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Thursday, 5 March 2009

916與206變天的差別

206變天以來,國陣輿論一面倒,都說國陣是以其人之道還止其人之身。安華之前鼓吹的916跳槽變天到現在自食206霹靂變天的苦果是自作自受,民聯因此不能怪罪國陣的跳槽奪權。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206變天真的能夠跟916變天相提并論嗎?這點就是筆者本文想要討論的目的。

首先,916與206之間最大的差別就是一者有遠景一者就只是單純的奪權。安華在916到來之前,就為大眾勾畫出了許多執政后的遠景,如:降低汽油價格、實行公開招標、摒棄種族政策等等。除此之外,民聯也許諾講在取得政權的一年之內舉行大選,還政于民,讓人民重新選出他們屬意的政府。

而納吉呢?霹靂變天除了充斥著綁架、勒索、賄賂以及謊言之外,有為霹靂人民提出更好的證見,更好的方向嗎?并沒有。反而我們看到的是馬青署理團長馬漢順急不及待的發表當官宣言及向人民保證會繼續要求新屆政府實行前朝的利民政策。從這一點就能很清楚的看出,國陣的奪權變天,并不是因為民聯施政不公,人民受苦,其最終目的就只是為了權力而已。

再來,是變天程序的差別。安華的變天乃公開及光明正大的邀請,并以民主方式,要求普遍上不得民心的首相阿都拉召開國會緊急會議,以通過國會議員投票各自屬意的首相人選。正因為如此,916變天才無法成功,因為沒有信心獲得多數議員支持的阿都拉,根本都沒有勇氣召開緊急會議,而安華也承認失敗,因為他明白通過國會不信任動議才是唯一更換政府的方法。

而納吉卻是繞過了民主議會程序,直接拉攏議員組成政府。如此違反憲法的行為不單只失去了人民民選議員的意義,更罔顧民主議會精神,使奪權行動變得不道德也不合法。

最后,兩相比較下,一者受萬民擁戴,一者被大眾唾棄;兩者之間的差別,不是不言而喻了嗎?

13 评论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都是跳槽变天,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aNG~伟翔 said...

如果您認為相同,請給出您的理論證據支持,不要以為一句話就夠了。

如果你還是不懂,給你一個簡單的例子:

宋朝秦檜和明朝袁崇煥,同樣主張與敵人求和,為什么一者遺臭萬年,一者流芳百世?

看事情請不要那么膚淺。

Edward said...

非也,非也。我是肤浅。不过请您也别神化民联。本人历史更肤浅,宋朝与明朝的进化更不知道,只实事求是,以现状论利弊。

我的论据,只有简单的一句:五十步笑百步。我看事情不如您的深奥,自认甘拜下风。

~aNG~伟翔 said...

你根本都沒以現狀啊!!
你只提出一句五十步笑百步。
而我就針對你的五十步笑百步。

所以我問你啊,袁崇煥和秦檜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咯?

兩個都要跟侵略國家的敵人求和哦!!
照你的理論,他們應該是一樣的吧?

~aNG~伟翔 said...

不是深奧或淺白的問題,只是想跟edward兄您深入討論這個課題。

所以才根據您說的進行討論。您說:

安華鼓吹跳巢,納吉鼓吹跳巢。
結論:納吉安華abang-adik,五十步笑百步

那我才反問:

秦檜主張議和,袁崇煥主張議和
結論:秦檜袁崇煥abang-adik,五十步笑百步??

光亮 said...

两者都嚷着变天之术
差别在于
安华遵守民主游戏规则,选择在议会解决。因为议会才是民选机关。
纳吉则绕过议会,在议会外联合苏丹成立“合法”政府。所以,霹雳州才会陷入宪政危机。

至于变天的理由
可以不必太认真
因为我不太相信政治人物的承诺

tagnan said...

成者為王 敗者為寇
這是千年不變的定律
國陣的所作所為 大家有目共睹
之于民聯則要看他下來在有限的空間里發揮了

我非常支持別把民聯給神化 但國陣又能給我們什么希望呢?

Edward said...

抱歉,我迟至今天才回访您的部落格。

历史的事情我就不想说,毕竟我不熟读中国历史。不过我知道的是,每换一个朝代,首要起因必是民怨,其二反方的实力,支持,与夺权效率。缺一不可。

没有民怨,就没有人要反。反,也要有足够的实力,即内部稳定为主,接下来形象与计划。效率,就是能不能做到。大部分的人要反,差在最后一步,结果输掉一切。历史是为胜者而写的。

不必我说,报章上报导,我们已知道公正党的最大问题,乌合之众。别反驳我。不然他们就没有人会轻易跳槽,即内部非常不稳定。

内部问题未解决,夺权,可说只因为恋权,靠的纯粹是民众的支持而已,而不是他们真的准备。四年的准备,就等不及啊?

国阵,我更不多说,民意已表明不支持。我们自己明白就够。

跳槽变天,属于不道德手段。无论跟不跟程序,统统都不是通过民意。虽然很多人支持,但不代表我们看不到的人民也如此的支持。跟程序,只是比较令某些支持者安慰的借口。

跳槽前,辞职,再补选,以民意再决定,不是更好吗?916,206都有同样的毛病。

我最后结论还是一样:五十步笑百步。

强词,能压服。有理,才说服。政客的话,听了算就好,别太认真。

如光亮说的:我不太相信政治人物的承诺。

给你一些建议,跳出辩论的框子,能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跳出法律的框子,能看到更多程序以外的人情。跳出政党的框子,能看到更多不管政治与追求安稳的大众。

~aNG~伟翔 said...

你好像還是不明白,我提出的議和例子是想告訴您不能夠但看表面就說是相同的事情。

公正黨是烏合之眾,經驗不足等等并不能夠合理化巫統的綁架勒索威脅等等。

而沒有跟足程序,破壞憲法也是萬惡不赦的舉措。

但是這兩點,就已經可以看出兩者跳巢的巨大差別。

您提出的這兩點,小弟我真的看不出如何能夠達致”五十步笑百步“的結論?

沒人要您相信政客的承諾,說了不做,您可以做出更正確的選擇。

或許小弟我不能跳出框子,但我真的看不出您的長篇大論中如何引申出”五十步笑百步“的結論...可能是小弟我才疏學淺吧!!

*ps1:大馬法律不應許辭職后補選。辭職后的一屆不能參與大選。請明白這一點。

*ps2:袁崇煥和秦檜根本扯不上奪權。一者是愛國將軍,一者是漢奸竊國者。但兩者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要求跟當時真正侵略各自國土的金人和清人(也稱后金人)和談。另外,換朝代都不是發生在袁崇煥和秦檜朝代,是發生在他們的下一代或下幾代。

~aNG~伟翔 said...

忘了說,謝謝您的建議,

但是小弟看不懂所以請您具體指出一下,小弟的那一個觀點跳不出辩论的框子、跳不出法律的框子。、跳不出政党的框子?

這樣子小弟比較容易改過。
受教了,多謝。

Edward said...

跳槽的人,直接辞职,一届不能补选,很合理。难道你觉得跳槽的人还应该上阵补选?

我已经没有必要与您再讨论下去,因为您已经把我标签为“国阵支持者”,而您也很明显咬住国阵不放。这样,已经不是讨论,而是维护立场的辩论。

若您喜好断章取义,那继续辩论吧。

我自认我的浅见比不上您的高见。也许您要别人认同您的论点,才算是明白你的论点,那我自认完全不明白您的论点。

谢。绝不回复。

~aNG~伟翔 said...

Edward兄,真的不明白,我哪里把你標簽為國陣支持者?誠信而言,小弟覺悟此心。

從頭到尾小弟我只是根據您的五十步笑百步進行反駁。根本沒有對您的立場,個人進行任何的評點及抨擊。何來標簽?小弟我真是不明白。

重申一次小弟我的立場:

小弟我認為安華的916變天與納吉的206變天不同,因為有本質上的區別(愿景vs權力,合法vs違憲等)。就是這么簡單。

若是您認為不同意,請舉出您的觀點。也是那么簡單而已。不需要復雜化,不需要情緒化。

另外,小弟深心平心靜氣的討論或辯論,是最能夠探討真理的方式(當然不排除驗證)。不明白理性辯論有什么不?

~aNG~伟翔 said...

忘了回答edward兄的問題。
我人為應該修改法律,回到過去那樣,應許跳巢的政治人物再次出來競選,只有這樣,才能讓跳巢的人,干預辭職,介紹人民審判。

例:如sharir在新山,即便是跳巢,還不是以過萬的票數擊敗巫統候選人,拿下巫統堡壘也是巫統政治發源地的新山國席??

所以我想說,跳巢這個動作無分對錯(不管是跳去民聯亦或是國陣),不管是為了升官發財,還是人民福祉,最重要的是接受人民的審判!僅此而已。

并不是跳巢就錯那么簡單。
再次多謝Edward兄賜教。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