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hursday, 4 February 2010

辞职并不足够

昨天早上在马六甲的“一个大马”研讨会上口出狂言的首相纳吉的特别助理纳西尔沙发(Nasir Safar),在发表出完全与主题不符的言论后,已经被迫辞职。

据出席者的说法,纳斯尔在致辞时大言不惭的指我国华印裔都是“外来者”(pendatang),严重侮辱我国的华印裔族群。更不堪的是,他竟然还进一步阐述说华裔(尤其是妇女)到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卖身”,而印裔则是到来这里乞讨!除此之外,在他的致辞中更恫言撤销那些反对大马教育文凭(SPM)限考十科人士的公民权!发表如此具有莫大侮辱及煽动性的种族主义言论,是辞职就可以脱罪的吗?

确实,政客(或高官)口出狂言之后被迫辞职虽然在外国是屡见不鲜,也是问责制的最具体体现,但在“国情不同”的马来西亚,这可能还算得上是头一遭。因此,在这件极具破坏性的事情上,首相署所作出的快速反应,第一时间发表文告代替纳西尔道歉及说明他被迫辞职,虽然还做得不够,不过这至少显示了首相纳吉头脑还算“清醒”,没有包庇这些极端份子,所以还是值得一赞的。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明白在这件事上辞职是绝对不足够的!要知道,纳西尔至今还未公开为其言论做出任何正式的道歉以及解释,更别说他会对他的言辞感到什么悔意。这显示出了其根本并不认为自身的言论有任何错误之处,可能他还认为这是一个真理事实呢!面对这种种族主义根深蒂固的人,已经受到莫大侮辱及伤害的大马几百万华印裔群众(巫裔同样也不乏不满的人士)来说,单单辞职绝对不是足以教训这奉行极端种族主义的败类!

况且,谁知道辞职转换跑道之后的纳西尔会不会反而在种族主义横行的巫统之内更平步青云呢?回顾过去同样发出“寄居论”的阿末依斯迈,虽然之后也接受了冻结党籍的处分,然而最后还不是提前解冻,继续当他的区会主席吗(而且势力还是更胜从前)?有这样的先例在前,人民又如何会对纳西尔的辞职举动有信心呢?更甚的是,纳西尔本身有没有受到任何教训还不得而知,或许他还现在还在享受着各种形式的政府津贴呢!

所以,为了以儆效尤,为了震慑其他抱有同样想法的种族主义者,也为了给广大的马来西亚人民一个交代,唯一的最佳解决方法就是必须按照现有法律,把纳西尔给绳之以法!也只有公开公平的审讯,才是唯一能够让所有大马人见识及认知到种族主义是于法于理都不容的!

*ps:此文章笔于昨晚,亦刊登于当今自由大马

6 评论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No one stupid than him! Bastard!

~aNG~伟翔 said...

Just came back from the "Campus Democracy" forum, a nice one.

Back to the topic, ya, can't agree more with you, for sure he is a bastard!

Anonymous said...

今天的馬來西亞不單單是政治人物搞種族主義,從種族主義已經演變成種族打壓。

首相特別事務官的言論,不是一般的種族主義言論,而是一個訊息。種族主義不再是口號,不是政治需求,而是實實際際的種族主義政策。

某些大馬人會受到這類言論傷害,更多大馬人則在拍手鼓掌。近年來,從政治人物到小市民,這類種族言論經過某些主流媒體推波助瀾,極端種族言論變本加厲,追根究底是政府直接/間接默認造成,這是不容否認的。

首相私人事務官Nasir Fasar的言論,不是脫口秀的溜嘴言論,而是充分準備的原稿,背後還有軍師備稿,細心修飾后給愈研討會主要論點。

我個人認爲,這不是一般的口誤,不是對華裔印裔發表的言論,也不是故意貶低他族的言論,而是 - 蓄意帶給某個族群的訊息。當我們憤怒的反擊這些言論的同時,卻忽略了背後的危機,這些訊息將帶來更多毀滅性的潛在破壞。

政府沒有嚴厲懲罰這些政治人物,或是蓄意觸犯敏感課題的小市民,新一輪的種族逼害,邊緣化行動將全面浮上水面。

這不是危言聳聽,這些無聲無息的種族逼害行動比之印尼的排華事件,有過之而無不及。印尼政府以實際行動挽救種族危機,馬來西亞政府則以種族和諧,大團圓旗幟下進行種族逼害。

所以,以Nasir Safar 的身份,辭職能夠化解背後帶來的危機嗎?

還是 。。。這本來就是一場演戲,以首相私人事務官的身份帶給某個族群的訊息,然後功成身退,退而續之的是委與政府機構高職,辭職 。。嘿嘿嘿。

chua1234 said...

心里有几点疑问,和楼上的无名氏(我觉得您如果放上一个称号会不会更不容易让人混淆?)的某些论点有认同感:

1) 他是代表出席的主讲者之一。这些论点不可能是“脱口而出”。这会不会是精心策划后的讲稿?

2) 目的何在?如果是精心策划的讲稿,没有理由不会通知上司?而且也肯定是很衡量了一切的后果与得失。所以这会是一出精采的戏吗?

3) 一箭三雕:
a) 告诉国人,我是以‘一个马来西亚’的论点治国,为这一个策略取得立基点。华人、印度人全同会歌功颂德。直接就确立了领导者的风范。而且也间接地’提醒‘大家,只有支持我,才有能力解决此起彼落的叫嚣声。只有我才有能力压得下这些’极端‘的人....所以近几天将会看到国人都额手称庆、歌功颂德一番自不在话下。

b) 警告党内“蠢蠢”欲动的派别,说本人拥有“挥泪斩马稷”的能力,你们千万不要乱动。不然....

c) 与党内鹰派者取得协调,直接收编。先团结党内,再取得本身族人的支持。因为只有一个强大的U记。才有能力在各族之间取得平衡。

d) 确立明确的形象:我是全民的首相。

e) 合理化内安恶法。如果我可以用内安法令来调查(什么?把他入罪?你还在睡觉?)自己人,就会为此恶法取得立足点了。以后如果此恶法用来调查其他人,就没有了反对的论据。(我们当然不可以有双重标准。为什么某些人竟然有双重标准?....竟然才发现这一个原理,还想取消双重标准?我们真的还在睡觉!)

f) 反对者时常反对内安法,现在竟然也叫嚣着要用内安法来把他入罪,岂不是犯了双重标准?谁拿着石头丢自己的脚了?

不要责怪我以“阴毛论”(对不起,发音不准,应该是“阴谋论”吧!)的角度来看待,因为在马来西亚的政治中,无间道是很流行的嘛....

或者冷静地看看后续结果,我们就会明白这是一出怎样的戏了:
1) 此人会不会入罪?
2) 此人在不久的将来会怎样获得待遇?(例如:在某国企公司上班啦等等...)
3) 会不会在内安法令下被提控?(哈哈,套用阿娇的一句名言:你不是太傻、太天真了吧?)

Anonymous said...

囘chua1234兄

此兄會不會入罪?
會不會在内安法令下被提控?

答案是 ∶ 幾乎肯定不會(除了象徵式的“提控”之外,不會有實際入罪。)

不久后會有什麽“待遇”?哈哈 你自己也說了“待遇”,還會有問題嗎?

這傢伙沒有資格當上GLC的主席,但是以他跟主人的“主僕交情”,肯定前途無量。衰衰底都有董事位置,再不然政府工程/供應商的機遇是少不了。以政府“款待”某些機構的“大方”程度,還不財源滾滾來?

這些“優惠”,不需要公告天下吧? 哈哈哈

~aNG~伟翔 said...

基本上可能的点都给无名兄及蔡兄讲完了,我没什么好补充的。

说到底,一定要严厉对付这条水!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