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討論:草包是不是草包?

上一篇文章“草包的進一步草包行動”,引起極大的回響,集思廣益引來了許多朋友的寶貴意見,更進一步探討了廖中萊的動向及選擇等問題。為了不讓這些寶貴的意見及討論付諸東流,且能夠讓更多人有機會看到,小弟我決定把里邊重要的討論移過來這篇文章(希望玉剛及無名氏不會見怪),有后續發展將會持續更新(想看討論全文可按這里):

Anonymous said...

你太不了解老翁了。
中委会没开就开除四位中委的党职,下一届还剩下什么呢?
逼宫是老翁硬套在小廖的头上的,他当然要拼一拼,不然这只死猫会让他下一届的仗还没开始打就输了。

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
你把政治看得太简单了。

06 November 2009 20:13

~aNG~伟翔 said...

無名,

逼宮是老翁套的,不是說說就可以。你可以說是老翁套的,老翁的人也可以說是草包插的刀,誰對誰錯?還是回到事實吧。我至少寫了三篇關于廖草包有沒有逼宮的文章,麻煩你去看一看。

第二,那四名中委真的有那么重要?沒有他們中委會就倒了?!別忘了,那是委任的中委,不是選出來的。委任中委本來就是總會長的權力,何錯只有?如果你那么討厭總會長重新委任,修改黨章更好(這點我是支持的,總會長不能委任太多中委)。

況且,若是總會長鐵腕,有人走就說馬華會倒的話,那馬華在50年前就應該倒了。馬華那一次黨爭沒有人離隊?沒有人被總會長革除?

第三,小弟我一向來沒說我有什么高見,小弟我只是單純地把我的想法寫在我的部落格上。如果無名您有什么高見,隨時可以過來分享指正小弟,絕對歡迎。

最后,我想說我還是認為廖草包就是廖草包。看來你是不同意的。若你想要討論這點,也是無任歡迎的。

06 November 2009 20:31

玉刚 said...

浏览了那么多平台,我最喜欢来这里了
因为这里可以自由发挥
不像其他博克,要嘛讲大道理,要嘛马后炮,要嘛就只是收集内幕,哈哈

这几天,我把自己设身处地,站在草包的立场设想换了是我会怎么做?

政党政治是近代一个伟大的发明
它取代了古时候刀光剑影的战场
让人类得以不用付出鲜血和生命争夺权力
但是其本质还是一样
从政者都必须当机立断,只有保住实力性命才能笑到最后

只争当下是必然的

换了我是草包?不是我不想退回去
而是事情到这个地步,已经不能再挽救了

试想一下,你已经在一个暴君面前露出了反叛的意图,而那个暴君又掌握了无上的权力,请问你认为你是否还可以安枕无忧卧薪尝胆?或者那个暴君还会给你时间慢慢运筹帷幄,再一次酝酿叛变?

我倒认为,草包已经走上九死一生之路,而唯一的出路,就是在大局尚未真正稳定之前,拼死一博
不然,当暴君重新稳定局势的时候,草包会死得更惨

绝不能坐以待毙,束手待擒啊

伟翔兄认为草包应该退一步海阔天空,可能是因为你不清楚暴君被党章赋予至高无上的权力

事实上,草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得好退了
而我还是坚持一点,草包还有一张皇牌,就是引清兵入关
因为我还是认为,比起骄桀不逊的暴君
巫统大帝更喜欢乖乖听话的小狗

07 November 2009 06:58

~aNG~伟翔 said...

玉刚兄:

您说的也是有道理,其实现在就只剩下了两条路给草包:1)先韬光养晦隐藏实力等待下一次出击,2)现在趁乱局时showhand,不成功便成仁。

不过我还是认为草包应该先韬光养晦,学之前的蔡细历,默默做副总(蔡细历是署理),等时间来了才一举出击。毕竟翁蔡以下,能夠够當上接班人的没有几个,2011年的當選草包还怕没有出头天吗??

而且我认为更重要的是,现在草包出击必然是徒劳无功,因为一下几个原因:

1)大局已定,社团注册局及中委会已经接纳蔡细历。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已经说社团注册的决定是final,没有上诉的空间。

2)与总会长不咬旋的署理只不过是个鸡肋,没有必要打生打死去抢(蔡细历就是明鉴)。

3)韬光养晦未必是九死一生。他是票选副总会长,翁总并不能贸然开除他。即便是撤掉草包的官职及党职(联委会主席等),他可以学蔡细历塑造悲情的形象,继续制造舆论攻击总会长滥权,学蔡细历的手法,这样更能得到支持力量。

4)“清兵”已经摆明不要草包而要翁蔡了。引清兵入关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

5)还没有摆脱逼宫的形象,现在再加深逼宫的形象(因为死赖着位子不走,容易本人攻击恋栈权位)。

6)开特大是孤注一掷,若是不到3分一的代表出席,就等于是拿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为自己判了死刑。而且即便50%的人来,当权派也可以宣告无效,开特大只不过是聊以自慰的举动(当权有很多理由可以攻击特大,例如说出席的不是代表等等,大把理由可以合理化特大无效,即便真的是有超过三分一的合法代表出席,PPP的大会就是一例)。

*多谢玉刚兄的对小弟部落格的推荐。小弟的原则就是绝对不删除控制任何部落格的留言言论,小弟相信无理攻击绝对不会取信于人,那又何必劳烦去删除呢?

07 November 2009 12:38

~aNG~伟翔 said...

7)上法庭挑战不过是为自己丢脸吧了,法庭有多大机会会检讨社团注册局的决定?差不多等于0!

*ps:忘了说,跟玉刚兄您一起讨论也是一大乐事。不会转弯抹角,也不会隐隐藏藏,故作高明,而是直接提出点对点的讨论!我深信只有这样才能讨论出一个结果!

07 November 2009 12:45

Anonymous said...

haiz...............
你不是單純地把你的想法寫在部落格上,
你是想法很单纯。

有没有逼宫?你的看法和我不同,一个政治人物被人反叛是会得同情票,不过也是自报其短。

为何小廖是草包?说了一大堆就因为他没成功,
成功后你就不会说他草包了。

老翁是不是草包?因为有铁腕在手上,所以不那么草了。没上到老总前,也是草包吗?
为何不写一篇老翁是草包的文章?

我又没说四个中委很重要。是从这里可看到老翁的野蛮。学校开除你也要理由吧?

07 November 2009 12:50

~aNG~伟翔 said...

无名。

嗯,可能我的想法真的单纯,但烦请您指出来,不要摸棱两可,这样是没有营养的。完全没有讨论的余地哦!还是您只是要单纯攻击地小弟?那你的动机可不单纯了。(你说我单纯可不会让你说的成立或变成事实哦~)

为什么被反叛、被出卖、被背后插刀是自曝其短?那袁崇焕是自曝其短?!照你说法,这个社会不应该有信任两个字了,因为有信任才会有背叛。

为何小廖是草包?证明你根本没有看我的部落格,随便为了护而护。去这里看看吧,之前已经完完整整的说明在这篇文章了:

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19.html

另外,小弟我不是廖中萊失败了才批评他,他还在安安稳稳,最有机会上位时,且尚未跟翁诗杰决裂的时候我就已经批评他(也批评翁诗杰),详情请看无能的卫生部长这一篇文章。

老翁是不是草包?我不认为翁总是草包,至少跟廖草包比没那么草包。不过翁总也不适宜当领导人,除非他改变性格。这一点是小弟我一直强调的。若你有看我部落格,会发现小弟我攻击翁诗杰的火力比批评廖中萊还大,详情请看这里(不要盲目为了维护而维护哦,这样是不好的):

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19.html

草包就是草包,不会因为成功了就变成不是草包。阿斗当上皇帝了结果还是一片烂泥。廖草包当上马青团长结果也不是碌碌无为!要知道一个人成功与否跟有没有实力并没有直接关系!

学校开除学生当然要有理由,因为学生是靠自己实力进入大学,有给学费的。但是那四个受委中委是靠自己实力吗?对不起,是总会长委任。既然是总会长委任,不管在法理,情理上,总会长都有权撤除,就像校长委任秘书,他可以随时撤换秘书一样。明白?不要脸类比都用错了。

有一个道理是:名不正,则言不顺。既然进入中委会是靠别人委任,那现在被别人撤除职位了又有什么好怨言的呢?

如果翁总撤除票选中委的中委职(事实上他根本做不到),那我绝对第一个站出来说他有一次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对比一下,开除蔡细历时才真的叫野蛮吧?当时廖草包说了什么?那些支持他的中委怎么又不出声?别忘了蔡细历是票选的哦!)

无名,还请你看清楚才回复,不要贻笑四方了。

07 November 2009 13:06

11 评论 Comments:

Kg Folk said...

Anonymous,

如说廖派不是以官或党位为重,谁会相信?看看那四位被委任的中委在今天中午所招开的记者会,已是一叶知秋了!!!

其实,伟翔和我从来都没有喜欢翁蔡,可是被委任的人,不支持有权力委任他们的人,这在道理上是说不过去的!由其是大选输了,依靠他走后门当上副部长的人,更不可做反骨仔!!!

玉刚 said...

1,2,3)
老实说,韬光养晦隐藏实力对草包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务。盖因草包的实力已经见底了。

草包的处境和老蔡大不相同,当初师出无名,导致叛将的帽子被扣下来,现在可没有资格塑造悲情。而且时间拖得越长,对草包越不利,再拖拖拉拉,身边的大将肯定会被暴君动用党章一一给砍下马。

3分天下,老蔡牢牢掌控半壁江山,暴君则握着党章,掌握下棋的主动权。草包呢?团队内的大将没有一个拥有雄厚的基层势力,包括草包自己,连区会主席都不曾担任。

魏胖子和周阿姨的州委会主席一职肯定被没收。草包或许还可以逃回彭亨寻找师傅顶爷林求助。这支叛军,可说将多兵少,但是最糟糕的就是粮草告急,或许残余的元老势力可以帮补。

4)清兵皇太极说过一句话,党争解决了一半,这句话很值得玩味。毕竟江湖传闻,暴君也有另起炉灶的异心...

5)这是一支叛军,形象鲜明,都没差了,问题只在于暴君选择什么时候下手收复失地而已。也因为这个形象,时间越长对叛军越不利。

6)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最近古龙哲学实在盛行。相信叛军也是这么想,趁皇位未稳,发动最后一击,直捣黄龙,配合党内残余势力,不满被暴君摆弄的中央代表们,或许有一线生机,富贵险中求嘛。
如果真有50%的出席率(意味着还有一半人马不服),至少可以暂时镇住暴君。

7)这应该是烟幕,虚虚实实,大家都在出招。

玉刚 said...

我们应该感谢马华这一次不辞劳苦上演这么一出赤裸裸的党争,提供我们训练平台

锻炼我们的见地和判断能力。

大家就事论事,交换心得罢了嘛,何必动怒呢

~aNG~伟翔 said...

玉剛說的好,就是論事,根本無需動怒,重要的是論點上的討論,不然就只能淪為謾罵了!

繼續討論:

1)2)這兩點是說明大局已定,應該沒有什么爭議,草包只剩兩條路可走。一為韜光養晦,二為孤注一擲。

3)草包可不是師出無名的。翁總失信于天下,不受黨員接受等等都是草包的出師表(雖然他自己也失信了)。而且不要忘了,現在有一個議論一直在努力被塑造起來(成功與否是另當別論),那就是其實是老翁出賣老廖,為了權位紫砍大將,以便能繼續當總會長!

其實玉剛有點看偏了,我說草包要韜光養晦,其實現在已經不能了,所以我才會在我“草包的進一步草包行動”這一篇文章里說他應該一開始接收到蔡細歷復職的消息時就瀟灑的掛冠求去。

現在事情已經走到這個地步,話已經說滿了,臉皮也已經丟了,當然由不得草包再來走回頭路去韜光養晦。正如玉剛你所說,現在這樣的地步,若是他選擇退縮,那就不是韜光養晦,而是臨陣脫逃,貽笑四方,翁總肯定在后面笑哈哈啊!所以草包才是草包,把自己逼進了死胡同里!

若是一開始草包瀟灑求去,不戀棧權位的形象就可以被塑造起來。別忘了,星洲的主流報章是一直在為他涂脂抹粉,要塑造其形象來簡直是簡單不過!

況且若草包擺出了退步的姿態(一開始就不爭署理)翁總若是還提起大刀,把草包的手下殺個清光,難道不會引起公憤嗎?”大團結“這三個字是老翁建立起來的,若是別人退步了,老翁還趕盡殺絕,這樣絕對是為自己掘墳墓啊!到時草包要走老蔡的路籠絡人心就易如反掌了(草包:”是翁總暴君嘛,我們要團結他都不要!“)

4)”黨爭解決了一半“,這句話我是真的沒聽過。還請玉剛解釋一下。不過巫統的態度現在確實是很明顯偏幫翁蔡的,草包如何還有本錢引清兵入關呢?清兵早已通過另一種手段入關了。

5)就像我在3)所說的,叛軍的形象會鮮明,是因為一開始走錯。當然無可爭議的是,草包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現在臨崖勒馬只會讓自己輸得更慘!

6)還是那一句,草包要爭取1/3的人出席都有困難(像玉剛你所說,基層薄弱,且巫統態度已經表明了),現在自己是草包自己把頭擱在麻繩上,怪不了人。

另外,即便他們真的有50%真正的中央代表出席,在當權派不配合的情況下,可以至少有100種方法說這些是假的中央代表,其實只有不到1/10是真正的代表,這樣的手法,在國陣內出現過太多太多次了。(這是無可避免的,因為鑒定特大的權力握在當權派的手上~)

7)丟要上法庭這個煙幕出來,根本就是個笑話,做之前沒有經過大腦的一個鐵證。

總結一句,草包現在已經是毫無退路,只好硬著頭皮向前沖了!不過這一點是我們正常人的想法.....怕就怕草包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實力雄厚,半路突然取消特大接受老翁的招安....若是真是如此,小弟我敢斷言,廖中萊絕對毫無翻身之日!

珽凯 said...

走到这一步,廖派也只有靠28日特大放手一搏。但出席人数有没有过半还是未知数。特大内容要求主要的无非是中委重选。既然都要“赛浪”,廖派领袖干脆直接辞职纵然没有三份二中委总辞,也有16委。营造“以党的利益”而要求重选,反而更能引起共鸣。毕竟双十特大第一和第三项结果是要蕹菜齐走人。老翁形象在这轮党争中也跌了不少,加上廖派才保有大约50%,而老蔡虽用党章要求三份二,及社团注册局来保着署理的位子。但别忘了他说的是第二项通过。如果真的有过半的中委要求他复职,那么结果应该是第二与第三项一致的。如果不是,那么说明没有达到一半的中委要他复职。这次老蔡用第二项特大议程通过为由,相信也会引起一定的不满。或许还可能冲击28日特大.

但是,走到这步相信廖草包未必放手一搏。魏小胖更不可能,毕竟成与败不关己事,自己还握有马青总团长。周阿姨似乎也不会,与魏小胖同理。所以两大巨头充其量只会不断抨击,放冷箭,如此而已。结果如何,只有廖化自己承担。

~aNG~伟翔 said...

侹恺,

看你的回复很乱,有些地方你写错了,现在剩下逼宫派只剩下12位中委了。还有开特大只要1/3代表出席就算合法,另外,是中央代表,不是中委在特大投票~(看到我蒙查查,看第二次才懂@.@"")

不过你说的是对的。魏家祥是既得利益者,现在是他推着草包,草包被利用了还不知道(再一次强调,小胖不可不谓是个人才),被摆上台面的确实草包,就像我上上一篇文章写的,现在其实是在重覆第一次特大前的事情,只是身份对调吧了!

既然是草包,你认为他敢破釜沉舟,辞职吗?
现在老翁已经是凝聚蔡派势力,如今就算辞职也已经为时已晚。应该在大团结方案出炉之前,当时还在逼宫要求老翁下台要求重选的时候,就辞职,可惜草包不敢(不然也不会叫草包了)!现在草包可以做的就是勇往直前....硬着头皮往前冲了!c

珽凯 said...

不好意思。。没有整理过。。没发现写错,看到你蒙查查。。
是中央代表,我写错了。。
的确,有一点晚。
但是纵然现在总辞,至少还有点压迫。毕竟不满的声浪会再浮现。只是看草包敢不敢放手一搏。

Han said...

请教各位大佬无关主题的问题,陈国煌是属于哪一派的?

~aNG~伟翔 said...

漢兄,這一點我看陳國煌他自己也不知道(不想參與或是決定不下)。

陳國煌早早以前是蔡細歷的人,過后被黃家定收編就遠離了蔡細歷,接下來在翁詩杰時代跟翁詩杰的關系是不溫不火,但也沒有與蔡細歷走得很近,而黨爭從頭到尾,他也沒有發表什么言論(除了最近聯署召開特大及呼吁代表出席逼宮派的特大,現在可以被說為是接近逼宮派),他甚至連雙十特大都沒有回來投票。

另外,陳國煌始終是個地方領袖,從政以來從來都沒有走出過柔佛。黃家定下臺后因為需要一個柔佛領袖入住中央,才無厘頭的中選副總會長,其實他是沒有這個基礎及能力入主中央的(套用一句之前說的話:就算總會長的位子讓給他坐,他也絕對不敢坐!)。

所以,結論,他是那一派的?我看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支持逼宮派(廖中萊帶領的派系)要求召開特大解散中委會,或許是他衷心這樣想的也說不定!

Han said...

阿白受教了。

p/s: 从昨天起,我决定用回以前在泰国时的外号“阿白”。

~aNG~伟翔 said...

為何叫阿白的??
漢,比較有氣勢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