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Monday, 18 August 2014

還阿茲敏一個公道

一直想要為阿茲敏寫篇文章,惜無太多時間。今天在沙亞南法庭枯等,終於有機會,廢話不多說,直入重點:

1.我認為阿茲敏是最適合雪州大臣的人選,但不管最後民聯選出誰來擔任該職位,都不影響我的支持。

2.不影響支持,因民主政治的領袖本來就可來可去,並不是誰不能上位就沒有了民主,沒有誰是無可取代,也沒有沒了誰就死路一條的。簡而言之,民主從就不是為了讓某個人上位而存在。

3.阿茲敏本身也對其他任何黨及民聯選出來的人選毫無保留的接受,不只沒有在黨最虛弱時落井下石、口出惡言、謀求自身利益,還竭盡所能的維持黨及民聯的穩定(證明阿茲敏不管有無不滿,他都深深明白上述所說的第二點)。

4.說阿茲敏為最適合人選,若各位對雪州政治有所了解,當能一目了然。儘管如此,還是要說明一下:阿茲敏是票選署理主席、是雪州主席、是在地雪州人(出生於新加坡後搬來雪蘭莪)、三屆雪州州議員,自99年烈火莫熄運動開始就當選州議員。

5.阿茲敏自99年當選以來, 只除了04年因被法庭宣判有罪無法參選之外,連屆連選連任。而阿茲敏當時被剝奪參選資格,就是因為抗議對安華的不公審訊,而躺在法庭之內阻止法庭開庭而被宣判有罪。

6.從以上所說的被剝奪參選資格事件,就可以看到阿茲敏對黨、對安華、對整個烈火莫熄運動有多麼的忠誠,寧以個人政治前途為交換,這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

7.另外,阿茲敏自接近三十年前(當時小弟我才一歲),就已經跟隨安華成為其特別事務官(後來在89年升為政治秘書)。其對安華的忠誠不言而喻,即便在安華被逮捕下獄,許多宏願團隊大將都離安華而去之時,阿茲敏依然對安華忠心不二,一肩扛起整個烈火莫熄運動,籌組公正黨。觀乎黨內資歷及奉獻,無人可出其左。

8.烈火莫熄運動前的阿茲敏,在巫統黨能資歷頗深,仕途經歷可謂平步青雲一帆風順,若他沒有跟隨安華退出,現當是巫統的上層精英之一。舉個例子,當時同為宏願團隊一員的阿莫扎西(今內政部長)在當年的地位,根本無法與阿茲敏相比,如今卻已成為巫統的第三四號人物。即便如此,阿茲敏依然毅然為安華退黨、入獄,為烈火莫熄運動而鬥爭。

10.烈火莫熄運動以來,至今超過十五年。多少安華的親密戰友,敵不過政治的現實,敵不過巫統的攻擊和誘惑,敵不過現實的無情和殘酷而背離烈火莫熄運動(如Chandra Muzaffar等),而阿茲敏卻依然不為所動,孜孜以求,即便是在2004年,他個人最艱難,整個烈火莫熄最低落的時候,他依然堅持下去,不離不棄。

11.至於抨擊阿茲敏者,不外乎說其善於弄權,經常想要跳巢,一直想要謀求官位,不與卡立合作迫害卡立等幾項。這些攻擊及批評,根本就沒有真憑實據(有的話歡迎指出),首先,上文已說明,阿茲敏若要官位,大可留在巫統,更不會為了安華而不能出戰大選,再來,對於掌握行政大權及億萬資源的卡立,到底是誰在迫害誰?開除阿茲敏的官聯董事職位,不安排如此資深的阿茲敏任何官職,再配上如今卡立的所作所為,誰是誰非不是一目了然嗎?

12.在我看來,阿茲敏一直被攻擊,被抹黑,真正原因就在於掌握資源大權者(其政敵如卡立和巫統),因其不可漠視忽視的能力及資深程度,而對其進行的媒體輿論戰,以提防其影響到自己的自身利益。對此擁有官職資源者,要動用媒體簡單的多,阿茲敏無官人微言輕,可以發聲的平台也少,自然極度處於劣勢了。而難能可貴的是,他對這樣的攻擊抹黑一直隱認,能夠顧全大局的忍受,至少沒有在檯面上反擊,鬥臭鬥醜。

13.再來,阿茲敏即便出生巫統的淤泥,卻從未發出任何以種族主義出發的觀點和評論。阿茲敏也屢次在馬來輿論種族主義論述的風口浪尖上,做出對其他種族公平的呼籲及評論,這些只要谷歌一下就能找到一大堆,在此不贅。

14.最後一點,阿茲敏擁有美國大學的學士與碩士學位,以學歷而言,少有可與其比肩的從政者。當然,學歷不是最重要的,所以放到最後才講。
暫時這麼多。

好久沒寫如此長文,寫完法庭也上完了,接下來就開車回檳城。此全文用手機撰寫,若有錯別字等,萬請見諒。

1 评论 Comments:

Bond Saw said...

我向來也是認為阿茲敏才應該是雪州大臣,旺阿茲沙也不適合,旺姐只不過是安華的替身。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