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Wednesday, 1 June 2011

警察撐腰的暴民當然能夠為所欲為(包含新聞及錄影)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馬來西亞:

稀土厂独立国际专家小组第二天在关丹举行咨询会,但是逾百名自称关心莱纳斯来马设厂的“关丹子民”却再次闹场,甚至霸占整个直落尖不辣海滩(Teluk Chempedak),并驱逐所有反对稀土厂抗议者,导致情况一度趋向失控。

除了围堵所有身穿反稀土“救大马”衣服的人士,恐吓反稀土立场鲜明,前来出席咨询会的人士之外,这批不速之客更抢夺记者的相机和企图殴打记者。

现场警方视若无睹未驱逐

NONE不过,驻守现场的警方却视若无睹,并没有采取严厉行动,将这批人逐出直落尖不辣海滩。

在今早强行中断“救大马”组织的反稀土示威后,这批人士的从20人增至逾百人,他们驻守在海滩,不放过任何身穿带有反稀土衣物的人士。

反稀土行动单位(Basar)主席安丹苏拉(Andansura Rabu)今早在出席咨询会后,召开记者会,却遭到这批人的干预,导致记者会被逼中断。

NONE反稀土行动单位是居住在关丹的巴洛(Balok)一带的村民自行组成的组织。正当安丹苏拉驱车准备离开现场,却遭到这批人的围堵,不让他离开现场。

当场更有人冲口大喊,“用石头丢他的车!”所幸安丹苏拉在警察的护航下,安全离开现场。

不过,根据“救大马”主席陈文德指出,安丹苏拉的车镜在过程中被人打破,后者已经前往警察局报案。

恫言要殴打南洋新闻主任

在这其间,一名《南洋商报》记者与该报关丹新闻主任李晓婷,更遭到武力对待。一名人士抢去李晓婷的相机,更作状要殴打她,惟被他的伙伴阻止,最终也归还其相机。

之后,当“救大马”组织主席陈文德与其友人经过海滩停车场时被这批人士察觉,便大声呼应其伙伴企图围剿陈文德二人,所幸在警察保护下,他们才逃过一劫。

警方辩称须公平对待两方

虽然这群人士的行径过火,但警方却没逮捕任何人或驱逐群众,反而任由他们横行。

关丹警区主任莫哈末加斯马尼(Mohd Jasmani Yusof)稍后在受访只说,警方已警告双方人马,更说目前场面受到控制。

询及为何没驱逐这批不速之客,他辩称,基于“救大马”组织仍在逗留在海滩范围,因此警方必须公平行事,不可偏袒任何一方。

企图动武驱逐反稀土示威

NONE较早前,“救大马”组织今早率领120人在该地展开反稀土厂示威,但情况却没有如同昨天般顺利,这批不速之客在示威进行20分钟后前来闹场,迫使他们中断示威。

这群人企图动用武力驱逐示威者,所幸获得在场警察的阻止,情况才没进一步恶化。

闹事者:这是马来人土地

NONE警方随后要求示威者解散,但有关人士却在过程中不断对着示威者破口大骂,声称他们并非关丹人,都是来自外地的。

询及他们是来自那里,一名不满反稀土示威的人士阿兹曼(Azman Attar)就说,“我们是关丹人,这是马来人的土地(Ini tanah Melayu)!”

“救大马”主席陈文德等一群关丹子民,最后转移阵地至海滩另一个广场直到今早9点30分解散,而这批闹事者滞留在该地一阵子才离开,前往海滩附近的一家餐厅。

指责示威吓走海滩的游客

NONE阿兹曼(右图)和其伙伴沙鲁(Sharul Hazrin)当时在受访时说,直斥示威者破坏直落尖不辣海滩,吓走前来这里观光旅游的游客。

沙鲁也说,他们可以选择以两三人前往提呈备忘录的方式表达心声,而不必发动示威。

无论如何,他们都矢口否认,本身是巫统党员。

以下為一些現場錄影:




*以上新聞取自當今大馬。

28 评论 Comments:

大馬阿成 said...

那雞似乎已熟讀<獨裁者必讀秘笈>這本書,也時常與非洲及中東的同志交流,要不然獨裁者的常見手段,如公器私用(警察、司法),荼毒青年等他全用上了。現在連雇用流氓也使出來,孺子可教也。未知他有沒有把該書翻到最後一頁:「當你用完此書所有的招數時,倒台的日子也不遠了」?

幸運な男 said...

Manyak sensitive oh bro! :|

~aNG~伟翔 said...

阿成:他們會思考的嗎?

白:sensitif apa??

幸運な男 said...

Your title lor!

P/S: Apesal langsung tak dengar pihak PDRM menyebut Tangkap! Tangkap! Tangkap!?

~aNG~伟翔 said...

You tak rasa dia orang adalah "暴民" (mob) ke? Berani kerana benar!

幸運な男 said...

Ya botut jugak!

P/S:为何在野党支持者的待遇会差那么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m-pqDqwpvc&feature=related

~aNG~伟翔 said...

Ko dh cakap mah, sebab dia orang bukan dari BN/UMNO!

Anonymous said...

A Malaysian version of Gestapo!

~aNG~伟翔 said...

Exactly!

Anonymous said...

那州務大臣是個不折不扣不知廉恥的惡棍。早前還有商人控訴他欺詐罪,而他前幾天在雲頂高原和馬華的廖部長等人說rent-seeking 是沒問題的!這等傢伙是拿了執照的無賴,而給他執照的更是奸臣的後人,和這等惡棍是有理也說不清的。更可恨的是那些 走狗,幫凶和可悲又不爭氣的愚民!
不過那雞曾在自己家鄉只贏二百多票,搞不好他是踏在他的副手和老馬設下的陷井中。那州務大臣可是老馬的人喔!

~aNG~伟翔 said...

安南肯定是個Asshole,我之前“寫”過他一篇,看這裡你就知道他是什麼人了:

http://angwoeisha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3132.html

彭亨州為什麼會變成毒州?看看你就知道了。

lri$ said...

一群有license的土匪

~aNG~伟翔 said...

唉,有大土匪(巫統)在背後撐腰啊!

Daphne said...

稀土真的很不好。。。。

幸運な男 said...

好的东西就算是执行不力,最终也会危害人民!

~aNG~伟翔 said...

哇,兄弟,很少看你說出這樣有道理又正經的金句哦~真是沒辦法,看到美女你就不一樣!哈

芊芊 said...

还没时间看你这篇文章, 先留言。。。

其实关丹人民示威有效的。

有一天夜里,我看到电视报道大马人示威的新闻,还有访问带头的叫 Vincent Jiam 先生(希望没有记错)。

后来,这里的电台记者用很尖锐的口气 “拷问”那个澳洲的负责人,他脸红到很难看,也很难堪。很多人开始关注这个课题了。多示威几次,相信不久就有很多人会炮轰他,哈!媒体的威力是很强大的,得引起世界的关注!!

可惜我只看到最后的一小段,不够精彩!!
这里的绿党头头叫 Bob Brown,可以联络他,让他参与干预和捍卫大马人民的健康,他是很强的环保分子。绿党现在很强,Julia Gillard 得看他们的脸色,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Eugene Toh Sen Hao said...

我看国家快要动乱的了。

~aNG~伟翔 said...

哇,芊芊姐,你沒有說還不知道原來澳洲也有關注這一事情!好事!若是可以迫使澳洲政府介入,像法國政府調查潛水艇軍購案有沒有舞弊那樣就好了!

Toh:何以見得?

幸運な男 said...

兄弟,俺也不是每一刻都在疯癫的!也有一时半刻的清醒时分!哈

P/S:芊芊姐,由源头下手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已经到口的肉,阿南仔愿意吐出来咩?

Anonymous said...

"....但是已经到口的肉,阿南仔愿意吐出来咩?"

何只不捨吐出到口的肉,已吞進肚里,甚至有些都排放出去了,阿南仔如何吐出来?

芊芊 said...

小兄弟:
根据我亲眼从电视所见,这件事情已经被报道两次了,一次只是新闻报道,另一次是专门的报道,有访问大马和澳洲的相关人事.(昨天我打错,不是电台,是电视台,对不起!)
我不知道澳洲政府会不会像法国一样调查,因为我对Julia Gillard 实在没有信心.不像陆克文,她做事情没有魄力,缺乏主见,朝令夕改,不经策划,信誉不佳,讲过的话可以当着没说过,她的支持率已经暴跌到很低很低 (32%,两个星期前的,现在可能更低了),她只是工党某些人的傀儡...不过,希望通过绿党等比较注重环境和人权的代表还有民众的施压,可以有所转机.

幸运之男:
我知道要一个贪婪无度,把人权践踏的人吐出已经吃到嘴里肚里的肉是很不容易,甚至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与其坐以待毙,任人鱼肉,大马人是该捍卫家园,给自己及后代保留一片安全的家园,这是做人的基本尊严.如果每个人都静静的,等待别人来救援,那就等死算了.

大马人是该合作,强烈的谴责不负责任,草菅人命的奸商.我们要发出强烈的讯息,让世界知道,大马不是垃圾场,废物场,辐射场.我们跟世界上的人一样都是人,都需要一个基本健康的生活环境!前车之鉴不能忘记!!

即使无法让他们收档滚回去,至少让世界的人知道,这些草菅人命的奸商暴发富的金钱是用大马千千万万无辜的生命换来的! 让那些上市公司 (若有)的股票跌到谷底.......

芊芊 said...

小兄弟:
分享一则闻名世界的 Malaysia Boleh 壮举,把人鞭打到批开肉绽,屁股开花 !!!!!!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brutal-truth-of-caned-asylum-seekers/story-e6frfkvr-1226067558287?referrer=email&source=eDM_newspulse&emcmp=Newspulse&emchn=Newsletter&emlist=Member

芊芊 said...

”皮开肉绽“ ,对不起,没注意看,错了。。。。

忘了说,看到那个挥大藤条的家伙,还摆出武士的举动,我七孔生烟。。。该死的家伙,实在欺人太甚了!

身为大马人,早上我看到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aNG~伟翔 said...

在毫無任何理由下鞭打難民?媽的,真是不把人當人看!

這讓我想起了之前馬哈迪時代下令射殺越南難民的壯舉!

~aNG~伟翔 said...

芊芊姐,綠黨勢力在澳洲會很大嗎?我一直以來的印象還以為綠黨只是小黨吧了。希望澳洲真會介入,引起國際關注,這樣才會有用,否則我們那草菅人命的政府,根本就不會去管人民的死活!

芊芊 said...

你说的没错,绿党是小党,但他是跟工党联盟的执政党。如果工党没有绿党和拉拢另外两个独立人士的加盟,这一 回也根本无法组织政府。 ( 出现很尴尬的 hung parliament)

可能也因为这样,做什么事情都得看脸色,万一得罪任何的一人,给他家家入敌对党的话,政权就丢啦,所以,哎!! 婆婆妈妈,不够利落了。

绿党有越来越强大的趋势,尤其是年轻人都趋向于关注环保,绿化,人权等,也许是看到自由党和工党都不顺眼吧!( 但是很多人忘记了,投绿党的选票是归工党的,但是无耐没有其他选择了)

墨尔本市的议员就是绿党的人,所以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

芊芊 said...

“加入”。。。对不起,错了,我的 keyboard 老了 ,打了半天了,错误百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