said...

我想你应该还不懂得骨肉分离的无奈.要帮就要用对的方法.

无论如何,我个人觉得这些钱是政府该付的.看看世界人权宣言第26条,再自己决定吧.

http://www.un.org/en/documents/udhr/

~aNG~伟翔 said...

朱兄,本南族的孩子要上學,是本南族人自己也知道的...沒有人逼他們骨肉分離。就像如今我遠離我柔佛的家鄉,一個人來到吉隆坡讀書一樣,難道這樣子我就是與我父母骨肉分離嗎?

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是問題所在,現在的問題是,本南族的小孩,必須步行一個小時,到外邊上學,另外一個是搭乘伐木“狼”的羅里順風車,但卻冒著被侵犯的風險....

我看到這個捐助活動,覺得能夠幫助本南族的孩子解決我以上所說的問題,所以我才會幫忙推廣,盡一份力(出錢我是沒有能力的),我才不管后邊的政治目的,重要的是本南族的小孩有沒有得到幫忙!

當然,我120%認同政府應該付這一筆錢,應該在本南族的聚集區內建學校,不應該忽略本南族,更不應該迫害本南族,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們的政府知道嗎?知道了他會這樣做嗎?我們的政府根本不會這樣做!!!!

所以我說,最根本的解決方法,就是換掉政府,但這要到何年何月?在還沒換政府之前難道就讓這些可憐的本南族小孩繼續受著步行一個星期的幸苦?繼續受著坐狼車的風險?

您說的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六條我知道,我法律系第三年課程的國際法也有讀到,“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但還是那個問題,政府知道嗎?政府知道了會做嗎?

現在的問題就是政府不會!

~aNG~伟翔 said...

另外,朱兄您若有更好的方法(您所謂對的方法),請提出,我也是幫得上忙的,或做的到的我一定盡全力去做!

多謝。

~aNG~伟翔 said...

對不起,寫錯了,不是步行一個小時,是步行一個星期才對.....

沒錯,很可悲的,就是步行一個星期...

chchoo said...

伟翔,你的情况(青年期)并不能与本南族小孩相比较,而他们也非常的单纯.

我与砂沙土著朋友们相知二十年,也常年捐款与捐赠圣诞礼物等.在美里四年,也有别当地华人,选择与土著为邻,

我肯定你助人之心,却不认同这个"补洞式"的方法.

如果我认识马华的教育部长,一定让他明白智利这些国家如何把教育和流动图书馆送到贫穷山区里.

~aNG~伟翔 said...

嗯,當然不同,我比他們幸福多了....但想學習的心態是一樣的!

唉,朱兄,如果能夠在里面建學校,當然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但是,警察連進去調查本南族的少女被強奸事件都已用“經費不足,難以進入山區調查“為借口,就可以知道要在里面建學校是難如登天了!

別說馬華的副部長魏家祥沒有這個能力(建學校,或圖書館派老師等),就算有能力,我想他也會把這些都用在黨爭之上吧!

既然現在沒有更好的方法,我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在還沒有學校之前,又能讓他們接受教育,只好由我們自己籌款了...

這讓我想起我們華教,何嘗不是一樣的?本來應該是政府出錢建校,現在卻變成華社自己募款....這不是一曲同功嗎?唉.....悲哀...

*我一直都非常關注本南族的課題,不過都是通過網絡或報章的資料,以后還要跟朱兄你多“挖”一點這方面的知識了。

chchoo said...

可惜,无论提出什么方法,政府都不会做.因为最珍贵的木材就在本南族居住的家园.大家都在想办法把他们驱逐出去.

~aNG~伟翔 said...

嗯,濫發伐木執照的州政府就是罪魁禍首。還有那號稱“正義至上”的世界著名報人也是主要的罪魁!

sakura hana said...

我也是个穷学生,要捐钱真的是有心无力,所以特来通知一声,我已经把这篇文章转载入我的个人空间了,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知道本南族人的苦处及伸出援手。

~aNG~伟翔 said...

好的!多谢帮忙转载,我们也只是尽一点绵力...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