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Friday, 8 June 2012

仇富?這叫仇貪!

馬華黨籍的交通部長江作漢促請行動黨勿要借用車牌來做政治課題,也無需以仇富心態,鼓動窮人的情緒。

首先,真是要問不知道為什麼馬華不管遇到任何攻擊、任何質問,做的並不是回應問題的核心,也不是出示理據反駁對手,或是回擊對手攻擊毫無理由,反而是說一句不要政治化就推得一干二淨?

看來馬華的思維還是一點進步都沒有。政治牽涉所有人的生活,任何事情小至出門買菜,大至買賣房屋求學上庭,全部都與政治息息相關。馬華身為執政黨,又是在朝第二大黨,既然一直用不要政治化來回應對手,如此不愛政治化,那還搞什麼政治?真是促請馬華直接退出政治好了。

回到正題。奇怪,真不知道這位被坊間戲稱為“大番薯”(沒錯,就是老夫子漫畫裡的大番薯或者是巴殺買的大番薯)是如何得出這一個結論的,到底行動黨何時有鼓動窮人仇視富人了?

左看右看,縱觀行動黨的宣傳攻勢,從頭到尾猛攻的都是廖中萊哪裡來的錢和需不需要有沒有必要去投標這一個車牌,難道江作漢想說的是廖中萊極度有錢,是富人中的翹楚,富人的代表嗎?

廖中萊富不富我不知道(但能駕幾十萬的Alphad車,肯定是不會窮的),但是看看車牌的標價,廖中萊的兩萬多其實並不算高,如果真是鼓動仇富情緒,行動黨幹嘛拿廖中萊來開刀?畢竟還有很多花比廖中萊多錢投標的也沒有受到行動黨的撻伐啊!

真是想破我的頭都想不出大番薯如何得出“批評廖中萊=仇富”的結論啊!

簡單說一說,廖中萊成為眾矢之的,除了自己拙劣又愚笨的掩飾起到牆倒眾人推的作用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廖中萊身為部長,花了一個普通老百姓近一年的薪水來投標一塊沒有什麼實際作用的車牌號碼,自然讓人聯想到了其中或有貪腐的成分在內,進而才會有質問其投標舉動及錢從哪裡來的疑問,這又跟仇富有任何關係呢?

大番薯不懂,在此就跟你說一說,這叫仇視貪腐,不叫仇視富人明白嗎?如果不明白其中的差別,煩請查一查字典,不要貽笑大方了。

還有,麻煩大番薯你解釋一下你部門這公開的濫權行為。為何明明有投標、有標價、有結果,但最後卻是免費奉送給廖中萊或衛生部的?又有多少個車牌號碼是這樣一種情況(畢竟標得的權貴不止廖中萊一個)?實質牽涉的金額(也就是陸交局損失的數額)又是多少?

大番薯啊大番薯(民間戲稱的,可不是我說的,不相信可以去問一問。就像許阿姨的bo-hood一樣),在你語無倫次的時候,可以麻煩你順邊先回答一下以上問題嗎?

*本來當天的文章,在當天都不會縮放的。但因為今天有兩篇,怕讀者沒有注意到第二篇,就兩篇文章一起縮放,以免有朋友看漏了!

3 评论 Comments:

老百姓 said...

也问问他,国家元首为什么没免费?那只狸部长的是不是也免费,还是仅限马华部长?那之前公告天下的赚大钱是否在车大炮…

Ang Woei Shang said...

哈哈,這些問題我都在這兩篇文章問了!

Anonymous said...

啊哟,应该改名叫“猪华”不然就是“笨华”好了。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会长只会potong,大便,我们知道怎样做等等的言论;而部长就会仇富等等。看来马华已经是无药可救,等我们在来届大选把他们个个送进国家博物馆吧。
在这里就借用蔡会长的potong的言论,把马华给potong去国家博物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