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Friday, 5 February 2010

勇敢、诚实、听话卻不爱干净的赛夫

安华肛交案件昨天开审,审讯第一天就爆出许多大胆、露骨、儿童不宜的场面。法庭上口沫横飞,各种各样平时只能在AV中听或看到的字眼都在法庭上被大声的说出来。而各媒体包括报章、电视或电台也放下以往一贯的矜持,大力配合及传播这些淫亵字眼,一时间,好多听了都会脸红的淫言秽语充斥在我们的眼前...

不过,在赛夫来看,这些字眼应该对他是没有任何影响的。看看他在法庭上的表现就可以知道这一点。其实我还真是蛮佩服他的。要知道,安华是在肛交罪名下被控(377A条文下被控,不是鸡奸),因此身为共犯的赛夫(肛交罪,犯罪的当然有两人;就像通奸罪也是两人同罪一样)竟然可以如此气定神闲、处之泰然、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这些常人听了也会脸红的事实经过,除了要佩服他的镇定以及勇气之外,更要佩服他的诚实坦荡,竟然敢在我国如此一个保守的国度中公开自己的肛交犯罪过程,真神人也!

看看赛夫在庭上所说的供词,案发当天他被安华叫到迪沙白沙罗公寓,接着后者当面开口,毫不掩饰地要求与他发生性关系,按照他的说辞,安华是直接用英语说出"Can I Fxxx You?"来询问他的。

赛夫声称,虽然他本身拒绝和极度不情愿,但是最后却因为畏惧安华,而被迫屈服。接下来的故事进程,就跟三流AV没有什么差别了,他说安华不但关上房间的窗帘和灯,更指示他清洗身体。当他洗身后包着毛巾出来时,看到安华也同样包着毛巾。接着安华靠近他,然后趋前拥抱他。另外,赛夫最后还补充说事发两天后他决定向安华辞职并前往医院检验以及报警。

看来,我们这一位英俊的小生赛夫不只诚实,而且还很听话。真不明白,面对的是一个七老八十,常年进出医院的老家伙,赛夫既然如他所说如此不愿被Fxxx,那干嘛还那么听老安华的话,进入厕所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还不穿衣服围条毛巾就出来面对安华?更重要的是,他完全没有进行任何反抗,就让安华把他给就地正发了!哇塞,赛夫,你也太听话了吧!这可是悠关名誉贞洁的大事啊!

另外,赛夫你的肛门(或直肠)也太不卫生了吧!近三天后,残留在里边及外头的事物竟然还可以被采集以及化验,难道你这几天都没冲凉、洗澡、上大号、洗屁股吗?怎么我在法律学院研读刑事法时看的其他许多强奸案案例,即便是第二天检验也难以获得如此许多、大量且有用的证据啊? 能人所不能,赛夫,真是不得不惊叹于你的个人卫生习惯啊!

所以,我不得不写这篇文章来议论赛夫一下。在这个社会,很难找到像他这样勇敢、诚实又听话的人了!不过......赛夫的卫生习惯还是要改一改比较好啊!


*ps:此文章笔于昨午,亦刊登于当今自由大马

6 评论 Comments:

水果 said...

Can I Fxxx U - 這句話將成爲2010年度的經典對白!

無良財主淫誘無助婢女上床,婢女“欲拒還迎”之際,含羞入浴室清洗一番,赤裸上床受“寵幸”。

關外春風欲渡玉門關,無奈暴雨狂摧后庭花。

春風無力百花殘,窗外暴雨不惜香,一夜高潮不斷,一波接一波,真是此情不應地上有。

高潮過後,婢女黯然撫摸飽受摧殘的身軀,想到處子之身不再,久久不能自己,不知是喜是憂。

婢女受寵幸后,猶如高処不勝寒,渾渾噩噩不知今夕是何日。

兩日後方拖住疲乏的身體,在風中搖曳不定,前往尋求大夫,不 。。是衙門父母官求助。青天大人聼了,覺得案情重大,需獲得醫藥報告證明,向衙門備案方可還她清白。

於是乎,婢女往大夫尋求醫藥檢查,以證明自己受侮辱。無奈婢女人生路不熟,竟然遇到蒙古大夫,以至得不到醫藥證明身體受到摧殘,一怒之下告上青天大人処。青天大人聼了大怒,下令將此江湖郎中打入大牢,令請三位名醫替婢女作檢查。所倖,上天有眼,婢女終于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報告,衙門也得于入案將無良財主加于提控,大快人心。

真是 ∶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於是乎,Can I Fxxx U ..這句話就成了2010年度經典詞句。

咦,幾乎遺漏了婢女經過了兩天兩夜天人交戰,克服了社會鄙視喪失處子之身的恥辱,勇於向惡勢力挑戰的勇氣與毅力,此壯舉情節堪比聖女貞德,貞節牌為此女舍誰??

以上劇情乃虛構,如有雷同之処,乃屬巧合。

~aNG~伟翔 said...

绝好的故事,精炼的文笔,赞啊!

不过这个婢女也太那个了吧...
后庭花开,严重到超过两天不能如厕,但闭路电视拍摄刚完事时婢女的走路姿态,竟然找不到任何脚开开,屁股痛,走路时扭臀摇股的姿态,真是奇哉怪也!

Bai said...

人家说了,被xx之后两天没上大号!事实是如何看来只有天知地知,他知还有污桶知了。

~aNG~伟翔 said...

哈哈,他說他被搞完后兩天不能上大號。
這樣應該是被搞得很嚴重吧!

但是閉路電視卻顯示,他被搞完之后,從安華的寓所走出來時,走路姿態一點也沒有不正常。既然那么嚴重,不會痛嗎?

Bai said...

曾听一位契妹说过当年她把初夜献出去后,痛得连下床也不行!照理,肛门的韧性因该不比阴户!可为何秘录电视上的它完全都不像屁股开花的样子?

~aNG~伟翔 said...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不過在大馬,要定一個人的罪,證據還是其次,重要的是“上頭”的態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