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Friday, 24 August 2012

To Serve With Lies 從謊言出發

前幾個星期寫了一篇蕭源盛的文章,裡邊寫了這樣的一段話:“一個能夠如此撒下彌天大謊、弄虛作假的人;一個可以撒謊撒到出書,杜撰自己的求學、還有日常生活內容的人;作假到可以從容自信的接受各種各樣的媒體專訪、到各所學校、團體向大眾演講;這樣子的一個人,請問他自己說出的那些所謂幫人助人醫人不怕死的善行,可信度又有多少巴仙呢?”

上面這一段話,是因為看到許多人還抱持着“蕭源盛是為了做善事才說謊”而對他給予完全不合邏輯的寬容以及原諒,甚至看NTV7中文新聞的街頭訪問,許多街坊還給予蕭源盛肯定和大大的贊,還高呼不要逼死一個不怕死也要為孤苦服務的偉大好人。

有沒有人要逼死蕭源盛,不得而知,也相信應該沒有人吃飽會那麼得空要他死。不過就算真有人想要逼死他,從蕭源盛的言行舉止來看,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看他一個完全推卸責任,不承認自己欺騙的所謂“道歉聲明”,就可以知道此人臉皮神功的道行不淺(其實從他可以對全世界、巡迴全馬撒謊就可以知道),就算再多十倍的抨擊和批判,於他而言也只會是小事一樁,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了,現在IMR(國際救援組織)出來聲明啦,對於那些邏輯崩壞的粉絲而言,應該是難以置信的一件事吧。原來蕭源盛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IMR的手術醫療團隊,更別說是執行外科手術;IMR從來沒有在戰地裡執行過任務,所以蕭源盛不可能成為“戰地”“醫生”;IMR也從來沒有申辦過任何幫助海地孤兒的籌款活動,也沒有領養過任何海地孤兒,所以蕭源盛以個人戶頭募集的捐款不可能會以IMR名義幫助到任何一個孤兒;啊,對了對了,IMR已經終止其義工資格了(義工者,視乎有無時間,人人皆可當也)......

嗯,還會有人說只要幫助到人說謊也沒有問題嗎?還會有人說蕭源盛是用錯的手段做對的事情嗎?至於那些不要趕盡殺絕、不要逼死一個大好青年的說辭,還是那一句,沒有人要逼死他,就算有,逼死他的也是他自己。犯下一個如此嚴重的欺騙罪行,這跟那些攫奪、打槍、行竊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只不過蕭源盛用的是“斯文”一些的手法,難不成我們也不應該追究攫奪打槍行竊的罪行了,不要把人逼上絕路啊!

還有蕭源盛啊,越躲起來只會越讓自己變成老鼠,也只會讓自己越來越難看。不要再用什麼“口述錯誤”的藉口來推卸車大砲的責任啦。即便不要計較那些在演講、專訪等等無厘頭至極的車大砲內容,就算只看那本你口述的《從終點出發》一書,若是北京中醫藥大學可以說成是英國皇家外科學院還有完全杜撰的北京大學校園生活都可以被當成是“口述錯誤”的話,那看來蕭源盛還是去看看精神病專科一下會比較好哦。

總結一句,事情到這一個地步,蕭源盛還是趕快出來面對大眾,向所有被欺騙的公眾們道歉並據實交待所有捐款的去向,一併為自己所犯上的罪行負上應有的責任吧!

5 评论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犯下一個如此嚴重的欺騙罪行,這跟那些攫奪、打槍、行竊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只不過蕭源盛用的是“文明”一些的手法"。

欺騙行为不能用“文明”二字. 用 "斯文" 比较好. 斯文败类的斯文.

- 大狗 -

Anonymous said...

another candidate for MCA...

Ang Woei Shang said...

大狗兄,有道理,馬上修改!

Anonymous said...

1.在蕭某募款的過程中,似乎沒有借用IMR之名義,至少在粉絲專頁中並沒有直接提及。顯然募款行為和IMR並無直接關係
(當然,我們不能排除捐款民眾『誤信』款項是捐給IMR)

2.仔細翻查發現,IMR粉絲頁也po了不少有蕭某出現的照片,並且有些文字敘述也提及蕭某的工作內容,這些照片和文字,對照網友提供的IMR最後回文是有出入的。

從IMR的官網可以得知,IMR可以提供證明書給志願者,以方便讓其志願者向私人界募款。即便如此,IMR這個國際救援組織在馬來西亞並沒有如『國際紅十字會』、『無國界醫生』、『世界宣明會』和『慈濟功德會』有如此高的知名度,一般大眾並不熟悉。

IMR作為一個志願團體,究竟有多少的可信度,大家同理也要有一定程度的保留。

IMR的回信,同樣有誠意不足之虞,且有規避責任之嫌。

3.類比詐欺、攫奪、打搶和行竊等犯罪行為,孰輕孰重?

身為公民社會的一份子,我們不能也不應該縱容違法的行為(殺人放火,又或是給警察咖啡錢)。

但在無罪推論的大原則之下,所有的罪名都必須是在判決確定之後才能成立。這是社會的正義。

而目前蕭某的行為,僅僅是一些社會大眾在其行為的『本質』上認定為犯罪。

蕭某必須負上道德責任,公開現身說明和道歉,這一點是絕對沒有異議的。

4.從事件發展至今的觀察,不少網友因為對蕭某的極度崇拜而受到了嚴重的精神傷害(抑鬱症、躁鬱症或PTSD諸如此類的精神疾病)。

如今的我們一再試圖替蕭某的行為作出分析和解讀,我們是不是也成為了加害者?

5. “(義工者,視乎有無時間,人人皆可當也)”

不只是『有無時間』,也在於『有無金錢』也。
確實『人人』皆可為之,卻是大多數人『難』以為之。

捫心自問,在客觀條件允許之下(時間和金錢),有多少人願意前往非洲/海地當志願工作者?
先注射n支預防針,坐n個小時的飛機,再一路顛簸n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而這些只是開始。
(海外志工服務,不是『飢餓30』那種30個小時的歡樂『體驗營』哦)。

把志願工作者的犧牲奉獻精神,當成了去『體驗營』玩家家酒,真是情何以堪啊。

6.借此呼籲,請『反蕭源盛造假學歷經歷粉絲團』重啟粉絲頁,以正視聽。
讓正義得以伸張,同時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教育。

以上

Ang Woei Shang said...

以:

1.萧源盛没有直接提及,但是有提及在跟随IMR服务时领养海地孤儿。

2.确实有诚意不足,但这些所谓的诚意并不是IMR的责任,IMR没有欺骗造假,欺骗造假的萧源盛。

3.是的,所有罪名应该无罪推论的前提先进行,这是法律原则,百分百同意。但萧源盛的欺骗、造假已是证据确凿,没有回旋的余地。另外,我不认同欺诈会比打枪攫夺等罪行来得轻,正如我文中所说,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斯文”一些的犯罪,本质并无不同。

4.反过来说,之前百分百相信萧源盛、进而被欺骗的粉丝所患的抑鬱症、躁鬱症或PTSD諸如此類的精神疾病想必更为严重。如果此等原因可以成立,那不应该有法庭存在,所有犯罪者都必须公开审判。另,没有网友的抽丝剥茧(或说网络声讨),会有今天的真相出现?萧源盛何曾自动现身讲解解释?

5.确实不容易,所以必须敬佩做义工的人们。但比萧源盛付出更多,真正到“战地”服务的人更多。萧源盛以极大化本身的义工行为并以欺骗造假的方式来获取不法所得(一个人名义捐款),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做义工根本就是两回事,根本不能抵消。况且萧源盛真是有当义工或是挂名(相信你明白IMR的机制)也是不得而知的事情。萧源盛何不出来解释清楚?

6.完全同意。粉丝专页重启,以让之前所有获得的资料可以继续让大众获得。

欢迎您的留言,多谢。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