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Sunday, 29 April 2007

批判主義式的批判

有幸拜读了政治观察员、前民政党党工谢清发于424日在《东方日报》发表的文章(《不懂政治的政治童子军》),心中有些闷气,觉得不吐不快。
首先,谢君声称林冠英不管在之前担任社青团团长或现任秘书长时,都在领导着一群“不通世故,不懂政治为何物及不实际与充满幻想”的童子军。如此劲爆的说法,让我们看看何谓谢君所指的“不通世故、不懂政治为何物及不实际与充满幻想”的童子军。
从头到尾,谢君所说的“一群”其实也就只得一位黄伟益,所给予的理由更是极为牵强。一开始,他说黄伟益大言不惭的地向许子根挑战,就是一位不自量力的童子 军。很明显,谢君对任何向槟州首席部长的挑战都会嗤之以鼻,认为不自量力;除非,是同样身为反对党重量级领袖的挑战。但是政治的竞选就真的只是单纯的强强 对话吗?或是更需要策略及战略的考量呢?还是谢君所要的就是:要嘛就派强人,要嘛就放弃,其余的都不管?政治如果真是那么简单就好了!我看是谢君把政治看 得太浅了吧。其实,黄伟益的高调挑战,不只施加极大的压力于许子根(第一次身为领军人物,必须胜的漂亮)、更造成他必须谨慎应战,进而牵制其到全国各地助 选的能力,对反对党来说百利而无一害,这又何来谢君的童子军之说呢?再说就算黄伟益当真输得一败涂地,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若是他能成功拉 低许子根的得票,就能让许氏感到面上无光了。如此便宜的买卖,不做才真有点不切实际啊!
除此之外,谢君跟进一步批评黄伟益对拿督赛胡申阿拉达斯博士的推崇,并指出赛胡申博士因后来的退出民政、加入其他政党就不应该如此被黄伟益崇敬。谢君如此 说法,是不是有点数典忘祖、忘恩负义之嫌呢?照谢君看法,巫统创党元老拿督翁加法也不应该如此被巫统甚至是全国人民赞扬了吧?但是为何拿督翁的贡献却明确 记载在历史中,并且也不见任何巫统党员如谢君般否定赛胡申博士,公然否定他的贡献呢?谢君如此说法,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认同吧。
再来,看看谢君对民政党加入国阵的看法。其认为只要有利可图,加入国阵并无不妥。但是他却没看到一开始的民政创党理念及反对种族政治的原则。君子不因小利 而弃大义,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必我在这里明说了吧?而坚持原则,不愿背弃槟州人民的赛胡申博士却再次被谢君痛斥为书呆子,不愿接受政治现实之流。政治现 实,在谢君眼中就只是同流合污、谋取利益。怪不得,在谢君看来,不因小利而奉迎权贵、坚持自身立场的先贤,却变成了不通事务之人;反而那些专职奉迎权贵、 获取利益、见高就拜,见低即踩之人却变成了必须顶礼膜拜的“政治圣人”。如此圣人,相信除了谢君之外的常人绝对是宁可不要的。
谢君痛批了林冠英及黄伟益后,还意尤未尽,连带批评了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谢君看遍了林吉祥近二十几年的州议席战绩却为何偏偏独漏了1990年 单挑当年首席部长林苍佑的气概呢?谢君专评利于民政的事迹是不是有点不太公正呢?还是立场一开始就已经不够客观专业有欠公正呢?况且,发动丹绒战役的出发 点是为了执政槟州但却又被谢君贬低为“教训”及“追杀”许子根,这样乱扣帽子,好像也有点太明显了吧。这样有欠客观、公正的论述又要怎么来说服大众呢?

最后,谢君更给行动党下了个除了蛮干,还多了个童子军政治的结论。蛮干,定义上来说可以是勇往直前、不畏强权的打压。行动党在我国政治现实,党政不分,公 器私用的国阵面前,除了勇往直前争取权益之外还能够做什么呢?难道要妥协依附在执政党之下,追求那先退了一百步的协商机会吗(机会而已,还不一定有)?平 等,不是人生而有之的权力吗?绝对的权力,造就绝对的腐败;现在的国阵政府难道还不够有权力不够腐败吗?不勇往直前争取,难道是要妥协助长吗?

末,谢君通篇有欠公平的言 论,实在真让人有点不敢恭维。

此文亦刊登于《东方日报》。

0 评论 Comments: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