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uesday, 3 November 2009

草包的進一步草包行動

草包真的就是草包,無話可說。草包了一次還不學乖,現在竟然還更進一步顯示他的草包,難道草包是要告訴全世界“我真的就是草包!”嗎?真是搞不明白!

怎么我會說草包由更進一步顯示自己的草包?看看上一次的“聯署逼宮”事件,草包已經落的個反骨仔、出賣戰友的極度負面形象,但,現在草包卻還不知悔改、不思進取,在社團注冊局公布老蔡為真正的署理總會長并獲得中委會接納后,竟然還賴死不走,大言不慚的說要向社團注冊上訴且會保留與蔡細歷對簿公堂的權力!

草包啊草包,真想問你,你在做任何行動之前,到底有沒有用頭腦想過的?還是你到底有沒有幕僚在背后為你出謀獻策的?怎么連這么爛的招數也用得出來呢?(只能用六個字形容:無所不用其極!)

看看現在,草包不只甩不開“逼宮”的負面形象,如今更進一步為自己套上了“戀棧權位”的形象(也加深了逼宮事件的傷害),這難道不正是如上面所說的“草包進一步顯示草包”嗎?

如果我是草包,或是草包的軍師,我會叫草包在一收到社團注冊局的消息說將恢復老蔡的黨職后,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公告全世界自己愿意掛冠求去,把署理總會長的位子讓回給老蔡,這樣子不只顧全了自己的面子,還能為自己帶來個不戀棧權位,勇于面對現實的好印象,何樂而不為呢?

況且,若是草包真是第一時間讓出署理總會長的位子并回到副總會長,不只面子得以保全,且更為自己占了個進可攻退可守的有力位置!草包退位了之后,可以名正言順,大力為自己造勢說我不是為了權位而反對老翁,我現在是為了馬華全黨的利益,是要鏟除朝令夕改、剛愎自用、朝三暮四、毫無信用及責任感的領袖!!相比于現在為了署理的位子而爭,這不是一個更好的出師表嗎?

另外,草包必須知道,如今大局已定,死抱著署理總會長的職位,對自己有什么好處呢?別說大局已定,署理總會長已經遠離自己而去,就算真的給你保住了署理總會長的名稱,最后還不是一個與總會長交惡的署理?!這樣子至多變成了被開除之前的蔡細歷,這樣毫無權勢,只得個名堂的位子,要來干嘛?!

一個這樣子的雞肋,草包卻還要死抱著不放,更把臉皮都拉下來死搶硬留,賴著不走……眼界也未免太小太短淺了吧?!唉…只能說爛泥還真的是扶不上墻的!

(讀書讀到一半,忍不住還是寫了這一篇文章@.@"")

*此文章亦刊登于自由当今大马,标题改为“草包的荒谬行动”。

27 评论 Comments:

Kg Folk said...

Good article.
他已昏了头!

圣经里好像有一句话 - 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aNG~伟翔 said...

呵呵,我看他不是暈了頭...
只是沒有那個能力罷了...

Han said...

完全认同小翔的分析,早早把位子还给老蔡还得保名声甚至官位!现在我看不需等到下次内阁改组廖不来就要提前挂冠求去了!

~aNG~伟翔 said...

哈哈,漢兄,這就叫英雄所見略同!

所以我懷疑他到底有沒有一個幕僚團隊在背后給予意見的...

Han said...

并不是每个阿斗都那么好命有诸葛孔明帮他运筹帷幄!桐油埕始终还是装桐油的,认命吧廖不来。草包又岂会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命格呢!

~aNG~伟翔 said...

漢兄用阿斗與諸葛亮的比喻真是貼切....

Han said...

说错了,因该是草包又岂会有九五之尊的命格呢!

Kenny said...

好文章,廖中萊应该请博主你去当幕僚的!

~aNG~伟翔 said...

漢兄,我還是覺得阿斗的例子最貼切哦!
你看阿斗這個草包不是坐上皇帝的位子了嗎?!

kenny,你太抬舉我了吧!

Han said...

阿斗完全是靠父荫!再加上他原本就是个老实人,不会没料还学人去逼宫!我看自宫比较适合廖xx,哈哈哈。

~aNG~伟翔 said...

有道理,最后好好一個蜀國還是亡在了他的手里!

姜維等人還在前線為蜀國抗戰,這個阿斗就急不及待的束手待斃,投降了曹軍!

如果阿廖坐上總會長的位子,會不會歷史重演?
(誰是“曹軍”就不用明說了吧?!)

Han said...

这次的事件说明了马华的大佬们全都是窝里凶的华社败类、汉奸!有种就以这种态度面对污桶!

~aNG~伟翔 said...

還是回到一句:內斗內行,外斗外行!

Anonymous said...

你太不了解老翁了。
中委会没开就开除四位中委的党职,下一届还剩下什么呢?
逼宫是老翁硬套在小廖的头上的,他当然要拼一拼,不然这只死猫会让他下一届的仗还没开始打就输了。

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
你把政治看得太简单了。

~aNG~伟翔 said...

無名,

逼宮是老翁套的,不是說說就可以。你可以說是老翁套的,老翁的人也可以說是草包插的刀,誰對誰錯?還是回到事實吧。你可以說是老翁套的,老翁的人也可以說是草包插的刀,誰對誰錯?還是回到事實吧。我至少寫了三篇關于廖草包有沒有逼宮的文章,麻煩你去看一看。

第二,那四名中委真的有那么重要?沒有他們中委會就倒了?!別忘了,那是委任的中委,不是選出來的。委任中委本來就是總會長的權力,何錯只有?如果你那么討厭總會長重新委任,修改黨章更好(這點我是支持的,總會長不能委任太多中委)。

況且,若是總會長鐵腕,有人走的,就說馬華會倒的話,那馬華在50年前就應該倒了。馬華那一次黨爭沒有人離隊?沒有人被總會長革除?

第三,小弟我一向來沒說我有什么高見,小弟我只是單純地把我的想法寫在我的部落格上。如果無名您有什么高見,隨時可以過來分享指正小弟,絕對歡迎。

最后,我想說我還是廖草包就是廖草包。看來你是不同意的。若你想要討論這點,也是無任歡迎的。

玉刚 said...

浏览了那么多平台,我最喜欢来这里了
因为这里可以自由发挥
不像其他博克,要嘛讲大道理,要嘛马后炮,要嘛就只是收集内幕,哈哈

这几天,我把自己设身处地,站在草包的立场设想换了是我会怎么做?

政党政治是近代一个伟大的发明
它取代了古时候刀光剑影的战场
让人类得以不用付出鲜血和生命争夺权力
但是其本质还是一样
从政者都必须当机立断,只有保住实力性命才能笑到最后

只争当下是必然的

换了我是草包?不是我不想退回去
而是事情到这个地步,已经不能再挽救了

试想一下,你已经在一个暴君面前露出了反叛的意图,而那个暴君又掌握了无上的权力,请问你认为你是否还可以安枕无忧卧薪尝胆?或者那个暴君还会给你时间慢慢运筹帷幄,再一次酝酿叛变?

我倒认为,草包已经走上九死一生之路,而唯一的出路,就是在大局尚未真正稳定之前,拼死一博
不然,当暴君重新稳定局势的时候,草包会死得更惨

绝不能坐以待毙,束手待擒啊

伟翔兄认为草包应该退一步海阔天空,可能是因为你不清楚暴君被党章赋予至高无上的权力

事实上,草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得好退了
而我还是坚持一点,草包还有一张皇牌,就是引清兵入关
因为我还是认为,比起骄桀不逊的暴君
巫统大帝更喜欢乖乖听话的小狗

~aNG~伟翔 said...

玉刚兄:

您说的也是有道理,其实现在就只剩下了两条路给草包:1)先韬光养晦隐藏实力等待下一次出击,2)现在趁乱局时showhand,不成功便成仁。

不过我还是认为草包应该先韬光养晦,学之前的蔡细历,默默做副总(蔡细历是署理),等时间来了才一举出击。毕竟下载翁蔡一下够的上当接班人的没有几个,2011年还怕没有出头天吗??

而且我认为更重要的是,现在草包出击必然是徒劳无功,因为一下几个原因:

1)大局已定,社团注册局及中委会已经接纳蔡细历。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已经说社团注册的决定是final,没有上诉的空间。

2)与总会长不咬旋的署理只不过是个鸡肋,没有必要打生打死去抢(蔡细历就是明鉴)。

3)韬光养晦未必是九死一生。他是票选副总会长,翁总并不能贸然开除他。即便是撤掉草包的官职及党职(联委会主席等),他可以学蔡细历塑造悲情的形象,继续制造舆论攻击总会长滥权,学蔡细历的手法,这样更能得到支持力量。

4)“清兵”已经摆明不要草包而要翁蔡了。引清兵入关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

5)还没有摆脱逼宫的形象,现在再加深逼宫的形象(因为死赖着位子不走,容易本人攻击恋栈权位)。

6)开特大是孤注一掷,若是不到3分一的代表出席,就等于是拿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为自己判了死刑。而且即便50%的人来,当权派也可以宣告无效,开特大只不过是聊以自慰的举动(当权有很多理由可以攻击特大,例如说出席的不是代表等等,大把理由可以合理化特大无效,即便真的是有超过三分一的合法代表出席,PPP的大会就是一例)。

*多谢玉刚兄的对小弟部落格的推荐。小弟的原则就是绝对不删除控制任何部落格的留言言论,小弟相信无理攻击绝对不会取信于人,那又何必劳烦去删除呢?

~aNG~伟翔 said...

7)上法庭挑战不过是为自己丢脸吧了,法庭有多大机会会检讨社团注册局的决定?差不多等于0!

*ps:忘了说,跟玉刚兄您一起讨论也是一大乐事。不会转弯抹角,也不会隐隐藏藏,故作高明,而是直接提出点对点的讨论!我深信只有这样才能讨论出一个结果!

Anonymous said...

haiz...............
你不是單純地把你的想法寫在部落格上,
你是想法很单纯。

有没有逼宫?你的看法和我不同,一个政治人物被人反叛是会得同情票,不过也是自报其短。

为何小廖是草包?说了一大堆就因为他没成功,
成功后你就不会说他草包了。

老翁是不是草包?因为有铁腕在手上,所以不那么草了。没上到老总前,也是草包吗?
为何不写一篇老翁是草包的文章?

我又没说四个中委很重要。是从这里可看到老翁的野蛮。学校开除你也要理由吧?

~aNG~伟翔 said...

无名。

嗯,可能我的想法真的单纯,但烦请您指出来,不要摸棱两可,这样是没有营养的。完全没有讨论的余地哦!还是您只是要单纯攻击地小弟?那你的动机可不单纯了。(你说我单纯可不会让你说的成立或变成事实哦~)

为什么被反叛、被出卖、被背后插刀是自曝其短?那袁崇焕是自曝其短?!照你说法,这个社会不应该有信任两个字了,因为有信任才会有背叛。

为何小廖是草包?证明你根本没有看我的部落格,随便为了护而护。去这里看看吧,之前已经完完整整的说明在这篇文章了:

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19.html

另外,小弟我不是廖中萊失败了才批评他,他还在安安稳稳,就有机会上位时,尚未跟翁诗杰决裂的时候我就已经批评他(也批评翁诗杰),详情请看无能的卫生部长这一篇文章。

老翁是不是草包?我不认为翁总是草包,至少跟廖草包比没那么草包。不过翁总也不适宜当领导人,除非他改变性格。这一点是小弟我一直强调的。若你有看我部落格,会发现小弟我攻击翁诗杰的火力比批评廖中萊还大,详情请看这里(不要盲目为了维护而维护哦,这样是不好的):

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19.html

草包就是草包,不会因为成功了就变成不是草包。阿斗当上皇帝了结果还是一片烂泥。廖草包当上马青团长结果也不是碌碌无为!要知道一个人成功与否跟有没有实力并没有直接关系!

学校开除学生当然要有理由,因为学生是靠自己实力进入大学,有给学费的。但是那四个受委中委是靠自己实力吗?对不起,是总会长委任。既然是总会长委任,不管在法理,情理上,总会长都有权撤除,就像校长委任秘书,他可以随时撤换秘书一样。明白?不要脸类比都用错了。

有一个道理是:名不正,则言不顺。既然进入中委会是靠别人委任,那现在被别人撤除职位了又有什么好怨言的呢?

如果翁总撤除票选中委的中委职(事实上他根本做不到),那我绝对第一个站出来说他有一次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对比一下,开除蔡细历时才真的叫野蛮吧?当时廖草包说了什么?那些支持他的中委怎么又不出声?别忘了蔡细历是票选的哦!)

无名,还请你看清楚才回复,不要贻笑大方了。

Kenny said...

Anonymous,你plp也做的太出面了吧?那个草包给你什么好处?

珽凯 said...

朋友似乎有枪手看到你的批评,引起的反应,跳出来护主,但却没有对你的论点做反驳。可能原因:
1)草包没有什么东西体现自己不是草包的论据
2)我相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需明言)。

~aNG~伟翔 said...

Kenny:

是不是plp不需要指出來,讀者看了自然會自行做出分析!

侹愷:

哈哈,是不是物以類聚我不是很肯定,不過從現實來看,草包身后確實沒有聰明的軍事,這點應該是肯定的吧!

Anonymous said...

哈哈哈!
我几时PLP了?
小廖如果是我的主人那我就叫他廖大哥了。
各位请不用猜测任何动机,我始终是站中间的。我也是无党无派。
小廖是做得不好,不过对我来说还算及格,不算草包。
如果还是要说是草包的话,我个人认为是你太严格了。
既然是草包就草包吧!不过看来马华历届的总会长或领导层也全部是草包哦?嘻嘻!

小廖有没有逼宫?你叫我回到现实?其实现实是什么?
你所知道的也是媒体所报道的。
可是中委会到底发生什么事呢?
老翁就是要大开杀戒,所以廖派全反了。

委任中委到底是不是名正言顺我就留给大家自己去看。
我一直想强调的是老翁会很很的大开杀戒。
到时廖派就什么也不剩了,所以(你所谓的草包)一定要继续他的(你所谓的草包行动)。他没回头路了。
委任中委也不是很重要?那么老翁开除他们干吗?(留给大家去思考)
老蔡的儿子进去干吗?

p/s用了无名两回,我是K K Lim. 我没Gmail 不好意思。

p/s 题外话:老翁引狼入室,就算让他过这一关,下一节也没他的份了。
马华有十五个国会议员,十个站在廖派,胜算还是有的。

~aNG~伟翔 said...

Lim兄:

討論有立場是很正常的,有立場不代表plp,我不認為你在plp。讓我們繼續討論吧。

Lim兄的第一段還是在討論廖中萊是不是草包。當然,Lim兄可以認為他不是草包,小弟我也可以認為他是草包,而小弟我認為廖中萊是草包的原因也已經寫在我之前的幾篇文章里,lim兄可以反駁我那里的點,或是自己列出廖中萊的英明舉動。

廖中萊軟弱的個性、優柔寡斷的性格、做事沒有魄力、行事沒有決斷、應變不夠迅速,這些都是他性格上使他草包的原因,而他草包所做出來的草包事,我已經說的夠多了,在此不贅。(以上的缺點,魏家祥反而沒有,雖然我也不是很喜歡魏家祥,不過這點我不能否認)

而LIm兄說歷屆總會長也是草包?或許是,但請給出你說的原因。小弟我一直強調討論必須要有論點的交鋒,才是真正有效益的討論,不然就只會淪為謾罵或是喊話,一點營養也沒有。

2)是的,草包真的沒有回頭路,這點我同意。但是是誰造成草包栽進這個死胡同的?是草包自己。我已經很清楚的說過,廖中萊只是有4個可以獲的最后勝利的契機,而且當時他還是占有優勢的,可是結果都一一把他搞砸,這些就是草包舉動的具體體現。

草包搞砸契機的舉動是:1)中委會前接見中委簽聯署信;2)與老翁在中委會后撕破臉卻不敢大義凜然的站出來要求老翁下臺;3)自己的人馬要求解散中委會時,自己卻躲在后頭不敢出來登高一呼;4)要求解散中委會的一開始卻不敢率領支持者一同辭職。

接下來的論點,我已經反駁很多次了。Lim兄要當看不到也沒辦法(我重覆一下::翁總委任中委時也沒告訴大家為什么他會委任這些人,為什么現在開除反而需要?委任及撤除委任本來就是會長的權力,不管在法理情理上翁總都能夠這樣做。)

老翁是引狼入室,不過他是在毫無退路的情況下引的,所以還是有一點點的得著(前門拒虎,后門入狼)。像我上上一篇文章《馬華諸公的得與失》(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23.html)里說的,這一次黨爭,得益最大的順序是:老蔡、老翁、小廖、馬華中央代表(為何我這么說,勞煩LIm兄移步過去看看)。

*ps:lim兄其實可以不用“無名”來發回復,可以選第三項,打上自己的名字及email,過后就會顯示出來了!

ronanloh said...

good blogger i have ever read.....

Good reading material everyday....



Keep it up Mr.ANG!

~aNG~伟翔 said...

Thanks Ronan...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