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aturday, 30 June 2012

何必撻伐學生後續


前天寫了篇何必撻伐學生的文章,網絡上掀起激烈議論,大多數皆為批評之說,主要說學生不應毫無好惡之分、沒有不畏強權打壓的勇氣、沒有敢於抗爭的決心、更沒有獨立自主的精神,所以為何不應撻伐、不應攻擊?

寫這一篇後續文章,並不是因為不認同上面這些言論。相反的,若是諸位讀者在怒氣蒙蔽雙眼之前有仔細閱讀過該篇文章(或也可能因為在下表達不清),就會發現其實文中內容一點也沒與否定上訴的任何一個批評,但即便如此,結論還是一樣,何必撻伐學生?(請注意“何必”兩字的意思)

正如文中所述,罪魁禍首,最應該被攻擊批評的頭號人物是喜愛作秀、扮親民、好演戲的納吉。自從納吉上任以來,各種各樣的作秀活動層出不窮,不管是在太子城的百萬青年大集會、茨廠街的關心華社社區拜訪、十五碑小印度的翻修活動、甚或是到巴督巴轄強迫全縣老師出席的造訪活動,執政當局動用公權力來集結及動員群眾出席,上至老師、下至學生、餐室老闆甚或是中小學生,都屬於被“徵招”的行列,如此勞民傷財僅止於為臉上貼金,最應被批評的不應該是納吉本人嗎?

除了納吉,還有比學生更應該被批評的,即是自我矮化的拉曼學院校方,這一點也在該篇文章中有清楚提到。拉曼學院作為一所私營的高等學府(雖然幕後老闆是執政黨馬華),竟然自我矮化到配合首相往臉上貼金的活動,強制動員學生參與迎接活動。

校方不只取消所有教學以及課外活動,並以減扣缺席學生的上課出席天數為要挾(上課出席天數低於一定天數,將被禁止參與考試),強制學生出席,如此卑劣的手法,只為配合一位不得人心首相的公關活動(若深得人心何須動員?看看林冠英在檳城活動就能夠知曉。),不是比那些被強迫出席的學生更惡劣百倍千倍嗎?

當然,出席歡迎一個不得人心首相的活動,確實配得上文章中一開始的那些批評,在此也完全同意。但大家有沒有想過,這些學生大多都是才剛剛從中學畢業、大多為十七八歲剛入學、還沒有太多社會接觸或對校方的手段不甚了了的可憐新生,在公權當局加上校方的各種強制手法的脅迫之下出席了一個這樣子不得人心的活動,就真的應該接受絕大多數網民的無情攻擊和撻伐嗎?

況且,正如在上篇文章中所說的,即便學生如何不滿這一位不得人心的首相的蒞臨,但人家可是以一國之首的身份(相對於政黨主席)來到學院宣布一項政府的政策,而這項政策受惠的也是學生本身,僅僅是出席迎接的學生,真的有惡劣到必須承受如此排山倒海攻擊的地步嗎?

對於這一點,台灣現任總統馬英九在還是身為台北市長時在官方活動隆重接待時任不得人心的總統陳水扁時所說的話是最好的註解。記得當時馬英九是這樣說的“不管政治上我們是如何對立,他都還是中華民國的總統,應該給予基本的尊重”(大意)。

另外,出席的這三千多位學生,在這樣子的情況出席了,難道就是體現出支持納吉、支持當今政府嗎?平心而論的想一想,他們可不可以是害怕被校方對付而出席(那些馬後砲說現在沒有人被對付,可是之前又誰知道會不會對付呢?)?可不可以是純粹的湊湊熱鬧,當作一次郊遊呢?甚或是能不能夠就僅止於是為了拿一個上課出席天數而出席呢?

再者,各位火力全開大肆批評這些學生的網友們,可否想像過自己在他們十七八歲的年齡、還在跟父母拿錢、沒有嚐過生活的疾苦、壓迫和殘酷的時候,對政治的看法又是怎樣的嗎?當時大多數的各位,真的對政治有著深刻的了解,能夠對一個極權腐敗的政府表現出深惡痛絕的極度憤恨嗎?

所以才會說,何必撻伐學生?

當然,不應被撻伐的並不包括那些高調宣稱我愛納吉,亦或是高舉受納吉啟發但卻對啟發了什麼不甚了了的學生們,但這畢竟是少數,如何可以跟絕大多數無辜的學生相提並論呢?

謹此重訴前篇文章的看法,以此為回應各位網友的討論。

2 评论 Comments:

亚伯 said...

反对其实也是有分等级的。有些是对也反对,错也反对,总之,只要是对方做的说的他都反对,这就是为反对而反对。另一些就是经过思考,认为不对的他才反对,这就是层次了!楼主,加油!

Ang Woei Shang said...

亞伯:

說得好,為反對而反對不可取,應該就是論事才是正道。

喜歡你的反對也是有分等級的,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這是我在當今大馬留言欄的回复(回复認為應該撻伐學生的網友);

但如果这样子就可以成立,那些有事没能出席bersih和hijiau集会的不是更应该挞伐?他们是成年人,也是以各种理由(生意啦,忙啦,走不开啦,怕被对付啦)来逃避这些公民集会,相比于17/8岁入世未深的学生,不是更应该批评吗?其实我想表达的就是,每个人对抗强权都有自己的方法,最有效当然是勇士去冲撞体制,但是其他人也有自己的考量,自己的方法,只要不是为极权摇旗呐喊、擂鼓助威,就不应该批评。不应该强制所有人都做勇士,如果是要强制的话,跟极权政府又有什么不同呢?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