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Monday, 15 April 2013

馬華三猩:福·祿·壽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
暗箭齐出争上阵,痛打原任曾亚英。
亚英没有大后台,只好让出给阿福;
谁知阿福没运到,遇到吉祥来攻城。
本为志气比天高,要以服务斗吉祥,
谁知巫统不买账,硬要大臣来出征。
可怜秀福被踢走,到嘴鸭子终飞走,
没得上阵莫奈何,谁叫巫统是老大?

《禄》为姚长禄:

马华悍将姚长禄,旺沙玛朱耕多年;
上届微差下败阵,仅输一百五十票。
旺沙本为姚强区,大有机会可取回,
谁知巫统不给面,区会主席要上阵。
长禄没胆不敢吭,细历不也是噤声?
谣传长禄有宝执,上议院加副部长,
难怪如此大丑事,长禄依然保沉默。
堡垒当堂拱手让,马华脸面何处搁?
马华百万多党员,却无一人是男儿!

《寿》为颜柄寿:

党内副会长,内阁副部长;
虽身居高职,却无处可打。
想要打居銮,前有何国忠;
欲上阵古来,区会不买账。
颜四处碰壁,因毫无后台;
家定已下台,诗杰尼菩萨;
孤家又寡人,柄寿自难受。
堂堂有用身,却被当球踢;
被马华抛弃,可怜颜柄寿。

2 评论 Comments:

LOL said...

骂得不错,可惜不压韵,也不对仗

Ang Woei Shang said...

打油詩是不必押韻對仗的,順口就行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