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unday, 6 February 2011

法西斯中國

北京大學知名教授夏業良遭學生舉報,說他在授課過程中有“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但學院領導表示不知情。與此同時,夏業良教授說,他的人身行動自由最近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限制。

夏業良教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領導找他談話,說有學生反映他“反黨反社會主義”。他解釋說,在講課過程中他談到中國與其他國家在專利發明數量上的差別時,提到台灣,引發了一些誤會。

*因台灣而起的反黨帽子製作過程*

他說:“我當時列舉了很多國家,我說:南韓、以色列、新加坡、台灣、芬蘭、比利時等,我當時想說的是: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但在專利數量上還不如一些小的國家。如果嚴密一點講的話,應該講‘小的國家或者經濟體’,但是由於講課時不是能像唸書那麼準確,加上‘經濟體’這幾個字。但是大家都知道,凡是學者,經常看國際論文的,在很多國際組織公佈的資料裏面,台灣都是被列入國別裏面的,一長串的名單,沒有說台灣是個地區,把它單獨列出來。”

夏業良說,每年有大批中國學者到海外參加國際會議。在國際場合,沒有人公開說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但在討論各種話題時,台灣往往被列入這樣一個名單的行列裏。他說,他從來沒有看到哪位中國學者立馬站起來,抗議這種國際間已經習以為常的把台灣列在國家名單裏的做法。

但在夏業良的課堂上,當時就有兩個人站了起來,打斷了他的授課。他們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夏業良當時停下講課,向這兩個人解釋了一下國際間的通常做法。他說,看來他們對我的回答並不滿意。

*北大90後新生令教授震驚*

夏業良授課的對像是北大一年級新生。他說,當時上的是開放性的大課,去聽課的有400人左右,其中應該有他的270名學生,其餘的都是來自其他院校的大學生,也有看上去3、40歲的中年人。

夏業良教授說,他並不認識當時站起來打斷他講話的是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學生還是外來人員。不過,夏業良說,領導表示是學生反映的情況。他說,這令他非常震驚,因為他在北大講課多年,從來沒有發生過有學生告他講課言論的情況。

夏業良說,能考到北大來的學生都是全國各地所謂的狀元,但這批90後學生從小學到高中的成長求學過程是在巨大的升學壓力下度過的,除了考試,他們沒有時間與精力去學習獨立思考,培養健全的品格與人格。

*中國特色:學生告老師思想有問題*

學生告老師,給老師扣上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革命的大帽子在中國的學校中時有發生。近年來比較轟動的一起發生在上海華東政法大學。該校人文學院的楊師群教授在講課時的言論被某些學生視為是“反革命”。據楊師群本人兩年前發的博文說,學生把他告到上海市教委與上海市公安局。

夏業良教授說,自1949年以來,從57年之前的一系列思想改造運動,57年反右運動,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學生告老師的現象直到現在一直存在。他說,中國大學目前存在一個讓年輕學生充當告密特務的所謂學生資訊員制度。

他說:“學生資訊員,名稱很好聽,實際上就是特務。當然他們不是那種正式發展的特務,只是學校的領導、學生的組織找這些學生,要求他們把同學之間和老師中他們聽到的一些不正常的話,或者違反他們的理念的話要及時上報。這些學生資訊員會得到經濟上的補貼、政治上的信任,將來實習也好、找工作也好都會得到多方面的關照。”

美國之音記者給北京大學經濟學院負責人打電話,詢問是否有學生告夏業良教授“反黨反社會主義”,一位接聽電話的學院領導說,他並不知情。

*數名學者、律師人身行動自由最近受限*

與此同時,夏業良對美國之音說,自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這段時間以來,他感到他的人身自由受到更多的監控管制。

他以11月3日警察找他談話3小時,阻止他去電視臺接受訪談為例說:“比如說上次陽光衛視約我做個訪談,是崔衛平對我進行訪談,談政治體制改革。當時他們知道後就由北大校方給我參加壓力,說我不能參加。後來我就同意了,我說我不談政治體制改革,我去談經濟問題。結果北大校領導倒也沒說什麼,第二天我一齣門,我在我家門口就被三個警察攔住了,不讓我走,非要找我談談。我說,電視臺在等我做節目,你們可以跟我走,但他們非要找我談,一直到5點,跟我談了三個小時。”

此外,夏業良教授說,他在11月6日星期六參加財經傳媒大會時,又遭警方騷擾。參加這次經濟峰會的有中國各個部委的部長級官員和國外的一些官員與學者。 夏業良答應英國一家電視臺的邀請,在開完這個會議就去接受該電視臺的採訪。

夏業良說,有關當局顯然通過監聽電話得知了此事。他們先是通過北大校領導發手機短信阻止他接受英國電視臺採訪,於是夏業良答應校領導不去了。

但夏業良沒想到,警察竟然闖到會場要帶走他:“這個會場由於有很多高官在裏面,會場是有嚴格的保安措施的,沒有牌子是不能進去的,結果這個警察非要闖進去,說闖進去的目的是為了找我,要把我帶走。”

夏業良教授氣憤地說:“我還是一名公民,應當享有公民的權力,但事實上我已經受到人身自由的限制。這種限制人身自由、行動自由的做法毫無法律依據。”

最近以來,人身行動自由受到限制的顯然不僅僅是北大教授夏業良。北京電影學院電影係教授郝建受香港中文大學邀請前去參加一個研討會,他11月8日在北京機場被攔截,禁止出境。維權律師江天勇和李蘇濱準備前往美國參加法學界學術交流活動,但10月30日當他們在機場出境時,也被攔截。

來源:天涯論壇

2 评论 Comments:

~aNG~伟翔 said...

為了避免部落格鬧空窗,轉了這篇文章過來。

其實這方面的文章有太多了,只是剛好看到這一篇,就轉過來了。與大家分享分享。

~aNG~伟翔 said...

原標題為:北大教授夏業良遭舉報“反黨發社會主義”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