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uesday, 2 February 2010

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

“我只能给我的答案来让你想想,你能撤雪州主席吗?你能撤掉像我这样的雪州政治人物吗?你能撤掉代表妇女的郭素沁吗?如果你是党领袖,选择行政议员时你能撤除这些人选吗?”

这就是在近两年前,自诩为“这样的雪州政治人物”,因為未被委为行政议员不可的刘天球回应记者追问为何邓章钦没有获得受委州行政议员时所给予的答案。从这一个答案不难看出,刘天球对本身在雪州的地位是自恃甚高,几乎无人可比的。

虽然我看不出他这位“这样的雪州政治人物”有什么特出之处以让别人非要委任他为行政议员不可,更看不到有什么原因可以让人们放弃更资深及更受欢迎(对人民而言)的邓章钦,但若是抛开行政议员的遴选,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刘天球,“这样的政治人物”确实适合应用在他的身上。

仔细审视刘天球,民联内部有那一个议员如他这般丑闻缠身?身为民主行动党资深党员兼领袖的刘天球,在当上了州政府的高官才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已经卷入了连串的风波漩涡之中。信手拈来就有之前还未彻底解决的“借办公室给黑帮人士开会”、“雪州禁酒令风波”、“服务不佳问题”等。而最近,刘天球更因“选区拨款事件”,而再一次成为新闻头条人物,这样的政治人物,雪州有人可出其右吗(巫统除外)?

看回这几天发生的选区拨款事件,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光荣高兴的是,但刘天球确实再次创下了个第一。因为选区拨款的不合理应用(半年用了99%的拨款、预支下一年的12万拨款等),刘天球成为了首名被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传召供证的雪州民联议员。

看他在听证会上的表现,面对SELCAT成员关于选区拨款去向的连串询问,除了避重就轻,完全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以及回答之外,他更连续做出了藐视议会的举动(喝水),甚至在议长兼SELCAT主席邓章钦训戒了之后还依然故我,视议会如无物,在在显示了其自我自大,目空一切的傲气!面对滥用拨款指控的刘天球依然还能如此盛气凌人、有恃无恐,显见出了他对整个委员会根本一点也不放在眼里,对自己的势力更是信心十足!这样的政治人物,确实是“不可多得”的!

不得不感叹,雪州怎么出了个“这样的政治人物”!

*ps:此文章笔于昨晚,亦刊登于当今自由大马

10 评论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虽然你看不出他这位“这样的雪州政治人物”有什么特出之处以让别人非要委任他为行政议员不可,更看不到有什么原因可以让人们放弃更资深及更受欢迎(对人民而言)的邓章钦。

告诉你原因,他可是教父级的人物,KL众多天王级的黑道首脑都唯他马首是瞻,如控制茨厂街地下钱庄的烧X文等等,如果不让他当行政议员,就会缺少很多政治献金和票源,这就是他有持无恐的最大原因了。

Fair仔 said...

越不入流的人在高位, 越要注意他是否有隐情, 是否有强大的关系网络。

~aNG~伟翔 said...

无名:

嗯,这我也有听闻过,可惜没有证据。不过他可以如此屹立不倒主要还因为他是太上皇的爱将吧。

Fair仔:

有强大的关系网络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有没有滥权枉法!

Bai said...

有一点小弟始终搞不懂,既然大家说狼泥刘的来头那么大那么当初他为何不加入马华反而选择DAP这种在野党?难道他那么有远见知道会有308这一天?!

~aNG~伟翔 said...

哇佬,白兄,比不给有这样背景的人热衷于行动党的政治理念哦?可能是黑白通吃也说不定啊!

Bai said...

你的意思说狼泥也是国政派过来的无间道?

~aNG~伟翔 said...

没有啦,无间道应该是不可能啦,他是林吉祥的坚定支持者,即便是林吉祥最最最落魄的时候(KOKK运动的高峰时期),所以才造就了他今天的地位...

我觉得他是属于黑白两道吃得开那种,就像是有些生意人,在在野党身居高职,不过许多生意也是与执政党有关的。

Kaito Liew said...

撇開媒體上的新聞和其它的小道消息,劉天球給我的感覺是很熱心+親切,說難聽一點就是說他是多管閒事+愛出風頭,有時弄得矯枉過正。我觀察到的是,他身邊的跟班不多,不像有些政治人物一出街,一堆人前後左右地護駕。老實說,他給我的印象分是ok的

只可惜他在媒體上的形象很糟糕。

不過,鄧章欽做不到行政議員,沒關係,我覺得他作議長,沒有90分,都有85分,雪州有此一人,乃是大幸

~aNG~伟翔 said...

上面的回复,是“KOKS,倒林吉祥运动”,打字打错了,现在才发现,对不起。

~aNG~伟翔 said...

Kaito:

熱心+親切,多管閒事+愛出風頭,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政治上的所作所为。让我们批评得体无完肤的马大副校长阿查理,私底下何尝不是平易近人?我做辩论组组长时见过他几次,都是愿意非常助人的,个人私底下或说不牵涉公务的处事或性格,与公事上的所作所为是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应该有任何关系的。

墨西哥的毒枭,私底下对自己的家人还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逃亡时把带在身上的近千万美钞烧来为子女取暖做饭)

另外,我也不认为他的负面新闻只是仅仅止于你所说的“小道消息”或“媒体炒作”。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