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uesday, 8 January 2008

行动党领袖应该勇敢地走出去!

此乃长版,有别于刊登于星洲日报的简短版。

------------------------------------------------

民主行动党(行动党),可以说是自从我懂事以来唯一钟情的政党。从小时候的单纯崇拜、少年时对政治的一知半解、到现今已经成为选民的我,行动党在心目中的地位,从来都没有动摇过。正因为如此,对这个党的期许、对这个党的盼望自然地也超越了一般人的程度。李白曾经说过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但我对行动党的热爱,对行动党的盼望,何止千尺!因此,这篇文章,写的是关于我对行动党的一些关切、一些希望,希望在这新的一年里,行动党能够成功突破,带领这片我们热爱的祖国大地马来西亚,迈向更美好的明天!

自从1966年行动党成立以来,经历了9届大选,载浮载沉;在最高峰的时期,行动党曾经经历过1969年初出茅庐即大胜获得13席国会议席的辉煌(马华惨败同样只得13席),到1986年大选的历来最佳成绩豪取24席(马华仅得17席)及接下来1990年倡导两线制勇夺的20席(马华18席)并打破钟摆定律等,始终都不能够对执政当局起到实质的威胁,更遑论说是改朝换代了。

笔者认为,行动党难以取得突破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就只有两个,第一,也是最迫切需要改革的,就是非巫裔政党形象根深蒂固(第二,内耗过于频繁将于另一篇文章详细阐述)。当然,这点不单只是行动党本身的问题,而是我国种族政治使然。但是,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政党,行动党需要做的,不应该是坐以待毙,死守越趋减少的非巫裔多数选区,而更应该勇敢的走出去,耕耘并主攻巫裔选区,只有这样,行动党才有出路,才有明天。

要做到以上所说的,我认为有两种方法:

其一,与非华基政党进行合并(人民公正党)。此为最简易、最快捷、最有实效也最有利于我国政局但却又是最难付诸于实行的方法。众所周知,行动党以及公正党,两党的从政治版图到施政纲领都拥有许多高度重叠的地方。正因为两党都属于多元种族政党(一为华基一为巫基),本已狭少的资源面对被瓜分的命运,致使两党在枪口对外之前先自己人打自己人一番,最终得益的也只是执政的国阵。举个最实在的例子,2004年的全国大选,若不是行动党与公正党阋墙同时出战太平国会选区,造成三角战,进而使人民进步党党魁卡维斯(M.Kayveas)以2172张多数票胜出。若当时是一对一竞选,行动党及公正党两党的得票加起来,将以2千余张多数票超越卡维斯。

但也正因为两党都属于多元种族政党,互相合并的可行性也就大大增加!相比起早些时候属性不同的执政两党儿戏兼捞取政治资本的合并戏码,行动党与公正党之间的合并其可实践性及可行性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说易行难。虽然此方案理论上是无懈可击,但是真要付诸实行,面对的何止是千山万水般的困难!考验的,绝对是两党内从基层民众到高阶领导的心态以及智慧!

其二,为积极开拓混合选区。既然两党合并实际上难以进行,那行动党就要大刀阔斧破除华印裔的政党形象。为此,赢取更多巫裔为主的选区是必然手段。纵观行动党2004年胜出的国会选区,不管是在槟城、霹雳、直辖区还是砂拉越,能够胜选的皆为华印裔占绝大多数的议席。在这些行动党的传统强区之中,巫裔选民的比例大多都只有10%左右,就连巫裔选民比例占最高的大山脚区,马来选民也只有区区的18%(最低为丹戎及士布爹区的4.8%)。所以我们看到,当堡垒区马六甲市的巫裔选民经过选区划分之后提升至31.4%(来届比率更增加到33.8%时,堡垒区就再也不是堡垒区了(当然马六甲市的败选还有其他因素,但种族比例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造成如此现象的原因是不管行动党或执政党,在非巫裔选票中都有约30%左右的基本盘,是风吹雷打不掉的铁票。若是单靠非巫裔选票,就算行动党能够豪取完剩余的大概40%的华印裔游离选票,那也难以在混合选区内胜出!因此,巫裔选票将成为胜选的关键,开拓巫裔票源绝对是行动党当务之急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否则,行动党将永远只局限于大概1520个非巫裔选民超过80%的选区且此类的选区正逐年减少!

笔者认为,目前能够开拓票源的最直接方法是由行动党内的一些强人出走至华裔稍微占多数的混合区。尤其是当中一些在马来群众中有声望的领袖,如林冠英(马六甲前首长事件)及郭素沁(巫裔妇女被警察羞辱为妓女事件)等。只有这样,慢慢的让马来选民了解行动党,才有机会突破!而据我的观察,几个行动党可以在下一届大选强攻并取得突破的混合选区有:霹雳的太平、木威(巫裔选民皆32%),槟城的巴都家湾(巫裔22%),雪兰莪的灵北区(巫裔15.2%)、沙登(34%)、巴生(33%),森美兰的芙蓉(巫裔39%),马六甲市(巫裔31%),柔佛的巴吉里、振林山(巫裔33%)等等。

在这些选区上阵,虽然胜出的机率大大减低,但若派出林吉祥、林冠英、陈胜尧、郭素沁等等的强将上阵,不只大有机会能够胜出、开拓票源,而且还能进一步帮手拉抬同属一地的州选区!

在上一届大选中,强将率领之下的霹雳州选情的有目共睹!而下一届大选,林冠英或可移区镇守武吉免登区硬碰李崇猛(或谣传的马华中央领袖)。武吉免登向来为行动党安全区,但上届由方贵伦守士对垒新丁陈秋妹却仅仅险胜两百余票。若今届由林冠英顶上,不管是对上马华高层或李崇猛,不只能够稳操胜券,更能拉抬整个吉隆坡乃至雪兰莪的选情。而其他吉隆坡上一届在各自选区大胜的强将们可以选择出走,开拓选区。

郭素沁可以到灵北对垒周美芬,来一场女王者之战。周美芬于灵北区老树盘根多届,实力根深地固,难以动摇。但若是由在灵北附近选区经营多年又形象极为讨好的女强人郭素沁上阵的话,灵北区胜面必将大增。而郭素沁原区士布爹则可让猛将新秀潘俭伟上阵,这样不只能够促成双赢,还能造就行动党的另一位明星领袖!再来婚后的冯宝君或可移师同属霹雳的太平或随夫婿到柔佛巴吉里上阵,原华都雅野区可交由刚获选为十大杰青的倪可敏出战。

而巴生,此前一直都属于行动党的超级堡垒区,如今最适合上阵的当然人选就是已经在雪州不同选区连任三届州议席的邓章钦!邓章钦不只在巴生有一定的基层实力,声望形象也非常之讨好,若真由邓章钦弃州攻国上阵的话,绝对有很大的机会重夺巴生!而同样的方法对柔佛州来说功用也尤其明显。

04年大选中,属于巴吉里及振林山之下的两个州选区(文打烟及士古来),都以些微差距落败。柔佛这块兵家必争之地,已是国阵铁打的堡垒区多年,在野党多届以来都难以动摇。而此开疆拓土的重要人选,或许能够是威望最高的林吉祥。只要林吉祥还有意愿移师柔佛(也是林吉祥的出生地),不管是攻打巴吉里或振林山,都会对巫城豪或陈政春的选情大有帮助。若是真由强将率领,再加上近来柔佛马华的风风雨雨及不排除扯后腿的情况出现,行动党绝对有能力为柔佛州取得20几年以来零的突破!

以上是小弟的一点浅见。只有具备开拓疆土的精神,才能展现火箭的士气,也才能在未来有力的抗衡国阵!

3 评论 Comments:

earnyee.tuan said...

哈哈,malaysiakini 读者来函也有一篇更你写的类似,怎么?想要引起某党的注意啊?

加油啦!

聪涵 a.k.a buggie said...

为什么巴生区不能够让邓章钦国州兼打呢?以他的名望和资历,应该会获得相应多的支持票不是吗?

~aNG~偉翔 said...

巴生区已经不似从前,华裔占绝对大多数。现在的巴生已经是不择不扣的混合选区(没有一个种族过半),行动党要突围,已经非常的难了。

因此,邓章钦若国州兼攻,很大可能可能会两头不到岸!!

而且马华陈义乔若继续上阵,不管邓章钦或陈义乔两者在巴生的名望都非同凡响。巴生人在二选一的情况下,若邓章钦还攻州,巴生人民绝对会国投陈义乔州投邓章钦,以便两人都能够留下为巴生人民服务。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