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Wednesday, 28 October 2009

人急造反,狗急跳墙

整个“逼宫”事件还是围绕在中委会前一天的联署信。
越来越多的版本,越来越多的谎言;那一封关键的联署信,内容到底是什么呢?

让我们回顾一下所有有关“联署信件”的事情发生经过(所有经过都可上网搜索得到,省略了其他无关联署信的事件如大团结,括号内是小弟我的短评):

10月14日:超过20名中委签下一封内容不详的联署信。信件在廖中萊手上。

10月15日中午:中委会内老翁拒绝下台且要召开第二次特大。廖中萊受委署理。中委会内有人拍桌子,指鼻子,流眼泪;还出了“尸骨未寒就在争家产”的名句。(中委会内发生了什么事?有太多太多的版本,不过没有例外的是每一个版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有人怒斥翁总必须信守承诺,挂冠求去。)

10月15日晚上:王弗明接受NTV7专访,坦承有要求老翁下台的联署信存在,而自己也签署了那封信件,不过他强调中委们都是在别无选择下才会联署那封信件(什么叫别无选择?王弗明没说。不过看当时NTV7上王总秘书的语气,好像是说为了党利益,别无选择才需要联署。)

10月17日:廖中萊说联署信件不是逼宫,而是中委联署要求他代表他们去与翁诗杰商讨以检讨再次召开特大的决定。(奇怪,翁总不是在15号才决定召开特大吗?不是说15号以前的翁总都联络不上吗?那为什么14号联署的信件能够“未卜先知”知道老翁会拒绝下台而且还要召开特大?廖中萊或那些联署的中委们未免也太神了吧?!)

10月19日:魏家祥说他们不是要逼宫,他们只是要老翁“尊重”双十特大的议决。(博士就是博士,以为同一句话换一个方式说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就会看不懂。双十特大的议决是什么?不用明说了吧!)

10月26日:魏家祥再次在国会走廊外重申他不是要逼宫,只是要总会长尊重特大决议。(天啊,谁可以告诉我这两样到底有什么差别?!)

10月27日:廖中萊连诀14名中委召开记者会,发出声明,完全没有提到关于联署信的只字片语。在记者会中只是说总会长本来要在14日召见他们,但却在14日中午发信息所见面地点已改。过后变成了单独与廖、魏、周见面,期间翁总各别对他们三人透露出不愿下台的意愿。(奇哉怪也,洋洋洒洒,写着近3千五百个字的“马华中央委员联合文告”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联署信,是忘记了吗?还是特意回避?)

大家看了以上的事件演进表,是不是发觉马华党争到现在已经演变城比罗生门还要精彩呢?!

3 评论 Comments:

玉刚 said...

不会罗生门啦,公布那封神秘的联署信最实际
讲那么多没用的啦,让众人鉴定是否有逼供的意图

翁总一天不跑路,一天还是名正言顺的总会长
要对付总会长,只有特大这一条路
廖派最好算一算,自己手上有多张中央代表的选票?
不然投来投去还是LPPL

唯有最后一招,找首相出马
巫统最喜欢林良实那种听听话话的Kaki
廖中莱最符合纳吉的要求 ^_^

~aNG~伟翔 said...

如果廖中萊有勇气把信件拿出来一切就好办了咯!

特大?打死廖中萊他都不敢开啦!
要不然上次不会翁总一说要再次召开特大,他马上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纳吉可能是他最后的翻身杀手锏,不过我想纳吉也不至于为了他跟翁蔡作对吧,虽然他听话,不过稳定最重要!!若是纳吉把翁总逼急了,赶狗入穷巷,随时都会被走头无路的恶狗反咬一口啊!纳吉没理由会犯这个险!

所以,廖草包基本是完蛋了...他现在只有死死抓着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中委会~不过中委会其实也不能帮他太多,毕竟最后的话事权还是在总会长手中,总会长只需要“咨询”中委会,最后的决策权还是回到总会长手中的!

廖部长,慢慢享受你最后的岁月吧!

珽凯 said...

卫生部长这个职位的魔咒真的很geng咯。。
上这个位子将会从高峰走下来
除非你命够硬,还可以从来。。
廖署理硬吗。。。硬就不会怕再开特大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