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Wednesday, 11 November 2009

蔡细历的政治手腕

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左图)今日挑战副总会长廖中莱清楚表态,究竟是要当总会长还是署理。蔡细历更放话表示,若廖中莱想要出任署理职,他愿意为了消弭马华党争,不惜牺牲小我,辞职拱手相让。

“请清楚告诉我,我廖中莱要你的位子。这样我就愿意让出来。”这是蔡细历说的。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蔡细历的政治手腕有多高明,廖中萊廖草包与之相比,相差何止以道里计。

之前我在“草包的荒谬举动”这一篇文章就说,草包应该一开始在获悉蔡细历将回锅时,就应该义无反顾的辞去署理总会长的职位,这样对一个既定已经不属于他的职位,可说是最完美的应对方法,不只走得潇洒,而且还可以为自己图个不恋栈权位的好名。

釜底抽薪 反客为主

可惜,草包之所以为草包,正是因为总是在对的时机,做出错的事情。草包根本就不敢做出这种釜底抽薪的“激烈”举动。草包就只会慢慢等好运,慢慢等机会落到自己的头上,而且还是要那种完全没有人会抢的机会才敢出动,才会成功(看看廖中萊在马青甚至是到署理总会长,都是不劳而获不就知道了?而当需要自己出手来争总会长时,看吧,马上就处于劣势了)!
对比之下,蔡细历可就高明多了!看吧,当最近出现越来越多关于社团注册局到底有没有恢复蔡细历党职及越来越多呼声,呼吁讨论中委会应不应该让蔡细历回锅拿回署理的位子时,蔡细历在事情还没有演变至对自己完全不利的时候就马上出手手,拿回主动权(对比与廖中萊(右图)被迫让出职位,其实现在蔡细历还处于很舒适的位子)!

廖中莱要当总会长

看吧,釜底抽薪草包不敢用,蔡细历却运用得出神入化,如今蔡细历说愿意辞职,让出署理职位以求马华团结,这样伟大的目的,谁敢质疑?谁又甘冒大不韪而站出来说老蔡你走吧,我要署理总会长的位子?蔡细历这一招,让自己占据了个进可攻(牢固署理的位子),退可守(即便真的辞职也能获取个为党不为权的好名声)的位子,蔡细历,这一招真是出的太出神入化!在政治上浸淫几十年的功力,确实是这些小辈所学不来的!

草包,蔡细历已经大声宣布他愿意让出署理职给你,并要求你不要继续保持暧昧的立场,清楚表态究竟是要总会长还是署理职。草包,你敢正面回应吗?

*题外话:蔡细历也一并揭露了廖中莱曾在双十特大后与他三度会面,而廖中萊也已经承认这一点。蔡细历更进一步指出指出,廖中莱曾经在一次的会面上要求蔡细历支持他出任总会长。现在,还有谁相信廖中萊在双十特大后没有对翁诗杰插刀?连敌对阵营的老大都见了以寻求支持出任总会长,廖草包,这次你百口莫辩了把!

**这是我小弟我在当今自由大马的最新文章,刚于一个小时前写完!多谢当今自由大马的编辑,一字未改我的文章!

15 评论 Comments:

悦拿丹~照 said...

好一个蔡细历,阿中哥可落得个不忠之名。

Bai said...

姜还是老的辣!老蔡这一手攻守兼资实在是太漂亮了,真有你的。

珽凯 said...

哈哈。。
一看到当今大马的报道,我就想到老蔡这招够绝,他不愧为打太极的高手。
太极讲求的是把问题退回去给制造问题的人,高明的打法是不管对手怎么推,都是输家。
面对一样强的太极高手,最多求个自保。。
但是草包应该很难。。
现在草包不管选署理还是总会长都会被扣上恋权的帽子。但是不选有凸显自己的鼠辈心理成不了大器,民心也会再丧失,另外还会被当权派扣上最大顶的帽子,破坏党团结的罪魁祸首。
除非草包有更正义的做法与讲法,不然这下会把他逼到尽头。

珽凯 said...

修改:
面对一样强的太极推手,对方只能求自保。。
但草包不是很会推,应该很难。。

Kenn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Kenny said...

呵呵,廖中萊不敢做的,老蔡却敢敢开记者会做了,廖中萊还不“暗捶”??草包就是草包。或许老蔡是看了你的部落格获得的灵感也说不定哦!不过看了的人没有像老蔡那样的政治智慧也是没有用啦...草包看了就只能暗捶咯!哈哈!

~aNG~伟翔 said...

草包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坚持要召开特大,说党职不是能够私相授受的,一定要通过中央代表!

但是,蔡细历气势上已经赢了,而且为自己塑造了好名声。
而且蔡细历也可以进一步逼问,那如果重选中委会,你要打什么职位??

珽凯 said...

所以老蔡这一招,对强的对手最多只可以打到自保(还要讲到很正义配合一定的举动),但是弱的像草包就会被逼到墙角。。怎样推都是死。。
暂时想到的是坚持特大与辞职后选择离开,然后让廖派的领袖挽留(这幕很像很熟)

~aNG~伟翔 said...

侹恺,你想太多了。

廖中萊如果真的上演辞职挽留这招,那他就不是草包,是脑袋里连草都没有,空空如也的白痴。

他辞职,只会是死路一条。辞职挽留戏码,只有在党内众望所归,实力雄厚,很多人支持的领袖才能够做到(比如当时的林良实),廖中萊连1/3的支持度都不懂有没有,你要他辞职?不要开玩笑啦!

[另外,这一招也太旧了。而且翁总之前大义凛然的说“不要做戏挽留我,我不是这样的人”,如果廖中萊还做,不是正中翁诗杰讲的“那样的人”咯!]

珽凯 said...

所以我才讲廖派领袖留他咯~
哈哈,我哪里敢讲很多人留他?
再来,如果可以得到他要的,草包哪里会介意做老翁所谓的这种人?

还有做么我的名你一直放错?

珽凯 said...

你说对了一半,老蔡进一步但是是以退为进,逼草包不要竞选,但是是草包先开口讲党职不重要。这一着上老蔡看准草包恋权,死都不会放这点,来下的一步棋。就算草包真的拼过,老蔡还可以做到垂帘听政,因为他已经把儿子和自家人送入中委会。
这样草包拼过不竞选就一无所有,老蔡还有子万事足。草包不拼不出声,特大的召开再受影响,毕竟这样凸显了他更多的恋权的证据,以及他的无能。老蔡还是处于不败的余地。

~aNG~伟翔 said...

珽凯,

google拼音有记忆功能,打错一次就会一直打错了...

所以我说,只有自己人挽留,只会弄巧成拙,更被人笑.被挽留戏码只有林良实时代的林良实才能完美使出.

其他今天的最新发展,无可置疑,老蔡又赢了一城.廖中萊的不为权位论又是不经大脑就做的一个绝佳例子.

keykok said...

姜还是老的辣......

相信明天会更好 said...

廖草包也真是太差水了。

~aNG~伟翔 said...

漢坤兄,不差水就不叫草包了咯!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