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aturday, 20 November 2010

再益的新黨,有作為嗎?

第三勢力在現階段的大馬沒有任何政治空間,也不應該有任何政治空間。
上面這一個結論有太多太多人寫過了,所以我不會重覆寫一樣的文章。

簡單的一句:在還是一黨獨大的馬來西亞,兩線製都還沒有成型,如何一步登天要第三勢力?
就是這麼簡單。任何勢力(不管是已經成型還是正在成型),只要是在向如今“唯一有能力推翻一黨獨大的國陣的民聯”對著幹的勢力,都是打擊及對兩線製有害的。

因此這樣的勢力絕對不能也不應該被稱為第三勢力,任何這樣子的勢力正確的名稱都應該是“國陣的幫兇”或“國陣的打手”。

現在馬來西亞人民最應該做的,就是壯大民聯實力,推翻國陣。
也是如此簡單而已。

所以對我這個“曾經”是再益最堅定支持者的人來說,現在的心情是複雜的。
因此我不禁要問:“再益的新黨,有作為嗎?”

如果以相信再益的心態來說(相信他是真心要組建自己的第三勢力),我的答案是一點作為也沒有。沒錯,如果再益真的是抱著這樣子的心態,我敢斷言,再益面對的必然是另一次的失敗,另一次的黯然退隱,進而為自己的政治生涯劃下一個不完美的句號。

很簡單,再益一直以來的支持來自於居住於城市的選民,擁有一定的教育程度,能夠接觸到最即時的資訊,尤其是能夠接收到比較自由、公正的網絡媒體的選民。是的,再益的支持一向來都來自於這些選民,所以在相對於城市而言,較封閉的烏魯雪蘭莪國席,不管在形象、名氣、資歷、能力或出身都大勝對手的再益,依然必須吞下失敗的苦果;這是不爭的事實。

以小度大,以點觀面;就連我這個曾經是再益最堅定的支持者,也完完全全符合以上所說的所有會支持再益的人的條件(居住於吉隆坡,大學畢業,每天任何時候都能夠上網),連我這位再益“堅定支持者”在再益退出公正黨,籌組新黨之後都會離他而去,再益的新黨,剩下會支持他的,就只剩下少數中的少數的死忠派,這樣的情況,新黨前景又在何方?憑著這一些不足以贏得大選的支持度,如果再益是有心要籌組自己的第三勢力,失敗不是肯定的嗎?

所以我說,若是再益是真心要組建第三勢力,再一次的失敗是必然的結局。

不過,如果再益的目的不是為了第三勢力的話,那絕對還是有一番作為的。不要懷疑,這完全是一個誅心(誅心論就是完全沒有根據,直接猜測別人的想法)的猜測:如果再益的退黨就只是為了成為上面所說的“國陣打手”或“國陣幫兇”,那無疑,他政黨的前景就完全是另一幅光景,絕對有非常大的一番作為。

為什麼?因為抱持著這一種目的的新黨,根本就不需要贏得任何的選區,她的目標低到只要可以削減民聯的選票,減少民聯的支持度,哪怕是幾百或一千張選票,這樣的目標,相比於組建自己勢力(就必須贏得大選),不是容易達到得多了嗎?況且只要成功削減那幾百張的民聯選票,國陣守下選區或奪回選區的機率不就是大大增加了嗎?在這樣的情況下,你還能說這樣的新黨會沒有作為嗎?作為可打的了!

當然,我希望再益的想法是真的真的要創建民聯與國陣的第三勢力,也希望他能看清在如今的大馬第三勢力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政治空間。在面臨另一次的慘痛失敗之前,還不如現在退下,或是轉變心態投身火箭或回教黨吧!我希望。

8 评论 Comments:

林季 said...

加入其他政党,不会那么简单。再益如果真亲民,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因为,他不是基础群众出身,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有没有票,所以你说的对,新党是多余的。(除非拉一批人返回国阵)

~aNG~伟翔 said...

創建新黨是死路,剩下唯二的活路就是加入其他政黨或是退隱等時機了。

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之下,不是最後的選擇也必須去選擇。不管多困難都應該做,活路總比死路好。

chua1234 said...

在现今的艰苦局面下,再益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1) 加入其他政党 = 难道不可能会再一次重演相同的局面?再说,除了一些小蚊子党外,其他的D记、P记敢收他吗?加入小蚊子党唯一的好处是可以减少申请注册的时间与麻烦外,其他的并没有显著的好处。再说,大部分小蚊子党大部分是亲国阵的,如果加入了,不是更落人口实吗?

2) 等退隐更不是政治人物的选择。殊不知,时间可以冲淡很多东西。包括流失支持率。

因此,我觉得站在他的立场看来,自开新党是必然,而不是偶然的。

基本上,从一般论述再益退出党的论点看来,不外是他不亲民、没有耐心等待、顶撞老大、无间道、本身没有基层等等..从另一个角度看来,这间接地证明了再益本身还是清洁的。(通常分手无好话呀。而痛心者、评论者至今仍只在这些论点上打转).其实再深入探讨的话,无非是怕再益的退党影响两线制。或是自组新党而分化了民联的实力。

如果大家认为再益再无作为,应该是懒得去评论。(你会浪费口舌去评论你认为根本起不了作用的人吗?)

如果大家认为再益是“负资产” 话,攻击不会只是止于现在所看到的。可能是更强烈的吧?

另外,如果再益真的是“党内瘀血”的话,还会有人充当和事佬来劝谏他返回党吗?(有人会劝“李兽医”回党吗?哈哈,大笑三声!)

我认为,政治斗争无疑是激烈的。不过不只是对政治敌人,对自己的同志更是如此。想想当再益被自己的同志妖魔化后,他还会和解吗?

(另外,如果我记得没错,在至少半年前,RP有提醒过并劝告再益自组新党...内有什么玄机吗?)

~aNG~伟翔 said...

大哥,你這在辯論中叫做典型的“循環論證”。

再益退出組新黨,別人討論議論,不一定是他有作為。可以是惋惜(像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組新黨是死路一條),心痛(兩線製少一大將)等等的原因。

李崇猛加入公正黨也是引起軒然大波,這也不能說他是很有用的人啊?可以是很多其他理由的。

我在文章說得很明白。再益現在只有三條路,一為組新黨,這是死路一條,不過可以滿足再益的權力慾望,自己做主席。二為加入其他民聯政黨,這可以保證有實力再戰大選(不再是扮演陪跑or破壞的角色),但這是另一次屈居人下,所以再益沒有選擇這個。不過就如我上一個回复所說,這對再益是苦難的選擇,但絕對是在沒有選擇之下最好的選擇,再益必須改,不要太意氣用事。

第三就是瀟灑地退隱,完美的留一個亮麗的背影。這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當然還有一條之前沒有講過的,因為是下下之路,就是重回國陣。

而我在文章已經說清楚,再益組新黨,絕對沒有作為,前車之鑑太多了,我的分析也已經說明了。所以絕對沒有作為。不過若是說破壞兩線製的角度,還是可以起到破壞的作用,因為破壞總是比建設容易,再益的新黨獲得幾百票就足以打擊民聯,可是這是延續生命嗎?這破壞絕對不等同於延續。

另外,好像沒有聽過任何公正黨高層挽留再益吧?還有,時間可以挽回支持率,再益除了死忠其實沒有太多支持在文章中已經分析了,而且時間更可以沖淡一個政治人物的生命,一個星期對政治人物都已經太多了,等得越久就是一個政治人物的巨大致命傷。

剛剛做工回來,現在要去the mines書展了,過後再聊,byebye。

~aNG~伟翔 said...

大哥,你這在辯論中叫做典型的“循環論證”。

再益退出組新黨,別人討論議論,不一定是他有作為。可以是惋惜(像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組新黨是死路一條),心痛(兩線製少一大將)等等的原因。

李崇猛加入公正黨也是引起軒然大波,這也不能說他是很有用的人啊?可以是很多其他理由的。

我在文章說得很明白。再益現在只有三條路,一為組新黨,這是死路一條,不過可以滿足再益的權力慾望,自己做主席。二為加入其他民聯政黨,這可以保證有實力再戰大選(不再是扮演陪跑or破壞的角色),但這是另一次屈居人下,所以再益沒有選擇這個。不過就如我上一個回复所說,這對再益是苦難的選擇,但絕對是在沒有選擇之下最好的選擇,再益必須改,不要太意氣用事。

第三就是瀟灑地退隱,完美的留一個亮麗的背影。這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當然還有一條之前沒有講過的,因為是下下之路,就是重回國陣。

而我在文章已經說清楚,再益組新黨,絕對沒有作為,前車之鑑太多了,我的分析也已經說明了。所以絕對沒有作為。不過若是說破壞兩線製的角度,還是可以起到破壞的作用,因為破壞總是比建設容易,再益的新黨獲得幾百票就足以打擊民聯,可是這是延續生命嗎?這破壞絕對不等同於延續。

另外,好像沒有聽過任何公正黨高層挽留再益吧?還有,時間可以挽回支持率,再益除了死忠其實沒有太多支持在文章中已經分析了,而且時間更可以沖淡一個政治人物的生命,一個星期對政治人物都已經太多了,等得越久就是一個政治人物的巨大致命傷。

剛剛做工回來,現在要去the mines書展了,過後再聊,byebye。

Anonymous said...

有时间就多读点儿书吧!

~aNG~伟翔 said...

樓上的無名,我一年讀大約100本書,不敢說多,但想問你讀了多少?可以交流交流。

Anonymous said...

this Zaid really is a shit stirrer.
but this guy got a lot of $$$$.
Yesterday/s bus loads of indian estate workers demonstrate in front of PKR HQ must be ....
can we still believe this man that
tie together with UTUSAN now??

Ah beng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