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uesday, 18 January 2011

吳建南錯失契機

標題錯失契機,有兩個層面,一個微觀的,一個宏觀的。微觀的是以個人的角度為出發來探討事情,宏觀的則是以國家的角度來探討,而不管微觀宏觀,討論的都是同一件事情,也就是前天鬧得沸沸揚揚的“投訴教堂祈禱聲過響”的事件。

先談微觀。錯失良機體現在寫文章之上。昨天本想寫一篇挺學長吳建南的文章,但沒想到因為昨日過忙想要遲幾個小時寫就永遠失去了寫文章挺建南的這個機會。因為吳建南早已公開道歉,在部長及示威的組織前握手言和(還春風滿面的在巫統黨旗面前舉出食指高呼Satu Malaysia),並“聲稱”自己是分不清Azan(呼喚祈禱)和Kuliah Subuh(早晨講座)之間的差別。對吳建南或示威團體而言,事情早已圓滿解決,當然由不得他人來插嘴。

呼喚祈禱和早晨講座的差別,相信只要有稍加注意的人都能清楚分辨。一者以阿拉伯文傳播,另一者則是以馬來西亞文進行。吳建南身為馬大法律系的畢業生,也是小弟我的學長,而回教法正是所有國立大學法律系當中必修的科目,況且吳建南學長聲稱“長期飽受”回教堂發出的聲量(不管是Azan還是Kuliah Subuh)困擾,如何會連如此基本的差別都辨識不出?

不過,既然建南已經如此聲明,那咱們自然是無話可說,無法追究了。但更讓人困擾的是,即便饒人清夢的不是Azan而是Kuliah Subuh,難道這就突然不重要了嗎?被困擾就是被困擾,對非回教徒而言,呼喚祈禱和早晨講座差別的就只是語言上所用的不同,既然困擾還是存在,怎麼吳建南一聲道歉問題就無影無踪了?這就是我想要講的第二個宏觀的錯失良機。

或許吳建南是為了個人安全而著想,或是以我國族群的團結為出發點,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但問題是,我國何時淪落到如此地步,連理性討論的空間都已消逝無踪?此項課題既已被挑起,當事人也真是深覺自己受到困擾(不管是Azan還是Kuliah),為何就不能通過雙方之間的理性討論來解決問題,尋求一個妥當的解決方案?如今吳建南投訴之後進而道歉,不是等於變相承認自己不應該挑起此課題嗎?

回看另一件同樣性質的事件,檳城19個回教團體聯署要求停止舉辦7月歌台,理由是穿著性感、聲量過高、擾人清夢,這一投訴一開始不也一樣是挑起少數華人社會的極大反彈,認為侵犯了華人的宗教信仰自由(雖然我不認為歌台是華人信仰的組成部分)而鬧得沸沸揚揚嗎?但最後,也不是在雙方開誠佈公的交流以及討論之後,達成共識,事情圓滿解決嗎?

對比兩件事件,吳建南的最後時刻退守,不正是白白錯失了一個探討此課題的絕佳良機嗎?機會一去不復返,隨著吳建南的這一番道歉之後,以後即便再被教堂的聲響給驚醒(吳建南言),那他也只好自己認栽,誰叫自己無端端跑去道歉,讓事情反而變成了是自己的錯誤呢?!

最後,更應該追究的是為何吳建南寫給政府相關部門的投訴信會被公開,進而成為攻擊、騷擾當事人的主要利器?如果信件是從相關部門流出,那才是最可怕的!你可以想像,一個人到警察局去報警被打槍,警方非但沒有去調查解決把匪徒逮捕歸案,還進一步向搶匪通風報信,把報案者的個人資料公佈給搶匪,這樣的事情若真是發生,政府公信何在?

11 评论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article quite sometime . your commentary is just spot on , hope more malaysian will be awake by excellent writing . keep up the good work .

~aNG~伟翔 said...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encouragement! I will work harder on my blog, definitely! Thanks again.

Chong said...

哈哈,这就是卖华的真面目啦,没有JJ的,当然是这样的啦。楼主写了这篇,很多卖华的就假假也跟进写,一点创意也没有,卖华就是卖华。

芊芊 said...

看看马华老大蔡细历吧,在污桶面前软趴趴的,像个废物。

其实他也只硬过两次,一次在情妇面前,一次帮他儿子力争官位。

吴先生真倒霉了,遇到这样的上头,你看老蔡公开撇清关系明摆着说 “ 后果自负,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也许遭受了很大的压力,生命威胁等才出此下策的,加上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支持他,无奈孤立无援,孤军难以抗敌啊!

不过,我挺欣赏他的智慧,他道歉的智慧。说分不清是呼唤祈祷和早晨讲座,就可以把事情摆平了。我两个女儿赞扬说,这个人真的很聪明。。。(这里不能说得太详细,只能慢慢体会)

良禽择木而栖, 贤臣择主而侍,马华这棵朽木。。。唉!

~aNG~伟翔 said...

嗯,老蔡這一番作為,簡直就是揭穿了他那引以為豪的“高調問政”的招牌。事實是,高調問政就是只問巫統同意的政!

這讓我想起了一個關於怕老婆的笑話:

一個出名怕老婆的人被人取笑怕老婆。這位仁兄馬上為自己開脫,說我哪裡怕老婆,家裡所有大事都是由我來決定的!突然,他發現他老婆在旁邊冷眼看著他,因此他馬上接著說,“但是......事情的大小是由我老婆決定的!”

這個怕老婆的男人,不是跟馬華很像嗎?

JuNe said...

缩头乌龟。马大法律系出生的他该懂什么是nuisance吧?为什么马华的人总在勃起的过程中软下来的呢?

~aNG~伟翔 said...

呵呵,學妹,講話還是一樣入骨到位!

不要怪他,Azan和Kuliah都分不清楚,Public Nuisance這種深入的法律名詞當然沒有那麼容易搞清楚咯!

芊芊 said...

哇哈哈哈。。。你真幽默,真的很像!

话说回来,吴这事件也暴露了大马人不团结的弱点,尤其是华人,所以输得很惨,输掉尊严,断送自己应有的权益,真的很惭愧。。。

我想很多人都跟吴有同感,被扰了清梦,但却敢怒不敢言。吴很勇敢,明明知道这是敏感课题,但还敢敢投诉,可惜没有人支持他。连他的老大都急于撇清关系,怕死,为了个人利益,甘愿当个奴才!在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孤立无助,在暴政的肆虐下他投降了,多无奈啊!!缺乏担当和正义感的老蔡根本没有当领导的魄力。

在澳洲,如果有人说错话或类似跟吴的事情发生,很多人,不分政党种族的政治人物和人民都会一同谴责不对的一方,大大的给于正义的支持和声援,,但在大马, 我还没有看到,真是遗憾!比如赵明福事件,民政马华的人其实知道不查死因的皇委会根本无法查出真相,但为了个人利益,竟然昧着良心都像哈巴狗一样随声附和,当应声虫,太窝囊了!

“一根筷子‘容易折断,”一把筷子“坚固得很,我们没有在适当的时候做该做的事情,都错失良机,不只是吴,我们都输在”一根筷子“上。

~aNG~伟翔 said...

嗯,芊芊姐,這就是所謂公民社會的問題了!就像我在文章中所說,大馬何時變得如此墮落?連理性討論、做出投訴的空間都完全沒有?這跟中古時代毫無法制可言的社會有什麼差別?!

芊芊 said...

小兄弟,你的文笔流畅,思路敏捷,以后就麻烦你请多写一些启迪民智的文章,造福人群,先谢过了。 :)

~aNG~伟翔 said...

多謝讚賞,我一定會繼續努力的!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