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Monday, 19 October 2009

回應蘇國平前輩:廖中萊真的沒有忘恩負義嗎?

小弟我的拙文"權力面前的世態炎涼",拋磚引玉的得到了蘇前輩的回應,特此撰此文章以回應蘇前輩,任何錯處望前輩指點,不勝感激。

蘇前輩的文章,一開篇就說廖總(現在是署理總會長,行文方便簡稱廖總)并不是靠翁總的拉抬幫忙,因為翁總是公認的獨行俠,毫無基層勢力,即便要幫忙廖總也有心無力。除此之外,蘇前輩也說廖總從馬青秘書到馬青總秘書再到母體的副總會長及現在的總會長,全部都是一步一腳印靠自己真才實學及基層支持所得來,至多也只是借助林亞里或是陳廣才的幫忙而已。

真的是這樣嗎?首先蘇前輩說翁總沒有基層,無法幫忙,這點是事實嗎?翁總不也是從馬青中委到雙料當選馬華中委及馬青總秘書,再進一步當上了馬青總團長、馬華副總會長及至現今的總會長嗎?這何嘗不是一步一腳印呢?何嘗不是靠自己實力呢?若是套用蘇前輩的邏輯,想必翁總基層實力必然也是不錯的,又何來心有余而力不足之說呢?

除此之外,要知道,馬華一向來走的都是寡頭政治這條路,話事權牢牢的握在幾個頂頭上司手中。如果沒有上頭的拉抬幫忙,不過你實力多么雄厚,最終也難以在党内找到出头天(現成例子:蔡細歷)。回看蘇前輩歷數廖總在馬青團內的平步青云,這些不都是在翁總任內發生嗎?廖總02年當選總秘書及05年當選總團長,都是在翁總擔任總團長的任內,而翁總在幕前幕后也都將其納入菜單之內并視其為左右手、接班人,廖總真的敢說他沒有接受得到翁總拉抬以達致今天的成就?如果今天廖总敢出來大大声這樣子說的話,我看我不只要说他忘恩负义,更要說他數典忘祖,飲水不思源啊!

所以蘇前輩說的受林亞里陳廣才提攜固然是事實,但也別忘了翁總在馬青甚至到馬華母體對廖總的提攜,不要喝完奶后忘了娘啊!

接下來蘇前輩談到的收購南洋報業事件,說廖總勇敢反對收購南洋報業,最后更稱贊廖總“是一名有情有義,為了華社利益,敢于與當權派對抗的新生代領袖”。看了這一段,除了“我的媽呀!”這四個字,在我心里真是找不到另一句話語了!

南洋報業事件,在馬青領導及進行整個反對工作的,明明就是翁詩杰翁老總(當然廖總身為總秘書也有一定貢獻),廖總也只是授命于翁總,何來全部變成了廖總一個人的功勞了?蘇前輩那一句使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馬屁稱號--“有情有意義,為了華社利益,敢與當權派對抗的新生代領袖”,就算要用,不是更應該用在翁總的身上嗎?

在接下,蘇前輩就專注于反駁說廖總并不是草包。可是,蘇前輩您在您的文章之中可是一個具體說明廖總不是草包的例子都沒有啊!在毫無論證及例子的佐證之下,蘇前輩無端端在文章的中段冒出一句“指廖中萊是草包露餡,更是無稽之談,沒有事實根據,企圖抹黑廖的形象”,這樣子在沒有理論例子的架構下,如何取信于人?

若按照蘇前輩您的寫法,我也能在毫無任何理據支撐下,直截了當的回應說:“蘇前輩您說廖中萊不是草包,更沒有露餡,絕對絕對是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繆,企圖無中生有,拉抬廖中萊形象,屬于惡意誤導大眾的舉動”。

我這樣說,蘇前輩您能同意嗎?我看不能吧?所以我不會這樣子做,就讓我們看回現實吧。廖中萊確實如您所說,歷任馬青乃至馬華高職,可是他的具體功績在那里?對不起,找不到。我看到的反而是在馬青團內碌碌無為的馬青總團長,在部長及副總會長職內軟弱無能的辦事舉措,部長任內更一舉造成我國在H1N1肆虐榜上名列前茅,看看這些“豐功偉績”,除了草包這兩個字,還有更貼切的形容詞嗎?

怪不得有人會說,廖中萊是“歷來最平庸的馬青總團長”。我想,若廖總來他繼續在馬華內擔任黨職的話,這一稱號還會繼續延續下去,最終演變成“最平庸的副總會長”、“最平庸的署理總會長”及“最平庸的馬華總會長”了!

蘇前輩在文章接近結尾處說,“反而是廖總每一次都在翁總需要幫忙的時候幫忙”。這點我不否認,因為政治就是互相幫忙,你幫幫我,我幫幫你,建立自己的親信團體,再來分享所得到的豐碩成果。廖中萊幫忙翁詩杰上,這一點我并不否認,畢竟他們是同一個團隊的(不管從馬青到母體)。

但,這并不能合理化廖中萊的背叛行為。要知道翁總在做出開除蔡細歷,甚至是召開第一次特大的決定,都是中委會,包括廖中萊在內的集體決定。而廖中萊也不只一次的公開聲明全力支持以上兩項決定,也全力支持總會長的領導(就像翁總不止一次的公開說他會辭職),怎么現在翁總失敗了,一切就好像是沒有說過一樣?如此只能共富貴,不能共患難,在翁總失去支持時來個翻臉如翻書,難道就是有道德的體現嗎?這跟翁總承諾要辭職而失信,根本就是沒有分別的。蘇前輩為何就只批評翁總不守承諾,而看不到廖總也一樣呢?

所以,請不要忝不知恥的說廖中萊逼宮是為了黨為了國,完全不牽涉個人利益。如果真是如此,當時他何必要支持翁詩杰把馬華高的如今這般七國般亂?如果不是急于上位,何須在中委會前一天拜訪中委尋求簽名?翁總是在中委會當天才拒絕辭職,如此在主子還未公布之前就處心積慮尋求支持又是有何居心?翁總這樣牛脾氣的人,或許正是因為獲知廖中萊的這樣子的舉動,才會狠下心來,來個兩敗俱傷,玉石俱焚的手段!

最后,更可笑的就是蘇前輩您最后的“再強調”。蘇前輩在文章臨尾時再次強調說翁總并不是廖中萊的恩人,他們只是戰友。難道潛臺詞就是要告訴我們,原來恩人不能背叛的但戰友就給他來個背后插刀也無妨嗎?這樣子的論調,大家能夠接受嗎?

继续阅读

16 评论 Comments:

珽凯 said...

这篇写得好!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

怎么到今天才发现如此好博?!实在丢脸!

!!!

~aNG~伟翔 said...

多謝波力兄讚賞。
小弟我可是您的忠實博客fans啊...
您的20萬讀者,我也貢獻了不少哦^^

润宇 said...

好!

~aNG~伟翔 said...

润宇你好像是第一次来我blog留言~

Kg Folk said...

蘇國平啊,蘇國平! 你是在为廖副總(对不起,他还不可以当署理總會長, 第三项议案,使得恢复蔡细历党职提案无法在马华特大通过,不代表署理总会长之职位已出缺!蔡细历没有表明辞去党职,署理总会长之职位是否已被冻结还必须从马华党章及法律观点仔细的研究呢。)背书呢还是 ...

翁總的本意没有要砍杀蔡细历,是他身边的三个大将一直唆使, 怂恿他这样做的.所以,你应当知道忘恩负义的几个跳梁小醜是谁!我还嫌伟翔责骂的不够凶呢!或许伟翔和我一样,认为翁總有太多的各種各樣的流言蜚語及濫權之处,不愿意多写,要不人们会以为我们替他背书呢!

Anonymous said...

原来恩人不能背叛的但战友就给他来个背后插刀!!!!!

好文章; 苏大脚越帮越忙, 使用如此师爷, 廖总不如提前回乡种禾.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伟翔兄,你的文章平实中有火花,逻辑完满,引据条理分明,一看就知道是辩论的高手,但这都不重要,因为我用了更多时间去看你的越南游记,那才是最爽的部份,你的名字好像本来就专为写游记手扎而取的!加油!希望可以多看到这类的东西,下次去走时多三分感觉!

(顺道谢谢您的点击,哈哈~)

Anonymous said...

可难怪那马华中人,就只因为没在主流的都想往上进阶。廖总现今就像那汪洋中新发现的,更甚且的,仅有一条新船。

只是它也很可能会把阿平KOKO带去荷兰喔!一场美丽的误会?

月光光 said...

字字到位!只有一个字形容:「爽」!

作者在文章表达的立场,容易表现其个人性格,让小弟选个人交朋友,伟翔应是排第一位。

那个苏...什么..瓶..,算了吧!月光光少与第9流的人打交道!哈!

润宇 said...

总想留言,但是懒惰嘛

~aNG~伟翔 said...

波力兄,

多谢赞赏。这个部落格小弟是想走多元的路线,所以不管是政治书籍游记音乐甚至是美女,只要是值得写的,都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不过写不写的好就是另一回事了!

月光光兄,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能叫月光兄作为朋友,当然是求之不得啊!

一劍 said...

背叛就是背叛,插刀就是插刀,很多人就是敢做不敢認。因為這些人都習慣了在背後出手,哪裡敢正面迎敵的呢?
因此,這篇文章就好在這股正氣。這是棒大腳文章永遠不會有的。也是三流政客九流文棍永不明白的地方。
好文章或劣文章,這二篇可當教材了。翁詩傑與廖仲萊的等級,亦可做如是觀

Cheryl said...

第一次留言。
这篇写得很好。论据充足,让人心服口服。

看官隔岸观火,
一边看一边笑。

~aNG~伟翔 said...

多谢一剑及Cheryl的赞赏。
我会继续努力的。

JuNe said...

哇靠!爽!最爱看骂人的文章,尤其是骂九流人士!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