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unday, 17 October 2010

預算案之我見

先聲明,小弟我不是什麼經濟學家,也不是什麼專家,只是一個再也普通不過的普通老百姓、小市民,所以這一篇文章對預算案的分析基本上沒有什麼“技術含量”,完全是小弟我在我有限的知識上的一個個人觀感。還原說出小弟我對於這一次預算案當中想說的話,僅此而已。

另外,預算案那麼厚厚一疊,所以小弟我坦承我並沒有看過那原本預算案,所有關於預算案當中的資料都來源自《東方日報》、《南洋商報》、《星洲日報》和The Sun,當然還有網絡媒體《當今大馬》及電視頻道八度空間和NTV7的新聞報導,正因為此,小弟我對預算案的認知可能有些片面,或也可能與事實不符(那麼厚的預算案,媒體把它濃縮成那短短幾頁或幾分鐘的播報,用腳指頭想也知道斷不可能完全反映整個預算案),但小弟我秉持著對我國媒體的“信心”,相信他們都把重點給點了出來,所以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的;特此聲明,以防萬一。

有點廢話的前提說完了,好了,應該進入正題。(就以今天[16日]的《星洲日報》排列為依據)

1.看Astro需繳6%的服務稅。看來政府真的是很缺錢,急著推行服務稅GST不成,現在竟然連看電視的人都打上主意,人民的生活真是越來越難過了!況且去年有信用卡徵稅,今年又到電視節目,想一想,以後會不會連看報紙、上網、打電話、水電費等都要繳交服務稅了?唉,被迫接受劣等又沒有素質的服務(被壟斷是主要原因),如今還要被克稅,真是悲哀啊!

2.公積金局與UEM購南北大道。誒,關我們什麼屁事?過路費有跌嗎?服務素質有變好嗎?大道不再塞車了嗎?好像都沒有嘛,那說到底,就是從一個朋黨,轉手去另一個朋黨(UEM就是超級大的朋黨),有什麼改變?況且大道五年不漲價,還不一樣是“大盜”?現在的過路費還不高嗎(以如此的“塞車服務來對比”,而且大道更是許多人的主要道路)?雪隆人民的負擔還不夠重嗎?另外,“大盜”合約不是清楚列明不漲價要賠償嗎?NIAMAH,賠償的錢最後還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還是我們白裡透紅的納吉會用自己的錢來賠償?!

3.收入三千以下首次購物或貸款100%。嗯,這一個不錯,但是我國屋價最近攀升的過於離譜(雪隆地區尤甚),如今讓窮人(assume一個家庭三千收入是低收入),買35萬以下的房屋可以借100%錢,有差別嗎?人民還不是一樣要負擔過高的屋價,一輩子就只是“為屋辛苦為屋忙”,做一個永世無法翻身的的“守房奴”?況且是一個家庭收入三千,家庭收入三千過活我看可能都有問題了還購屋?!Governemnt, use your brain!

4.設立私人退休基金。私人退休基金?還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利惠什麼民了?不過我知道有一種人一定非常高興,就是被政府欽點管理這私人退休基金的機構或人士!

5.樂齡人士醫療費用扣稅五千。NIAMAH,這個又是政府偷梁換柱的高明招數(講難聽一點就是當人民是白痴)。還有幾個樂齡人士在繳稅?樂齡人士不大多都是退休了嗎?退休了又何需繳稅?扣稅五千之說不是自己講自己爽的一個政策?!況且每年繳稅超過五千的樂齡人士,想必也不需要政府如此“慷慨”了吧!如果是給需要就醫的樂齡人士5000元資助就還說得過去!

6.低級公務員獲頒500令吉。明顯是給公務員的糖果。我國臃腫的公務員體制這一弊病(行政開銷竟然要一千六百多億,是發展開銷的近4倍!),政府根本沒有想辦法改過,如今還一位討好公務員,真是無藥可救。

7.殘障人士買國產車免稅。同5。又是一個當人民是白痴的政策(NAH!)。減稅?還不如建好對殘障人士有善的公共設施更好!

8.手機10%銷售稅取消。嗯,不錯,手機如今已成為必需品,是應該賣便宜些的。

9.名牌手袋服裝免稅。DIU NIAMAH,有基本頭腦的人都應該知道稅收制是一種現代的“劫富濟貧”行為,分均社會財富的一種手段,也就是說貴人繳稅多於窮人是天公地道的事情。既然政府現在缺錢,幹嘛還取消這些奢侈品的稅賦?!這些對我國絕大多數買不起名牌,也不想要買名牌的老百姓有什麼益處?難道政府是要養成國人追求名牌的心態嗎?稅收制竟然倒轉變成了劫貧濟富(必需品有稅奢侈品減稅),政府是白痴了嗎??還是一直以來都是白痴?

10.50億在隆市區建100層摩天高樓。FXCK。建高樓?對我國有什麼益處?只要上網找一找,就可以知道之前的另一個“面子工程”雙峰塔,如今變相淪為另一個白象工程,許多辦公單位到現在都已經13年過去了卻還在待租著,建多一座摩天大樓,有何意義?況且政府還嫌吉隆坡的塞車問題不夠嚴重?還要在塞車黑區Merdeka Stadium附近進行如此大的工程,唉,在市區上班的人民,未來的苦日子我看是躲不了了啦!(不是還說政府沒錢嗎?五十億又可以這樣拿來揮霍?)

11.400億巴生谷地區建地鐵。嗯,值得一贊。我國早在二十年前就應該建地鐵,如今才來做,已經是慢上幾十拍了。但遲到總比沒到好,所以還是該讚的。但我的隱憂是,自從政府宣布大吉隆坡(Greater KL)計劃之後,除了透露要承建地鐵,到現在一直都還沒有具體的計劃和方案,如何打造一個有效率、可銜接各種交通設施的地鐵才是最重要!真擔心政府或重蹈過去的覆轍,沒有規劃,為了建而建,結果弄到現在的公交LRT等只有5%左右的使用量!浪費啊!

12.撥款2.5億華、淡小及宗教學校。幹!2.5億?所有半津貼學校分用?那每個學校收到的我看還水電費都不一定足夠!他媽的,公平對待華淡小的誓言跑去哪裡了?為什麼教育部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半津貼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除了幹,還有什麼可以形容於一萬?

總結來說,這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功效、遠景的預算案。我看到的只是納吉一味對老婆羅斯瑪和公務員們拍馬逢迎,極盡迎合,卻對改善人民生活的功效微乎其微。如此多的大型計劃,造成了我國史上最大數額的預算案,Project=Pocket,越多的大型計劃,就越多的錢進入朋黨口袋,看來這個預算案,又會造就出許多新生的百萬甚至千萬億萬富翁了!唉!

而對於文章中的粗口,在此道歉。這確實是我看到預算案後的第一反應,小弟為了忠實反映我的觀感,所以就不去掉這些衝口而出的文字了!最後,真是要“佩服”一下《星洲日報》“名筆”林瑞源的寫作功力。這樣一個讓我脫口而出罵髒話的預算案,在他眼中竟然變成了一個“勾畫遠景的預算案”,且在他的文章中第一段就寫出“可以看出納吉是要推出一個照顧全民彰顯愛心的預算案”,拍馬屁及顛倒是非的功力到此地步,真是韋小寶再生也是難望其項背了!!

*ps:關於第五點,樂齡人士扣稅。在facebook有位朋友說指的應該是有樂齡人士父母在就醫的子女可以扣稅五千,不過他也不能肯定,特此分享(請看我開篇一開始提的,小弟我用的是《星洲日報》的標題和解說,所以我也不知道事實是怎樣,請知道的專家解說)。不過在我看來,即便是兒女扣稅,也一樣是LPPL,無甚幫助!

74 评论 Comments:

chua1234 said...

民声民声!
老百姓看到的就是这样、想的就是这样。老百姓们才不管什么宏观经济凯恩斯,起价生活苦...哈

不过看来白里透红的还是学足了前任老马,一直想用大project来扩大内须与消费,直接刺激经济。这样在短期内就会看到歌舞升平的啦!(接下来的烂摊子就暂时没眼看了)

不过,提升一个国家的经济,基本来说是须要“三头马车”:投资、消费、出口。根据这一份预算案看来,只是投资较有看头....也就是说,个人不看好经济会起飞。因为后两个因素都没有盖括到...

~aNG~伟翔 said...

跟可悲的是連為一那個投資都只是亂丟錢的不可持續性投資,做了就算,根本沒有帶來多大的經濟利益!

吴启聪 said...

『為什麼國小可以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

洪律师,那个几百亿的“几”字我discount你一下啦,请问国小的确实拨款是否有到一百亿?

~aNG~伟翔 said...

吳牙醫,哪裡錯了請直接講出來,不必拐彎抹角。如果錯了,國小撥款是多少?

*ps:小弟我還不是律師,多謝你的抬舉。

~aNG~伟翔 said...

教育部撥款293億,我指的是這個。半津貼華淡宗教學校好像是分開來的哦~

吴启聪 said...

293亿的教育拨款,还要分配给大学先修班和大学预科班、中学、小学及学前教育四个教育阶段。这还未包括其他正规学府之外的教育发展费用。

我没有确实的数字可以提供,但想请问洪未来律师一下,小学部分的拨款可能有“几百亿”吗?国小部分的拨款是否有可能冲破一百亿?

~aNG~伟翔 said...

誒,對不起,我不知道確實撥款給國小多少,但我知道半津貼肯定沒有份。好啦好啦,即便沒有幾百億,但我的結論錯了嗎?小弟我的前提你不會是沒有看到吧?唉,雞蛋你挑骨頭,大的不著眼看小的,吳牙醫,佩服!

~aNG~伟翔 said...

小弟要去上班了,遲些才回复你,希望你不要見怪。

另外,上次那個感恩論的,小弟還在等著你的回复,不要丟下攻擊不敢回复就走了。

如果你忘了網址,是這裡: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25.html#more

遲點再見。

吴启聪 said...

你们无非是要用“国小得99%拨款”的幌子来煽起华社的怒火,用真实数字来煽起怒火是无可厚非的,但请别在数字上去到太尽。

你的前提我完全赞同,虽然今年的半津学校拨款跟往年比较,已经增加了500%,不过这还是微不足道的,马华仍需多多努力,如果明年民联执政的话,行动党就更加要快马加鞭!

~aNG~伟翔 said...

哦,原來你認同小弟我的前提和結論的,那就好。原來你只是對小弟我引用的數據“感冒”,小弟我道歉了,小弟我refer的是教育部撥款,行了?教育部撥款華小只拿到絕小部分,你不會不同意吧?

哦哦。同樣一句話,著眼於大處吧(數據引用的並不會對我的前提以及結論造成任何曲解傷害,怕你不懂,特此寫出)。

另外,“扇起怒火”,小弟何曾做過這樣的事?請你攻擊人之前請留下理據,不要想到就說,像之前那樣被人說了就夾著尾巴逃走,不敢回复。小弟的結論錯了,請指出,請不要用似是而非的帽子來扣在小弟我身上。

好了,我真的要去上班了,8點見(in case你還有回复的話)。

*另外,另一邊的回复還在等著你呢。

吴启聪 said...

我已经说了:“用真实数字来煽起怒火是无可厚非的,但请别在数字上去到太尽。”

仅此而已,如果你已经发现你的数字用得不正确,那就够了。

“夹着尾巴逃走”?呵呵,你真这么认为的话也是好事来的,加油,洪未来大律师!

吴启聪 said...

题外话,为何你会认为“煽起怒火”是一种贬义呢?

如果你觉得不妥的话,我愿意改成“用某些宣传方式传达某些信息予某些人士并成功导致他们的愤怒”。

Daniel said...

吴启聪啊吴启聪,上次给你的教训不足够吗?为什么你每次都不会吸取教训?为了主子说话,还可以如此厚着脸皮,马华有你这种人,真是不倒也难!华小拨款少有错吧?两百多亿华小只有两亿还要跟其他学校分有错吗?这些你都看不到还可以说这些鸟话?这里不是你的blog,看你还有能不能够删除留言。之前那个delete自己的鸟post,删除他人的留言的那种烂伎俩,只有你们这些卖华走狗才做得出!

chua1234 said...

原来这里这么热闹...
也来说是两句...

不敢揣摩伟翔的原意,不过基本论调应该是:“华小所得的与国小所得的相去太远…”

(以下数据是从“华总教育资讯网”所得到的资料,供大家参考..)
(http://web.jiaozong.org.my/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90&Itemid=83)

**先此声明,这不是最新的预算案中的教育拨款分配, 这是“大马计划”中的所获的数据(新的分配数据还有待有关方面进行衡算。)我只是根据原来在大马计划中的分率来猜测在新预算案中的国小、华小与淡小的分配额。我相信即使在新的预算案中的教育资源分配,所占的分配也不会相去太远。

第七大马计划(1996-2000年):
国小 (RM 1,027,167,000) 占96.54%
华小 (RM 25,970,000) 占2.44%
淡小 (RM 10,902,000) 占1.02%
总数:(RM 1,064,039,000) 占100%

第八大马计划2001-2005年):
国小 (RM 4,708,800,000) 占96.10%
华小 (RM 133,600,000) 占2.73%
淡小 (RM 57,600,000) 占1.17%
总数:(RM 4,900,000,000) 占100%

第九大马计划2001-2005年):
国小 (RM 4,708,800,000) 占96.10%
华小 (RM 133,600,000) 占2.73%
淡小 (RM 57,600,000) 占1.17%
总数:(RM 4,900,000,000) 占100%

--------------------------------------------

还有一个因素是要注意的:那就是由于国小的数量远远地超过华小、淡小;在分配教育资源方面就当然会有很大的差别。

根据资料:

2009的小学数量如下:

国小:(5795间)~ 76.15%
华小:(1292间)~ 16.98%
淡小:(523间) ~ 6.87%
总数:(7610间)

--------------------------------------------

这里延伸出来的问题是:
1) 国小数量多,因此所获得的总拨款多是无可厚非的。如果只以拨款数字来说明华小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也不是十分正确。

2) 不过,如果以国小数量(占76.15%)但是却获得第九大马计划2001-2005年): 占96.10%
的拨款却是太过了。(十分想知道到底有关当局是以什么标准进行拨款?),这就是让人诟病的地方了!

3) 另外,华社普遍上着重的是,“哪里有需求,就在那里建华小”,所以主要的结是在于:华小无法按照“所在区居民”意愿来兴建华小呀!以统计学的角度看来,如果双方的学校数量一样,而所得的拨款相去太远的话,这才是有问题。

(其他的限于篇幅太长,无法一一解说。以上数据只让诸君参考、参考。)
(伟翔,对不起。占了你的留言版位了。)

吴启聪 said...

daniel,我之前不是说了吗?

『你的前提我完全赞同,虽然今年的半津学校拨款跟往年比较,已经增加了500%,不过这还是微不足道的,马华仍需多多努力,如果明年民联执政的话,行动党就更加要快马加鞭! 』

是我没有看到?还是你没有看到?

吴启聪 said...

chua1234,照你提供的数据,国小取得的47亿是5年的拨款总数,除出来每年就是9.4亿,大于2.5亿3.76倍,跟99倍的说法相差了26倍!

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华小确实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拨款不如国小,我从来都不敢扭曲这个事实。

现在要纠正的只是99倍与3.76倍的差距,其他的事实具不会受到影响,只是宣传效果差了很远。

Anonymous said...

好帖子,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Anonymous said...

唉!算了罢!
老百姓要看到的是政绩,不是戏剧!
白里透红是否能保住自己的座位,就得看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们老百姓们也是时候用用自己的权利,且看下届大选的成绩了!呵呵!

话说回来,华淡小的拨款远比不上国小,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是一个欺骗不了百姓们的事实!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拨款确实增加了。。

可是百姓真正关注的并不是数据的大小,拨款的差数!!我们关注的只是得到了不平等的对待!

Daniel said...

293亿的事实你看不到,国小到底有多少拨款?华小有多少,为什么你不敢说?有没有几百亿,你还没有给出个数字呢!还要厚着脸皮为说项,你真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怎么删除留言帖子不让人回复的事实又不敢说?脸红了?

Chong said...

"可是百姓真正关注的并不是数据的大小,拨款的差数!!我们关注的只是得到了不平等的对待!"

对,就是这一点。可是有人却看不到却还要去鸡蛋挑骨头,这就是马华!你们还不知道吗?说起我以前马华党员的身份,现在还真是感到丢脸!马华马华,你究竟几时才会改变?

Daniel said...

牙医又跑路了?无胆匪类,记得吗?这就是上一次你删除掉自己文章和所有人几十个回复时我给你的称号!你还真是一点改变也没有

~aNG~伟翔 said...

哇,這麼多回复,嚇了我一跳!很久沒有回复速度這麼快的了!

先回牙醫:

我真的越來越懷疑你的中文程度。我幾時說是貶義?不會是你自己認為是貶義才這樣說吧?我管他是不是貶義,而是要你既然做出這樣的指控,就請提出證據,不要說了就算,然後刪除,或是當作沒看到,貽笑八方(貽笑四方你早就已經做到了@.@"")。

哈哈,是不是“夾著尾巴逃走”,各位朋友可以自己去看,有各自評斷,我也不願意多說。只是提醒你,帽子不要亂扣,要扣的話還請出示證據。

另外,我是不是“未來的大律師”,我自己都不知道,多謝你再一次的那麼看得起我~

關於數字,我已經說得很清楚,沒想到你還是看不懂,我指的是給教育部的撥款,有幾百億有錯嗎?另外,既然你說國小沒有那麼多撥款,那還請你告訴我國小正式和非正式的撥款總數到底有多少?你剛剛說得那麼肯定,不會是沒有這樣的資料吧?

我也很想知道(如果連華小的也有就更好,要華小的,不是華淡小宗教學校的),先謝謝你。

~aNG~伟翔 said...

蔡兄,多謝你的資料。剛剛趕著去上班,你send去我email的網址還沒有機會詳細看,多謝!

無名1:哈哈,有些人還認為我是“反對黨”人士,來煽動人民的怒火。說真的,如果我有那麼大的能力就好咯~牙醫,你不要一直那麼想把我推去反對黨,小弟我至今還是完全沒有涉足任何政治領域的!

無名2:事實,有些人就是鬼遮眼看不到。我知道我一位在馬華的好友長流兄說過,當你寫文章是為了他人而寫,而不是自己心中要說的話,這文章就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因為裡面的東西完全都是不堪入目,為了反駁而反駁,為了轉移視線而寫!

Daniel和Chong:馬華雖然有很多敗類(公正黨火箭月亮何嘗沒有),但是也一樣有好人,不以黨意大過天的人,小弟我認識的馬華朋友裡面就有許多是不平則鳴,不管黨意,有話則說的正值人士!所以請不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

另外,關於牙醫,各位還是自己評論吧。Daniel,你說的那篇刪除的文章不會是我也有份的吧?想起當時,牙醫還留言攻擊我說我放他的鏈接,是錯誤的!笑話,寫博竟然有怕讓人看到這回事?自己都心虛了,內容也就可想而知了!

~aNG~伟翔 said...

已經把國小修改成教育部。內容無變。

~aNG~伟翔 said...

看牙醫這麼久還沒回复,這是我剛剛在牙醫的blog,看到他一大堆似是而非,支持不支持的話都不敢說清的文章,就留下了這一個留言:

牙醫,可以不要那麼拐彎抹角嗎?做人可不可以光明磊落一點。一句話,你認為這個2011預算案好是不好?有沒有問題。不要讓黨性蒙蔽了你的眼睛!

Daniel said...

如果能够光明磊落,就不是那个牙医了。文章怕了看,留言怕了看,这样子还写来干嘛?

~aNG~伟翔 said...

無話可說。

观众 said...

卖华的含七舔蛋功真是精进不少呀!这个拔牙老的功力看来不输玻璃啊.加油.

~aNG~伟翔 said...

玻璃,誰是玻璃?

好了,個人人品如何,想來大家心中有數,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就用自己的那把尺來衡量吧。

不談牙醫了,還是回到我們的預算案吧!

辣死你妈 said...

刚刚浏览了2011 Budget有关的网站,发现国防部获90亿拨款!咱Bolehland又不是身处于局势不稳定的火药库区域,为何要花那么多钱来建军?(国防部长还大言不惭说这笔款项比之前要求的少很多!)

~aNG~伟翔 said...

兄弟,不然怎樣買不會潛水的潛水艇,沒有機動能力的裝甲車?又怎樣生出多幾位土著富豪?

辣死你妈 said...

有道理,浮水艇有了、不飞机(发动机被偷了)也早就有了,看来就还只剩下敌人一来就投降的“末垃幽”兵团了!哈

~aNG~伟翔 said...

哇,你這個很敏感,小心啊!

要睡了,明天一早還要開工,幾時回來馬來西亞再來一醉方休?

辣死你妈 said...

应该是下个月头吧!对了,你预订机票没?可别忘了后个月老师说好要带你我俩去隔壁村买春!哈哈哈

吴启聪 said...

洪律师,你肯把国小改成教育部,酱就够了,也是我对你此文的唯一意见,其余一切没有意
见。

2011年预算案始终没有贯彻人人平等的精神,所以国阵应该倒台,民联应该上台。这应该是我应该给你的标准答案。

写一篇让全部华人拍烂手掌的文章有何困难?但要改变华社的命运谈何容易?与洪律师共勉之。

陳不平 said...

吳先生又再瞎掰;把國小之前的撥款比諸2011年預算案的华淡小等[2.5亿不是只拔华小]撥款,真讓不平膛目結舌!

根据chua1234 先生的數据是:

在十五年的三个大马計划下,
國小:96.25%;
华小:2.63%
淡小:1.12%

吳先生請別為了護主混淆是非,誤導他人。

~aNG~伟翔 said...

何為"標準答案"?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要回答一下預算案好不好,利不利民,真的有那麼難?勉為其難回答了還要用"標準答案"來包裝,失望,說真的,牙醫,對你太失望了。

討論預算案,何關國陣倒台與否?難道是末日政府了,就可以推出一個荒誕的預算案來使人民受苦?知道你不想馬華/國陣倒台,但是請你睜開你那被黨性所蒙蔽的雙眼吧,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用你"大馬人"的身份來思考,不要用你馬華黨員、國陣成員的身份來顧左右而言他!

嘿,上面已經說了,原來你著重的竟只是引訴錯誤。真正的內容,竟然不是你看重的地方(內容、結論、架構根本沒有任何改變),真是再一次"佩服"你,牙醫!

(還有想告訴你,你逃問題的功夫很拙劣,看回去之前的回复吧。)

~aNG~伟翔 said...

"寫一篇讓全部華人拍爛手掌的文章有何困難?但要改變華社的命運談何容易?與洪律師共勉之。"

還有,寫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他人而寫,更不是為了要讓他人拍爛手掌而寫,你抱有這樣的觀念,我為你感到汗言。

不要把自己說得好像很偉大。要改變華社的命運當然不容易,但是若連真話都顧左右而言他而不敢講,那還談什麼改變?別把自己當成改變華社的救星!

想要改變華社或說拯救華社者,我一定致以萬二分的敬意。但若是有人把自己當成或說成華社救星,卻做出了損害華社的事情(如連事實都不敢說不敢承認),那我就只有鄙視兩個字可以送給這些人。

請對號入座。

观众 said...

帅哥这篇文章真像照妖镜,让汉奸的真面目无所遁形,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只照出一只汉奸,如果能把其他更大的卖族贼也照出来那就太完美了,加油。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仁兄,其它的汉奸、走狗、卖国贼等哪有胆量来这里踢馆,难道这些没卵的东西不怕被shoot死咩!哈

chua1234 said...

批评别人的同时,也应该可以有着被别人批评的度量。以数据或是理由来进行反思虽然可能无法对现实政治环境起着什么作用(因为我们都没有执政权。但是我们都拥有选择给予谁执政权的权力!),但是我认为毫无放肆地以不当的语言来攻击对手并不可取。

这里是一个好博,博主提出的看法与意见虽不是符合每个人的观点,但是我觉得博主是诚恳地提出他的看法。

因此不希望太多无谓的、不当的漫骂使到这里失去了做为批逆鳞、敢说真话的地方。

如果以为可以用失当的语言,或是高分贝的声量来驳倒对方的,而不是以阐述重点来反驳对方的话,即使赢得了反驳,但却失去了别人的尊重。

希望这里继续成为提供不同看法的地方。而我对博主有很高的期待。

观众 said...

没卵的东西才不怕被shoot死,你知道为甚么吗?脸皮够厚嘛,含七含到街知巷闻还引以为荣,真不枉它们的父母供他们饱读诗书,让我们向他们的父母致敬。

~aNG~伟翔 said...

蔡兄說的好,理性的討論是論點上的交鋒。若是有人不敢針對論點、問題來回答,只會一味逃避,說一些沒有根據的論述但被挑戰時又逃之夭夭,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所作所為,所以還請大家不要自降身份,為了這些人而降低了自己的格調。

要問的已經問了,逃避不敢回答的也已經挑了出來,這樣就夠了。讓人們來界定,不需要說明白的。

吴启聪 said...

我怎么逃避问题?

我已经说了,你的前提跟结论我都赞同,我也再一次强调华小依然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拨款仍然不如国小,这些事实我都说了,你能否认吗?

我就觉得你在数据方面应用得太过夸张,算是我误会你把这个当作是火箭报的宣传伎俩,我只是不满这个,而你也改了,这又有何问题?

你硬要把战围扩大我无所谓,但我一早已经认同了你的前提和结论,请问你还要再争什么?

这就是你所谓的理性论政吗?

现在到我向你发问了,也不是什么刁钻问题:

请问洪律师的高见,要怎样改变华社的命运呢?

~aNG~伟翔 said...

戰圍擴大?又一個指控,請問如何擴大?幾時擴大?怎樣擴大?小弟我問的問題,好想都是你自己說出來但沒有解釋的,怎麼你的逃避問題變成了我的擴大戰圍?原來要你對自己的話負責就是擴大戰圍,我之前對你思維特別的評語真是沒有說錯~

第一,首先你言辭鑿鑿地說國小的撥款沒有過百億,所以小弟我就問你國小非正式以及正式撥款的總數有多少,我確實想知道而且相信很多人也想知道,你如此信誓旦旦,所以才問你。請問你回答了嗎?

第二,你說我散風點火,這對任何來說都絕對是一個不算不嚴重的指責(但你的“特別”標準又是與眾不同地認為這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沒有關係,既然你這樣說我就想知道是哪裡,也好改過,所以我才會問你我哪裡散風點火了?同樣的,你回答了嗎?

第三,刪除回复的問題、封鎖言論的問題。這不是我問的,反正我也不想知道,但既然有人提出,你也不否認你有做,為什麼又不敢回答?

第四,關於你說的“標準答案”,什麼是標準答案?為什麼要用標準答案?難道一個預算案好不好,利不利民是有不同答案的嗎?

第五,我說的是“理性討論”,就是要對自己的言論負上責任,才是一個有效率、有益處的討論。為什麼你又看成“理性問政”?可以不要一直用你的政治思維來想問題嗎?為什麼什麼問題都要牽扯上政治?你就不能要你的良心來思考嗎?

“問政”是你們這些政治人物(或政客)的問題,關我們老百姓什麼事情?我可不是可以跟你比肩的政治人物,我的工作是投票以及監督,寫文章就是我行使我權力的一部分。僅此而已。

還有,既然你問我,我就回答你。雖然我之前已經回答過了,不過很明顯,可能是你的中文能力有問題,所以再回答多一次:要改變華社的現況,最首要的就是要把像你這些寐著良心說話的政客給攆走,只有這樣華社(不只是華社,而是所有人民,不過既然你用華社問我我就用回這個詞,一面你又看不懂)的心聲才可以傳達出來。明白了嗎?還要我說得更清楚嗎?連心聲都傳達不了,要如何改變?(所以上一個回复我才會說像你這樣連最基本的好壞都說不出口的人是華社改變的絆腳石,沒想到你卻看不懂。)說到這麼清楚,不會還看不懂吧?

給你多一個勸告:不要以為不同意你的,就是反對黨人士。如果真是如此,在野黨何止有百萬黨員?!請檢討一下你自己吧。檢討一下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不滿你的言論?只有反對黨不滿你的言論?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黨性大過天的。

差點忘了說,原來你“一早”已經明說,不否定我文章中對預算案的批評。但我很奇怪,既然你“說”了,那為什麼每個人看你的回复都認定你是否定呢?是不認同預算案不好呢?是你表達能力有問題還是所有人的閱讀能力有問題?這個問題由你自己來回答吧。

哦,想來想去,可能又是跟你上次那個“感恩論”的事情一樣,你的思維是難以琢磨,所雖然說出來聽起來看起來好像是這樣子,是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子的。

Correct, correct, correcct,失敬失敬失敬。

~aNG~伟翔 said...

quote你的話"算是我误会你把这个当作是火箭报的宣传伎俩"

我倒是很有興趣知道為什麼你會認為是火箭的宣傳自量?你從我的文章那一句看到我是火箭的或是是在代火箭說話?

不想猜測你的答案,只想告訴你,對預算案不滿的人大有人在(我朋友就算不知道政治的都可以直接說這是一個“吃錢”預算案),並不是只有反對黨而已。 請不要以為不滿的就=反對黨。你不用那麼費心思幫你的政黨倒米,把人都推向反對黨的。

還有跟你說多一次啦,我沒有興趣參政(我不知拒絕多少邀約了),所以不必一直用話激我,我不會搶你的飯碗的,不用擔心。(不要懷疑,這是我的誅心論。)

吴启聪 said...

你可以言之凿凿的说国小拿了几百亿,请问你又有何数据?chua1234给的5年总数,也顶多是47亿,乘二都没有过百亿。现在一年的国小拨款,你就以“几百亿”来形容,这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记得我从来没有说过“煽风点火”这四个字,我说的可是煽起怒火。你这篇文章如此慷慨激昂,除了数字有点夸张之外,近乎全部华人看了都会同仇敌忾,“煽起怒火”不是事实吗?我也没否定你说的话,我甚至赞同你的言论。

预算案,我已经说了,始终没有贯彻人人平等的精神。你没有规定我要用好与不好来回答你,如果你真要的话,那没有贯彻人人平等就当然是不好啦!至于标准答案,不管我在这里讲东讲西,只要结论是国阵倒台,民联下台,这是你绝对认同的真理,对吗?

是“理性论政”,不是“问政”,问政是政党做的事,论政是讨论政治,抱歉我不知道原来你不是在讨论政治。我本来只是跟你讨论一个数据的差异,你却仿佛火鸡竖起毛来进入全面战斗状态,恕我没有你这般高昂的斗志。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有此一答的了,也罢也罢!但愿扫清类似我这种肉脚之后,天下就能从此太平,人人皆可平等,马来西亚也会变成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你是写火箭报的,我称你为火箭的宣传先锋,应该不为过吧?如果你不认同的话,那么抱歉,我收回这句话。

在这里,说任何一句倾向国阵的话,都是死罪,即便说的是事实。我说今年拨款增加了500%是事实,我也说了华小拨款仍然不如国小,但单单这个500%就可以把我钉成箭靶了。

我好像不曾对你教育拨款以外的预算案分析提出过任何意见,何以你现在可以把整个预算案都扣在了我的头上?有没有扩大战围,你问你自己吧!

你参不参政关我叉事啊?我又怎样激你了?你从头到尾对我的人身攻击,我都看过笑过就算了,你现在反过来说我激你?即使真有,看来你还真的蛮经不起激的。抱歉,激到你了。

~aNG~伟翔 said...

未免你一直用似是而非的論調來討論,我逐字逐字寫出再反駁:

“你可以言之凿凿的说国小拿了几百亿,请问你又有何数据?chua1234给的5年总数,也顶多是47亿,乘二都没有过百亿。现在一年的国小拨款,你就以“几百亿”来形容,这真的没有问题吗?”

請看好來,不是早已說清楚我要說的是教育部嗎?還有異義?怎麼現在又跑回去了?兜圈子也不要那麼明顯。國小正式好非正式的撥款你確定只有那樣多?是還是不是,很簡單罷了,若是你說不知道,我也不會怪你。我就是想知道正確的數字。

“我记得我从来没有说过“煽风点火”这四个字,我说的可是煽起怒火。你这篇文章如此慷慨激昂,除了数字有点夸张之外,近乎全部华人看了都会同仇敌忾,“煽起怒火”不是事实吗?我也没否定你说的话,我甚至赞同你的言论。”

哦,兩個字原來有很大的差別的。牙醫啊牙醫,可以不要玩文字遊戲嗎?有那個意思就是有那個意思,為什麼說了不要承認?你不敢承認事實就是其中一個一直被人批評的地方!光明磊落一點好不好?!

用了批評政府就是煽起怒火(用回你的字吧),對你來說政府是不可以批評的,終於明白了。

““预算案,我已经说了,始终没有贯彻人人平等的精神。你没有规定我要用好与不好来回答你,如果你真要的话,那没有贯彻人人平等就当然是不好啦!至于标准答案,不管我在这里讲东讲西,只要结论是国阵倒台,民联下台,这是你绝对认同的真理,对吗?””

錯,為什麼是真理?為什麼是我的標準答案?你不要自以為是好不好?說政府不好就是要政府倒台?不得不說,你的民主思維跟原始人真是沒有差別。去看多一點書吧,告訴你,批評審視政府是一個公民的基本責任,跟想要政府下台根本沒有關係。

況且我這是評論預算案,為什麼你又要牽扯去要國陣下台?我評論裡有贊國陣的(降手機稅),這又是要他下台?用你的頭腦想一下,不要看著有人批評,就急著跳出來護住,然後就攻擊人要你的政府倒台。

“是“理性论政”,不是“问政”,问政是政党做的事,论政是讨论政治,抱歉我不知道原来你不是在讨论政治。我本来只是跟你讨论一个数据的差异,你却仿佛火鸡竖起毛来进入全面战斗状态,恕我没有你这般高昂的斗志。”

自己說的話沒有解釋就叫挑起戰鬥。呵呵,看來你對戰鬥這個詞很介懷。你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有此一答的了,也罢也罢!但愿扫清类似我这种肉脚之后,天下就能从此太平,人人皆可平等,马来西亚也会变成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你是写火箭报的,我称你为火箭的宣传先锋,应该不为过吧?如果你不认同的话,那么抱歉,我收回这句话。”

承認自己為主子說話?明白就好,這就是你文章不受歡迎的地方,連說一些簡單的事實還要拐彎抹角,唉。

我寫火箭報,就叫為火箭宣傳?請問我那一篇是毫無事實根據的亂捧火箭?你舉出來我叫你三聲師傅。(況且寫給火箭報是兩年前的事情,跟預算案什麼關係?要扯也不要那麼遠,笑死人。)

我之前寫過給南洋,南洋之前是馬華的,那我不又是寫幫馬華宣傳?公正報、雪華堂也向我邀過稿,我又是變成他們的宣傳機器了?你這種幼稚園的思想真是要改一改了。寫文章要有寫文章的格,不是以為每個人都像你那樣寫文章是看主子思想。

如果馬華敢想我邀稿我也是一樣會寫。每個專欄找我寫文章,我的前提就是不可約束我的寫作,你可以不登,但是請不要敢於我的寫作方法。

跟你講這些你應該不會明白吧,夏蟲不可語冰。

“在这里,说任何一句倾向国阵的话,都是死罪,即便说的是事实。我说今年拨款增加了500%是事实,我也说了华小拨款仍然不如国小,但单单这个500%就可以把我钉成箭靶了。”

稱讚國陣就是死罪?我好想稱讚了國陣的手機稅政策,怎麼沒死?

看來你還不明白,稱讚國陣絕對不是死罪,只要你說的是事實的話。會被人當箭靶,是像你這樣,說出與事實不符的亂捧大腳話,為了為主子說好話而寐著良心,明白了嗎?

“我好像不曾对你教育拨款以外的预算案分析提出过任何意见,何以你现在可以把整个预算案都扣在了我的头上?有没有扩大战围,你问你自己吧!”

呵呵,你好像沒有回答為什麼每個人看到你的留言都說你是認為預算案好?不要說你自己認為啦,就算你自己認為你是華社救星我也沒話說。請回答一下為什麼別人會這麼認為?

“你参不参政关我叉事啊?我又怎样激你了?你从头到尾对我的人身攻击,我都看过笑过就算了,你现在反过来说我激你?即使真有,看来你还真的蛮经不起激的。抱歉,激到你了。 ”

哈哈,激到我?是是,高興嗎?

哦,原來沒有啊?那一直提起我是反對黨,說我為反對黨宣傳的是誰?你沒有?哈哈,看到吧,再一次證明牙醫的思維跟正常人是不同的!每個人認為是的,他就說不是,相反亦然!

---

牙醫,我等著你~

Kenny Liew said...

死鸡撑饭盖我看错了,从现在开始应该是牙医撑饭盖了!来,跟老师一起练:"牙医撑饭盖"!

chua1234 said...

哈,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没什么要补充。
只是来抢沙发!
祝贺突破50个留言大关!yahoo ~

Anonymous said...

哈,同楼上,我是来看卖华小丑的笑话的,没什么好说的了。

沙发2号。同祝贺突破50留言。

Anonymous said...

"要改變華社的現況,最首要的就是要把像你這些寐著良心說話的政客給攆走,只有這樣華社(不只是華社,而是所有人民,不過既然你用華社問我我就用回這個詞,一面你又看不懂)的心聲才可以傳達出來。"

Absolutely. Woei Shang, 加油 !

It is the duty of all loyal Malaysians to ensure that the nation will not be ruined by such pea-brained scum who is so lacking in conscience.

佳礼小雨 said...

沙发三号。

讲多错多,这位吴先生我看你还是闭起你的嘴巴较好吧。请不要再侮辱我们的智慧了。

Chong said...

hehe,我是3号。狂贺博主此文留言突破50大关,部落格人数逼近20万之数!至于吴牙医嘛...废话连篇,当他透明好啦!

Anonymous said...

牙医及伟翔的在近一年的部落我都有看。

吴医生:

我想伟翔的解释已经非常清晰及明确。就当他真的“夸大”数字,可是现实上华小拨款确实还是不足。
你也认同了伟翔的其他论点(等于认同了内容的中心),所以你应该着重于如何改善才行啊!至今还未看到你对预算案的看法呢。

请你不要在意气用事,为反驳而反驳

看你在自己的部落格留言:

狗狗人兄,我的务实之道,在于我根本看不到民联有执政中央的可能,虽然我真的很想如此(绝对没有骗人,请再看下去)。

你们单单推翻掉国阵的华基政党是没有意义的,要推连巫统也一起推掉,民联才可能会执政。

我个人的希望是如此,尽量保留马华的实力,但巫统的议席请你拿去吧!即使让民联执政也未尝不是坏事,我等着跟行动党对调角色很久很久了!

前者民联有没有执政中央的可能我就不多说。
但为何你需要跟行动党对调角色?是否证明了马华在朝的的无能?在朝的不能办事需要转换而退而求次??就给你当反对党又如何?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及计划是在朝的不能实行的吗?

对比很久以前你的文章的内容及思想,你最近真的很情绪化。请你静下心,慢慢反思。

伟翔:
大家都分得出是非,继续加油!!

chun khan

Anonymous said...

接上:
吴医生:“尽量保留马华的实力”?...??@@

马华还有什么实力我们是不懂的?盼解释!

chunkhan

Daniel said...

牙医,你现在是直头把我当透明吗?

芊芊 said...

哇!!! 小兄弟,你家怎么这么热闹,刀光剑影的,就快变电影院了呢! 观众还要预定沙发的,真有意思,我也要顶一个沙发位,最好是中间的位子,因为我有近视,呵呵 .... :)

你这篇写得很好,有赞有贬,加油加油 !! :)

~aNG~伟翔 said...

@.@""怎麼感覺這裡有點像論壇了?哈

多謝大家的鼓勵,我會加油的。

Chunkhan,牙醫的這一句“盡量保留馬華實力..."若是我,一看到這個我就會問,現在的馬華憑什麼要人民幫他保留實力?

芊芊姐,在malaysiakini的那一篇詩是你寫的嗎?寫得太好了,我還放在我的facebook分享!之前就一直想問你,可是找不到你,你又沒有facebook, msn, skype @.@"

Anonymous said...

我再重看了一次你们俩最新的文章。

如果你以“马华网络军团”的身份去想他的评论,就可以大概了解吴启聪思维方式了。呵呵

伟翔你不小心被他捉到的数字“把柄”就一直被攻击,这就是他把你当成潜在的目标。

随后的回答就如马华一惯的鸵鸟方式逃避,只会避重就轻,文不对题,看不到重点在哪方。

题外话:
小弟才疏,马华才子翁诗杰的文章,是最艰涩难懂的评论,我真的吸收不到。

之前有人提到的玻璃=polibug

chunkhan

~aNG~伟翔 said...

chunkhan兄:

哦,原來是說poli,慚愧,竟然沒有想到。如果沒有你提醒或許我到現在還不知道@.@""

對。況且我一開始想要講的就是教育部,在這個預算案裡,當然是給教育部的撥款,政府何時有直接給教育部的撥款?只有不受政府承認、被孤立的學校才會以另一種名目來撥款,當然,數額就天差地遠了。我這篇很明顯就是只談預算案,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可以想那麼多,想那麼遠,甚至連我為在野黨宣傳這樣的話也說出來了。遺憾。

呵呵,這確實是翁總的缺點。他是搞文學的,根本不適合寫時評(時評必須是一針見血、簡單易懂的),所以他的文章就這樣四不像了...而且看他最新這一篇,文中的每一個點根本一點心意都沒有,就只是老生常談...

很高興認識你,要常來留言啊^^

小明 said...

大家就见谅吧,哈!!!之前牙医跟波力都是蔡家一二号网络打手,今天的波力早已不写博了,当了秘书长,还上过报纸。剩下牙医依然的不断写博和投稿,总踏不进马华总部。还记得以前老蔡当选前,波力常会到牙医那里帮忙回应的,,,那像今天,就算是万剑攻击,也看不到波力拔刀相助??

芊芊 said...

哈,那篇是我指桑骂槐,哀叹那两个生活靡丽,献媚苟同,不切实际,极度奢华的败家婆而作的拙作.
国家资源都快被掏空了,离破产不远了....

吴启聪 said...

“為什麼國小可以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

我是冲着你这句话,才进来针对这个数据留言的,至于你说的“教育部”,请问隐藏在哪里?我确实不知道数字,可是你又怎样知道有几百亿?

你扣帽子的功夫一流,现在又变成我说“不能批评政府”了。我之前已经说过了:“用真实数字来煽起怒火是无可厚非的,但请别在数字上去到太尽。”你如果摆出的是真实数据,那是无可厚非的,但你却夸大了数字。

你之前可以从我几百个字里面“摸索”出一整套完整的《感恩论》,现在我为何不可以从你这篇《预算案之我见》里面揣测你迫切希望国阵下台的意愿?再说,难道不是吗?谁说预算案跟谁上台谁下台没有关系,预算案乃一个政府施政之根本,预算案都做不好的话,难道不应该下台吗?

你自己都已经解释“问政”是政党做的事,而我根本就是说“论政”,而非“问政”,“问政”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如果阁下认为“问政”跟“论政”是没有差别的,那么请原谅小弟中文不好不会用词。

抱歉,我不应该因为你两年前曾经写过火箭报,而把你跟火箭的宣传工作扯上任何的关系。之前我已说了是误会,后来又说愿意收回这句话,看来你好像完全不接受哦。

我根本不需要去翻箱倒柜查你哪篇文章是“毫无事实根据”的,你现在不就正在夸大数字吗?

至于你说的“承认为主子说话”,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作为你的参考,我可不曾染指过马华的党报。不过当然,按照你的逻辑,写党报的不一定要为党宣传,反过来想为党宣传的也不一定要写党报。

好奇一下,火箭报是不是跟公正报和雪华堂一样向你邀稿?

开什么玩笑?马华哪里请得起洪律师这种经天纬地之才,等下你把拨款增加500%写成增加5000%, 并且强调“前提、内容、结论完全没变”,那么到时马华不是很不得空?

你说我之前说出与事实不符的话,我之前说过单单国小一年的拨款不可能是“几百亿”、我也说了今年半津学校拨款增加500%、我也说了华小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我也说了华小的拨款仍然不如国小,请问还有什么是“与事实不符”的?

我确确实实只是针对你的教育拨款项目发言而已,而且还只是针对你错误引用的一个数据,并且认同你的前提、内容和结论,其余预算案的项目我是只字未提。你说为什么全部人都认为我说预算案好?那我倒想问,我怎样个说预算案好法?

真正激你的在这里:

“為什麼國小可以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

这是你一开始的版本,你说了国小有几百亿,所谓的“他们”应该是指国小吧!

“為什麼教育部可以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

这是你改过后的版本,现在到教育部有几百亿了,所谓的“他们”现在应该包括了许许多多在国中、大学预科班、大学先修班就读的华裔子弟,而绝非单单指国小而已。

如果你这么理直气壮坚持自己没有错的话,何必有此一改?

如果你还是坚持自己没有错的话,改回去吧!我也是时候应该离开了,当我没有来过这里。

~aNG~伟翔 said...

"我是冲着你这句话,才进来针对这个数据留言的,至于你说的“教育部”,请问隐藏在哪里?我确实不知道数字,可是你又怎样知道有几百亿?"

唉,牙醫,我應該叫你U轉先生了。答案你還不知道?看回去吧。我不知道有幾百億,但是我知道教育部的撥款有幾百億,明白?哦,原來你不知道,不知道就直接說不知道嘛,轉來轉去幹嘛?說不知道有那麼難嗎?

“你扣帽子的功夫一流,现在又变成我说“不能批评政府”了。我之前已经说过了:“用真实数字来煽起怒火是无可厚非的,但请别在数字上去到太尽。”你如果摆出的是真实数据,那是无可厚非的,但你却夸大了数字。”

誇大什麼數字?國小有多少你都不知道怎麼又說誇大?而且我的目的是討論預算案當中的教育部撥款,唉,即便你當我是故意寫錯,可是你都不知道真實撥款數字,怎麼你又可以那麼理直氣壯的說沒有?奇怪奇怪。

另外,煽起怒火了?等著你的回答。

“你之前可以从我几百个字里面“摸索”出一整套完整的《感恩论》,现在我为何不可以从你这篇《预算案之我见》里面揣测你迫切希望国阵下台的意愿?再说,难道不是吗?谁说预算案跟谁上台谁下台没有关系,预算案乃一个政府施政之根本,预算案都做不好的话,难道不应该下台吗?”

哈哈,幾百個字摸索出感恩論?哦哦,原來你認為是那幾百個字?看回那邊我寫的,是你一路來的文章。不然引起這麼多共鳴?又是大家都錯,你獨對?

好啦好啦,對啊,我是希望國陣下台,沒錯啊。有問題嗎?倒是你,這麼你的批評反而是衝著你認為我“想要國陣下台這一點而來”反而不是文中的點和結論等等?看來你的思想模式真是有異於常人。

況且我文章裡有贊的方面你沒有看到?難道我是一下子要國陣執政,一下子要國陣下台嗎??奇怪。

如果國陣會倒台是關於這個預算案?如果是如此,我真不知道要說你單純還是愚蠢。如果要寫國陣下台的原因,給我十天十夜,下一百篇文章也寫不完哪!何必再討論預算案時加入?

我有批評預算案,就被你看成是急切想國陣下台,那你那麼急於維護(哎呀,你一定說沒有,可能所有人又看錯你了,你獨對!),照你的想法,那你不是一百個不願意國陣倒台?如果這是你來這裡回复的出發點,我不只為你感到汗顏,而是羞恥。

寫文章若是帶有其他的目的,而不只是為了反映事實而寫,這篇文章就是廢話,沒有意義。之前說給你聽了,這麼簡單,不會不明白吧?

“你自己都已经解释“问政”是政党做的事,而我根本就是说“论政”,而非“问政”,“问政”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如果阁下认为“问政”跟“论政”是没有差别的,那么请原谅小弟中文不好不会用词。”

我原諒你,不用擔心。

“抱歉,我不应该因为你两年前曾经写过火箭报,而把你跟火箭的宣传工作扯上任何的关系。之前我已说了是误会,后来又说愿意收回这句话,看来你好像完全不接受哦。”

哇,原來你又這樣的意思?我真的看不出咧。

另外,我也曾經幫過親翁的透視大馬寫過不少文章,誒,問問你,我是不是也算是馬華打手?急切要打倒反對黨?好笑!

問題不是你認為,而是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才會問你,我那一篇文章是為了捧行動黨而捧?即便我現在還在火箭報寫稿。請問關我文章的內容什麼事情?

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寫的東西會被自己身在那裡而左右的。這也是之前說過的,怎麼你還不明白?

“我根本不需要去翻箱倒柜查你哪篇文章是“毫无事实根据”的,你现在不就正在夸大数字吗?”

又是誇大數字,請問我誇大了哪一個數字?我說的是教育部。而且,請問你知道國小的撥款嗎?不知道又說我誇大(即便我引用國小)?

什麼叫無的放矢聽過嗎?

“至于你说的“承认为主子说话”,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作为你的参考,我可不曾染指过马华的党报。不过当然,按照你的逻辑,写党报的不一定要为党宣传,反过来想为党宣传的也不一定要写党报。”

唉,你真是不明白。寫黨報就是為主子說話?沒有寫就不是為主子說話?你真的很單純。

看你是不是主子的走狗,是看你的文章,不是看你在那裡寫,最後一次告訴你了。怎麼這便成了是“我的邏輯”?難道你不是嗎?哦,忘了,你是身在哪裡就要為那裡寫的,這讓我想起了“哈巴狗”三個字。對不起。

“好奇一下,火箭报是不是跟公正报和雪华堂一样向你邀稿?”

是的。我在火箭報裡工作的學長向我邀稿。如果你認識《藍天》的朋友,有興趣也可以想我邀,我需要稿費。但是請記住我的原則--不要限制我的寫作。

“开什么玩笑?马华哪里请得起洪律师这种经天纬地之才,等下你把拨款增加500%写成增加5000%, 并且强调“前提、内容、结论完全没变”,那么到时马华不是很不得空?”

你太抬舉我了,這明明是你。
我的部落格好像還沒有被人指控過為了維護而亂寫,反而是你好像多的不多了,甚至多到要你去刪除不讓人看哦,笑死我,沒想到還真有做賊喊抓賊的事情。

“你说我之前说出与事实不符的话,我之前说过单单国小一年的拨款不可能是“几百亿”、我也说了今年半津学校拨款增加500%、我也说了华小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我也说了华小的拨款仍然不如国小,请问还有什么是“与事实不符”的?”

事實是你根本不知道國小撥款有多少,你如何肯定?不肯定的事情還能夠說得那麼理直氣壯,佩服!

“我确确实实只是针对你的教育拨款项目发言而已,而且还只是针对你错误引用的一个数据,并且认同你的前提、内容和结论,其余预算案的项目我是只字未提。你说为什么全部人都认为我说预算案好?那我倒想问,我怎样个说预算案好法?”

你沒有說,你沒有說,我們看錯了,你對了。在我這裡,還有在你部落格鳥你的人都錯了,只有你對。對不起,我認錯。

“真正激你的在这里:

“為什麼國小可以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

这是你一开始的版本,你说了国小有几百亿,所谓的“他们”应该是指国小吧!”

對啊,我寫錯了,我要引述的是教育部。有問題嗎?這號線根本不會對我的文章有什麼致命錯誤哦?而且你可以幫我找找預算案中直接撥款給國小的嗎?有嗎?

“為什麼教育部可以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

这是你改过后的版本,现在到教育部有几百亿了,所谓的“他们”现在应该包括了许许多多在国中、大学预科班、大学先修班就读的华裔子弟,而绝非单单指国小而已。”

什麼叫現在到?你一直重覆不會閒嗎?

你的每一個字我都回答,還請你回答一下大家還有我的問題吧。悶啊~

“如果你这么理直气壮坚持自己没有错的话,何必有此一改?

如果你还是坚持自己没有错的话,改回去吧!我也是时候应该离开了,当我没有来过这里。”

什麼叫理直氣壯沒有錯?看清楚啦,不要再為了批評而批評了,真是你讓人討厭的原因,我一直到我把教育部寫成國小(一開始你根本沒有說錯在那裡,誰知道?我這篇文章可是幾千個字啊!),而且我馬上改正,也寫在這裡讓大家知道,誒,這叫我死不認錯?看來你對詞句的認知跟大家真是非常不同的。那根據你的邏輯,那你一定是“敢於認錯”,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寧願被你說成“死不認錯”也不要跟你一樣了咯!

-----

吳牙醫,還有什麼問題?轉來轉去就是說回一樣的東西,你不悶嗎?求求你跳開你自己的思維吧,看一看他人這麼說。如果你說的都對,為什麼全部人都不認同你?為什麼每個都說你是死撐?

說一些心裡話。說真的,之前我對你的印象還不錯,之前跟俠客他們在馬華特大看到你,還會主動跟你講話。現在的你,真是連“失望”兩字都用不上了。

我上面這一段,也歡迎你用在我身上,如果你看得起我,我反而會想死了(代表跟你的思維一樣)。不必忙著否認,因為你否認也沒有用,問問其他人的感官吧。面子是人家給的,架子是自己丟的。

~aNG~伟翔 said...

我要告訴你和問你的都寫完了。你得空就請看好來我要表達的是什麼,不要一直文不對題,問了的東西又問,要你回答的東西有沒有看到,擺脫。

沒話說了,所以就只回复你。滿意嗎?

還有好奇一下,你怎麼當其他人都透明了呢?怪。

Anonymous said...

吴启聪:
对你的回应伟翔的看法真的令我觉得无力感。

你的看法是:大家都“夸大”国小的确实拨款,来达到宣传之效。现实中对华小的拨款是有很大的提升!!!虽然未至满意,但可以慢慢争取及改善。

好啦!我们没有这么闲空去找伟翔的笔误。因为我们及你也都认同的一件事:华小的拨款还是九牛一毛。我们在求学的切身经验,身边的环境,独中的募款都有自己亲历所见的不公平现象,并不是夸大几个数字就能盖过的。这个是铁一般的事实,多了那几百个亿,并不会因而“煽起怒火”,因为曹操之心,路人皆知。


所以,一篇佳作,会因为一个错别字而贬为劣等?整篇文章,你都说没意见甚至认同,却在字眼上打转,未免也太小人之度吧!

而且,当伟翔已经纠正过来了,你还在穷追猛打同一个话题。

请你不要再赌气。

你的回应已经显示出来,举例:
现在我为何不可以从你这篇《预算案之我见》里面揣测你迫切希望国阵下台的意愿?再说,难道不是吗?谁说预算案跟谁上台谁下台没有关系,预算案乃一个政府施政之根本,预算案都做不好的话,难道不应该下台吗?

你的回应一直都不断的做揣测,已经偏离了主题啦!!

我们需要的是你有建设的意见!

ps:你在国文的部落也留言挑拨,你大可回应一下嘛。

伟翔:

也很高兴看到你的留言,只是路见不平。哈哈

chunkhan

观众 said...

来吴牙医,不要那么多废话,看来你好像说伟翔在写火箭报的时候有帮火箭宣传,来快举出来,我们要看戏咧!不会又是你乱说吧?那就让我们这些观众太失望了!

~aNG~伟翔 said...

看戲?@.@""這裡還真被芊芊姐講中,變成電影院了!

沒關係,我寫給火箭報、公正報(只有一篇)、透視大馬、南洋和自由今日大馬的文章全部都放在這個博裡,歡迎吳牙醫去找。

誒,等等,吳牙醫可能又會說他沒有那個意思了啦,別忘了吳牙醫的思維跟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啊!

這是他說的“至于你说的“承认为主子说话”,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作为你的参考,我可不曾染指过马华的党报。不过当然,按照你的逻辑,写党报的不一定要为党宣传,反过来想为党宣传的也不一定要写党报。

好奇一下,火箭报是不是跟公正报和雪华堂一样向你邀稿?”大家自己評定吧~

*ps:隆雪華青向我邀的稿因為他們的特刊還沒有推出所以我還沒有登出來。

~aNG~伟翔 said...

Chunkhan兄,你說的完完全全正是我要說的,簡直一模一樣。我回應長了,反而模糊了焦點,讓他有轉來轉去的餘地,寫作功力確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慚愧!要跟你多學寫了。

國文的部落格也敢撒野?怪不得他要hit and run了,我比較好欺負嘛!國文那裡就不一樣了咯!

Anonymous said...

伟翔:
谢谢你的称赞。我只懂皮毛而已。在你的部落得到的收获不少,我可以了解一个完整的人性部落。couchsurfing,MJ,图书分享,旅游..

如果吴牙医也来点软性的题材,应该会比较豁达。呵呵

chunkhan

~aNG~伟翔 said...

chunkhan兄,不必謙虛,確實是有一定的功力才可以寫出。倒是小弟我,就是因為什麼都有興趣,不管是音樂、電影、書籍、政治、時事、遊記等等等等都有興趣,看得書也很雜,幾乎是什麼書都看,所以才變成這樣雜而不精,什麼事情都兩頭不到岸。唉,沒辦法,性格使然。

Anonymous said...

伟翔,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也和你一样兴趣广泛,可是更加不精。经营部落需要恒心,我的懒散的性格导致部落已经发霉了。我才需向你多多学习。

不错我应该大过你,是一位落魄的助理建筑师,等我赶完今年尾的这间别墅,有缘就可以出来聊聊。

刚刚收到我的拙诗被录取,即将刊登:

你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刻画我每一天/ 幸福的曲线

离题了!哈哈

chunkhan

~aNG~伟翔 said...

好啊好啊,與志同道合的朋友見面是一見非常快樂的事情!等著你!

到時可以交換書籍看看!這樣就可以少買很多書了。呵呵。

另外,吳牙醫沒來了?我還在等他舉出我的“宣傳”文章咧。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