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hursday, 24 February 2011

鄭丁賢應搞清楚 發高燒的不是大學生

拜讀了鄭丁賢專欄的“大學生發高燒”一文,很明顯的能夠看出,從來就沒有就讀过任何本地大學、也沒有直接參與過任何一間國立大學校園選舉的鄭先生,根本就不知道校園選舉為何物,也不知學生們的鬥爭目的及方向,只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地妄加評論,再一次顯現了鄭副總編輯寫文章时盲目自大,不看現實的寫作風格。

用上了“再一次”這一詞語,表示的當然是鄭副總不是第一次這樣子做了。去年的一篇完全沒有看過電影卻寫出了似模似樣的影評文章,胡亂地為某部電影下了個虛偽的民族主義電影的標籤,把百万讀者硬是大力唬弄了一番。這說得文雅一點是“未風先雨”,說得難聽一些就是“不懂裝懂”,再說得世俗一些就是“假會”。這樣的人,往往以他們有限的知識,去詮釋他們知識範圍以外的問題,結果寫出了似是而非的文章,却還再沾沾自喜,自以為是。

回到正題。鄭丁賢文章一開篇就猛批這一屆校園選舉發生的許多惡質事件,更直接把大學校園比喻成也門及利比亞,把大學變成戰場,非常地不應該。過後他更直接把制造这些恶质事件的罪名加在學生的頭上,說“政客還沒開打,大學生先混戰一番;政客還知道分寸,更不敢搞失蹤事件,大學生卻從黑手黨學來這一套”。

但問題是,鄭副總編輯如何肯定這是學生幹的?如何又能夠無端端的斷定是學生做出如此卑鄙的行為?在這整件事情之上,受害的是學生,被壓迫孤立無援的也是學生,怎麼憂國憂民的鄭先生不單只沒有關注學生為何會受到這樣子的對待,且本应照顾学生的大學校方面對學生被綁架的如此大事,卻依然不聞不問的態度做出些许批評,反而卻無端把矛頭指向學生,在还没搞清楚事件前就把所有責任都推到學生的身上?难不成郑丁贤是超级神探,连警察都还正在调查且没有结果的事情都能如此知之甚详,仿佛是事件的參與者一般?!

如此想當然耳地以為事情發生在校園,牽涉的是學生就把整件事情歸納為學生的惡質手段,如此与小學生程度不相上下地把事情表面化或说現象歸納,毫無事實證據就自以為是地把罪名加於學生頭上,這樣的論證方式又如何能夠服眾,又如何能與一位資深記者、百萬大報副總編輯的身份相匹配?把事情看得如此簡單膚淺,所以才會說鄭丁賢根本完全就不了解我國的校園選舉。

自從1998年烈火莫熄事件之後,為了壓制學生的反政府情緒,政府通過大學學生事務處(HEP)滲透並監控大學學生的活動早已是公開的秘密。而每一年的校園選舉,為了確保校園內的與政府唱反調的呼聲不過於高漲,學生事務處都會積極參與牽制大學生的各種基本自由(包含言論、結社、人身自由等),且更無恥的是,HEP更會在校園選舉中通過各種不公平的手段,如選票記上編號、推行可以任意操控且無法追查的電子投票系統、不遺餘力恐嚇及散播白色恐怖、不投某派人選就無法住宿舍等方法來操控校園民意,以達致前述的目的。

如此的情況,又何償是鄭丁賢所說的大學生“跟著政客的屁股路線”?相反的,真正在大學發生的反而是無恥政客妄圖通過控制來迫使或強制學生跟著他們的屁股路線!这跟鄭丁賢所說的簡直就是差天拱地;鄭丁賢本末倒置的本領,由此可見一斑。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鄭丁賢文中再一次想當然耳地認為大學員工、教職員等必然為學生爭取福利、肯定會捍衛學生權利,又是一次瞎子摸象的論述,完全不知道或忽略了政府滲透大專的既定事實,再一次大剌剌地誤導了大眾。政府此等的卑劣手段早已是人盡皆知,这與政府為了達到自身目的而滲透司法及其他行政體制完全如出一辄,學富五車的鄭丁賢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既是如此,發高燒和應該退燒的並不是那些為了爭取本身的權益、捍衛本身的自由的大學生。需要這樣做的(退燒),反而是那些想要控制、打壓以及操縱學生以達致自身目的無恥政黨以及政客。當然,需要退燒的也少不了那些為政黨政客塗脂抹粉而無視事實、顛倒是非的無恥文棍。

在每一個國家裡,最先推動改革的,毫無例的外都是有理想、有堅持的大學生。若是一個國家耗費大量資源培養出來的學生就只會埋頭苦讀,對發生在周遭的事情、自身的權益和社會公益完全毫無認知、更別說會去捍衛自身權益、完全置身事外的書呆子的話,這才是一個真正讓人感到悲哀的事情。

換句話說,我們更應該感到慶幸,因為我國出現了一批勇敢捍衛權益,不做噤聲傀儡的大學生,他們都是我國未來的棟樑,我們應該為他們感到自豪!Bravo!

上一篇關於鄭丁賢的文章: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8036.html

35 评论 Comments:

Loo YK said...

偉翔兄,
早期的鄭丁賢已不见了,近期的作品很难让人认同,屁股味太重!国阵能独大就是从校园开始。

Anonymous said...

well said!!bravo.

王小虎 said...

写得好,郑丁贤早已不是郑丁贤,现在他叫郑马屁!他的文章除了为当权者拍马屁,就找不到其他东西了!

Anonymous said...

赞啊~~ (起立鼓掌~)

Daniel said...

伟翔,写得好!很久没有看到你写这样子的文章了,还是依然火力十足,加油!

关心者 said...

同意楼上所说的.还是要留个言的说...

~aNG~伟翔 said...

多謝!想要寫也需要有課題啊...

~aNG~伟翔 said...

在高人提醒之後,換了標題。

辣死你妈 said...

翔帅,试试投稿星洲日报,看看结果是刊登还是被投篮!哈

~aNG~伟翔 said...

120%肯定被投籃!

外国大学生 said...

嘿嘿,都是环境的错。

洪小弟说:“在每一個國家裡,最先推動改革的,毫無例外都是有理想、有堅持的大學生”。这样的断言,有什么证据?那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有什么样的改革?是大学生还是大学毕业生?

我看这个家伙,大学时代没读好书,连合逻辑的statement都搞不通,就先要批评人。这成什么世界?

Anonymous said...

偏执的人多以个人观点及情绪为出发,真要评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矣!

Anonymous said...

这篇写得真好,叫人大快人心, 赞!

眼里只有权势钱财,阿谀奉承的人写不出什么好文章来的.

我杯葛不看星洲日报很久了,因为无良的星洲老板张晓卿家族常青集团几十年来昧着良心,从事无节制砍划森林赚取暴利.我在电视记录片看到他们除了大马以外,还到世界各地用霸道蛮横无理, 无所不用其极残暴卑鄙的手段收买当地的政府,无顾环境遭受毁灭性严重的破坏,导致地球灾害连连,人民受苦却投诉无门,他们是罪魁祸首!! 最让我气愤不已的是,很多谋职的年轻女孩被欺骗,以为可以在常青谋得到很高薪的职位,哪里知道却被骗到深山古洞去慰籍木山工友, 简直就跟被卖猪仔当妓女没有两样. 被救出来上电视台指证的女孩们一字一句血泪的哭诉让人震惊又心痛!看得我咬牙切齿, 痛恨不已!

什么正义至上, 情在人间, 全是表面包装,内里腐败不堪!!

幸运男士 said...

哈哈哈,老郑的supporter来踢馆了!

~aNG~伟翔 said...

哈哈,要踢館也拿出些本事來,不然只會貽笑大方。連基本數據都拿不出,卻敢來指責人,這是另一個笑話。沒關係,我不會學這些惡質文化,所以我會回答。

請問64事件有沒有大學生參與?請問辛亥革命有沒有大學生參與?請問台灣的民主運動有沒有大學生參與?甚至在埃及、利比亞等上街訴求號召的有沒有大學生?還有幾個世紀前席捲歐洲推翻帝制貴族的革命發起人又是誰?不知道的話就上網找找,不要再這裡顯示自己的無知。

事實是,大學生從來就沒有缺席過追求權益的公民運動,更多時候還是主要的參與者或發起人!

~aNG~伟翔 said...

哈哈,bro,多謝關心。不擔心有人來踢館,只擔心來踢館的人程度太低,就只會叫囂而已~

對了,怎麼你又換名字了?最近很幸福哦?(還是性福?)

幸运男士 said...

兄弟,俺的感情事不应该在这里聊吧!哈

Anonymous said...

偉翔兄您好:
本人沒有blogger.com的帳號,只好留個我常用的ID名稱在這邊.我個人其實很喜歡看鄭丁賢的文章,當然還是有些文章我不太苟同,不過我看到大部分的文章都在批評現近政府不公平的政策或動作,而且講的頗中肯.小弟不才看不出何來拍馬屁之有,拜讀洪兄的部落格,確實也長進我不少見識.可否請教洪兄,鄭丁賢這個人寫的文章,其觀點究竟是哪一些為你們所詬病??

虛心討教,欲掀罵戰者莫入,感謝<(_ _)>


bondvolley5

~aNG~伟翔 said...

bondvolley5:

多謝您的留言。不必擔心掀起罵戰,理性的討論相信是所有朋友都願意看到的(除了特地來搗亂的),小弟我能夠通過此部落格掌握ip,所以都能夠大概知道是重覆哪幾個人。

回到正題。

您問小弟我鄭丁賢哪裡出問題,這不是已經在這篇文章裡提出來了嗎?不了解問題就妄下批評,妄下結論,這是我這篇文章裡所批評了。

上一次批評鄭丁賢,是馬華黨爭的時候,拍黃家定的馬屁拍到出臉,此文章也有鏈接bond兄可以鏈接過去看看。

鄭丁賢批評政府?批評腐敗濫權?恕小弟我看不出。鄭丁賢這幾年來的文章,都是再為政府塗脂抹粉,即便是吸人民鮮血的預算案,也可以被鄭丁賢說成是有遠見、為人民謀福祉的預算案。鄭丁賢確實也有寫一些文章來批評,但是看看那些所謂的批評文章,全部都寫得模棱兩可,旁敲側擊,根本不敢寫到中心問題去。當然,這不是鄭丁賢一個人的錯,是報章自己奴顏屈膝的政策,甘願為政客服務。

若說針對鄭丁賢個人的,上面兩段已經說了。這就是小弟我批評鄭丁賢的原因。

多謝。再次謝謝您的留言和瀏覽。

~aNG~伟翔 said...

上一篇關於鄭丁賢的文章鏈接: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8036.html

Bond兄,其實小弟我也蠻尊敬鄭丁賢。我在上面這篇文章也有提到,他算是在主流媒體中較有良心的了。不過該罵的還是會罵,這就是小弟我一向來的主旨。

~aNG~伟翔 said...

白:這裡是試探一下,問問吧了,等你回來當然要好好“審問”,哈!

Anonymous said...

Good, like X100!

Loo YK said...

哈哈! 没人踢馆的作品不会超过十个 comments. 有了对手才会看到更多精彩辩论。加油!老兄。。。

~aNG~伟翔 said...

無名:多謝!

Loo大哥:嗯,平常心對待就好!寫博就是要有人看,不然寫來幹嘛?反正是搗亂還是討論,反正都是讀了我的文章的,多謝啦!

Anonymous said...

师出无名,要与64等相提并论。。。。远矣

~aNG~伟翔 said...

何謂師出無名?

Anonymous said...

去年开始他写的东西渐渐不值得一看了,翻开星洲根本就不会再去鸟他的评论,浪费时间

kent100887 said...

勇敢捍衛權益,不做噤聲傀儡的大學生,这样的大学生是现代社会最需要的。
但当大学生不再做这一方的噤聲傀儡大學生时,是否他们也是不会当另一方的傀儡呢?

~aNG~伟翔 said...

怎麼說當另一方的傀儡?為何大學生說出自己的心聲就是當另一方的傀儡?這樣的想法讓我想起了馬華一直把在網絡如facebook和論壇上批評他們的平民當成是民聯的槍手。哪裡找來那麼多槍手?

芊芊 said...

大马政坛习惯了裙带朋党利益关系,用人并非选贤任能,上位的不是头头的亲戚就是很会 plp 的, 跟真才实料的人才撤不上关系.有些部长人马说话幼稚低能到不行,不禁让人怀疑就因为是他们没有领导能力,缺乏远见的带领下,大马被邻国远远抛在后头.还有朋党马华民政那些最近常常在报章出现的几个人写的文章,看了真叫人叹息.

因为本身空洞,所以他们怕, 怕那些有料的,尤其是学识丰富,见识广大,思想活跃,能独立思考分析的大学生,因为他们的愚民政策在大学生身上不灵,所以不惜用种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恶法钳制压迫,甚至逼害他们....(这就是伟翔上一次的"人才外流,"麻烦"外流") 国外求才若渴, 大马把人才当 "麻烦",蠢到可以!)

钱能使鬼推磨 (刚好也有人会为了钱财出卖自己灵魂的,所以一拍即合),为了掩饰无能,所以他们请枪手代笔.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也认为那些抨击执政党的都是民联的枪手, 哈, 这些人太可怜了...

正义,真理和民主的号召力是何等强大,又岂是那些酒曩饭袋可以理解的?

外国大学生最新回应 said...

http://newkopitiam.com/forum/viewtopic.php?t=13001

Anonymous said...

hummering de


我是百份百肯定郑先生有批評政府和一些人物,

但是我也肯定他是百份百拍那只鸡的马屁喔,

自从那只鸡访问星洲媒体后,

郑先生对于那只鸡的文章是马屁喔,

没有一点负面和批评。

Anonymous said...

非常同意搂无名上的留言.加我一个.顶你

chaiweiting89 said...

叹,帮不上国内大学生的忙。。
今年的校园选举真黑暗,和我现在待着的城市完全不一样。
继续写更好的文章吧,撑你!

~aNG~伟翔 said...

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多謝你的到訪!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