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hursday, 28 June 2012

大雄啊大雄!(副題:馬屁變馬腿,貼金變貼屎)


真是心花怒放的一天啊。寫了三篇關於大雄(聲明:不是漫畫人物)的文章,駁斥他的極度無理、低能兼且白痴的言論,從來都沒有想像到會得到回复。如今驚聞大雄回复了,還寫了洋洋灑灑過千字的文章,如何能夠不心花怒放?

第一時間前往閱讀大雄的大作,但標題一開始就非常地讓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少数人不能阻挠合法政府施政:回应洪伟翔”,回應洪偉翔五字倒沒有什麼異議,但少數人不能阻擾合法政府執政,確真是無厘頭至極啊!

有誰說過要阻擾合法政府執政啦?批評首相納吉兼任婦女部長、平白無故領多一份薪水就叫阻擾呀?那批評政府不應貪污濫權、不要買貴在大雄眼裡也是阻擾政府啦?這樣的一番言論,跟納茲理說水瓶食鹽可以推翻政府可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啊(不過這樣說未免太抬舉這位大雄先生了吧)!

回顧之前寫的三篇批評這位大雄先生謬論的文章;第一篇是當他發文告力挺頂頭上司廖中萊和江作漢,力贊廖中萊身為部長還要投標且交通部一視同仁是政府公正公平的體現,當這一番厚顏至極的馬屁言論被交通部戳破,事實是車牌是免費的、標價是擺好看的、手續是騙人的,而要他解釋一下之前第一時間高調發文力挺的馬屁言論時所寫的。

但,意料之中,沒有榮幸看到他的u-turn神功,大雄先生直接無視自己白紙黑字的文告,就當一切隨風,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要大雄解釋?門都沒有!

第二篇寫的還是針對他的馬屁言論,急不及待的向馬華高層諂媚,竟然連曾永森的言論都沒有搞清楚的情況之下,就大力批曾挺蔡,連前輩直截了當要所有華人支持馬華的言論,也急於描繪成“堪比民聯領袖的言行舉止”及“趁馬華弱勢時在傷口上塗鹽”。這樣一番白痴作為,除了為了上位拍馬屁而無所不用其極,還真是找不到其他原因啊!

同樣的,也沒有看到任何大雄的反駁;借用一下該篇文章的結論,反正馬屁已經拍了、鞋子也已經搽了、大腳也已經捧了,後來發生什麼事,不關他事也!

而第三篇文章,是三篇中最短的一篇,內容就只有一點。也就是批評大雄先生超低能的政治智慧並告訴他一個淺顯的道理。即,民主政治裡,任何人都有權力批評政府人員的任命,因為這些人的薪水是由人民出的,不是納吉、巫統或馬華的口袋裡支付的,所以他說的什麼“谁人担任部长轮不到祖萊達指指点点”,是開天下未有之白痴言論,才不得不告訴他這樣一個非常之淺顯的道理。

好吧,這一次終於等到他的回复了(心花怒放啊!)。花了極大的耐性,讀完了這一篇寫得極差、全篇文章充斥著“我”字、指名回應洪偉翔的文告(任何對文字運用稍有認識的朋友都可以很容易得出同一個結論),但左看又看、上看下看,卻是怎麼也看不出他有回答到我之前的那個淺顯道理啊!

讀畢大雄先生的那篇回應文章,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通篇充斥著這種“自从我参与网络媒体的言论建设之后,不少民联的支持者不能畅所欲言”、“我參與之後,过去乱讲乱写的时代已经结束”、“我的文章肯定是言之有物”、“近期来,出现不同的意见,引起读者的注意”(說他自己引起讀者註意)、“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辩驳”(說大家不知道怎麼辯駁他);這些自以為是、噁心至於極點、弄得我差點當場把隔夜飯吐出來的自吹自擂的文句,除此之外,還真是找不到有任何回應我上述任何一個結論的內容啊!

當然,如果只是這樣也不過是配得上他自文中稱的“自負和自大”的稱號。為了“充實”這篇文不對題且蒼白文章的內容,大雄硬是塞入了許多自己幻想出來,強塞入他人嘴巴而後批評的言論。諸如這些“执政党无论做什么事情,最好先问过反对党”、“上网收集民意之后,才可以付诸落实”、“在洪的意识形态里,多数党的政治代表性并不重要”等等的自寫自批自以為是自爽的無聊言論,小弟在此懸賞一千令吉,能夠在小弟文章裡找到這些言論的人,一千大元雙手奉上。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沒有在文章內提到上一段那些大雄無中生有的論點,但是覺得奇怪的是,政府俯順民意的施政有什麼不好呢?有什麼錯呢?真正的民主政治,不正是從俯順民意開始嗎?當然,所謂的“真正”是沒有幽靈、沒有快速身份證國民、沒有選區不公的選舉才能夠實現的,相信在大雄的意識世界裡不會有這些概念。

說了那麼多,其實很簡單的,大雄的這一篇文章,其目的就之是想要大大聲告訴大家“我很聰明、我很棒、我很了解政治”的一篇不合格的文章。

脈絡、內容、寫作手法都跟之前的那些無厘頭文告絕對一貫相承。承的是一貫的言之無物、逃避自己所說的話、內容不知所云;這樣交上來的行貨,完全就沒有回答/回應/針對事情的焦點(看看上面幾段小弟我舉的例子就可以知道),當然這一點對大雄來說根本就不重要啦!

重要的是什麼?這重要的一點也就是大雄最新這篇和之前的文章相比唯一的差別,即是,之前他寫的是為了拍別人馬屁,而如今這篇是為自己臉上貼金吧了!馬屁拍了,臉上貼金了,寫對寫錯,又有什麼重要呢?!

最後說一說,其實之前那篇文章的內容很簡單,就是分享一個非常普通的政治常識--民主政治裡,所有人都有權力批評政府官員的委任及任命。知道這一個常識,並不代表聰明,所以我一點也不聰明(就像沒有人會說知道1+1=2是天才一樣);但若是連這樣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就是愚蠢、低能至極的表現了,至少在政治上就是如此。

大雄先生,說你政治低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下次請直接回答事情的重點哦,可不要再搞錯了呀!

總而言之,文章中唯一讓人同意的,就是最後一句讀者心中都有一把尺,你是不是低能,讀者知道呀!

哎呀,對了,提醒一下,下次不管是要拍人馬屁還是為自己貼金,還是用上高明一點的方法比較好哦~不然就變成馬屁拍到馬腿、貼金變成了貼屎,貽笑大方吧了!

*上述所說的第一、第二、第三篇文章可按此看到:《沒有最愚蠢,只有更愚蠢》、《大雄,就是這個大雄!》和《大雄的政治智慧》。

8 评论 Comments:

老百姓 said...

有时真的不容易明白;那些滑稽政党里头的人……他们的思维方式很特别
唉!也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永远都仅能是老百姓

Watcher said...

Hi Ang, you must understand. That idiot is a paid writer. I told you already, MCA and Gerakan are worse than parasite. They have to depend on the amount of shredded breads falling from UMNO's mouth which only happen occasionally. These MCA/GERAKAN parasites are hungry, they are hopeless but they need food. Because of that they will have to do anything just to please their master UMNO. Everything they do, they do it for left over food.

Now do you understand why these parasites won't care about how silly you think of them? What they need is FOOD (always rotten and left over), projects (preferably as big as PKFZ).

But we must thank them, because we all understand the problem of this country and we KNOW WHAT TO DO with them. So let the idiots doe what is best in their own interests and we will judge them in the coming GE. They are on our sides, can't you see? We can't get to Putrajaya without the helps from them.

安东尼老爷 said...

到现在本老爷还不知道谁是大雄?大雄是不是马华党员?你和大雄有过节,谁是谁非,我们读者心中有一把尺,所以你不必介怀。
马华著名人物有CD才犀利,车牌聊中来,独行侠翁世杰,哭神魏假想,拖车姐黄不满,这些人我就知道是谁。

Ang Woei Shang said...

一點也沒有介懷,真不知道老爺您如何得出介懷兩字的結論呢?

不過好久沒看你來留言咯。

Anonymous said...

你的對手太弱。

Ang Woei Shang said...

所以我還真的沒有把他當對手過。

Anonymous said...

这等人物在麻花很多,不奇怪。像安老爺说的,本來不認得,现在変成認得了。否不正中此瓜下懷。

Anonymous said...

他IQ破产~
XD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