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s(感謝您的每一個廣告點擊)

Wednesday, 6 November 2013

華社的災難

雙溪禮茂州議席補選落幕,華裔選票看似回流,執政的華基政黨迫不及待高聲發文告邀功,首相納吉也滿懷寬慰地欣慰華裔選票已經回流,505大選華裔的一片換政府之風看似已經來到盡頭、塵埃落幕。

當然,華裔選票回流與否,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這些人又不是大羅金仙,又如何能夠知道各個華裔選民當天的投票取向?又如何能夠計算505與現今各個華裔選民的確實投票分別?說到底,終究也不過是個“猜”字。

所以各種專家仙家的論述,還是聽聽就好。比如馬華民政大喊華裔集中票箱,國陣得票大幅增加,卻隻字不提華裔僅僅只佔該票箱總投票人數的20%;民聯訕笑國陣豪拋重金在一場無關痛癢(執政權)的補選,得票卻也不過增加區區不及兩千,但卻忘了此乃前州務大臣堡壘中的堡壘區,該區類別更是回教黨向來深耕盤根的選區類型,堡壘猶若此,他區更當何如?

但這些都不是本文想要討論的重點。吾非專家,沒有詳細的投票渠道資料及完整的選民冊在手,無法詳盡分析華裔是否回流。更非仙家,從不做沒有事實根據的臆測猜想,糊弄讀者;寫此本文目的(闊別好久之後再寫),不過想告訴大家小弟我的一個看法,即若華裔選票當真回流,那華社必將災難臨頭,離苦難深重的日子不遠矣。

不必長篇大論。只要看看過去七八年,自阿都拉時代起,政府就已經逐步推行其開放政策,逐漸的收窄不公平政策的範圍、有限度地開放各領域讓各族競爭、各種惡法也以各種各樣的形式收歸台底(不管是舊瓶新酒還是新瓶舊酒),其中一個主要目的即是為了貼近華裔/城市選民以延長國陣苟延殘喘的執政時限。

但結果如何?2008年的308政治海嘯不必多說,2013年的505“華人海嘯”更是使執政聯盟所得的席位創歷史新低。首相納吉甚至在選前已經破天荒地上電視舞獅拜年、講華語書漢字、穿紅袍遊茨廠街,但不爭的事實卻是華裔選民依然大幅度背離國陣,使得國陣裡頭的三個華基政黨盡皆遭遇滅頂之災,幾乎都已淪為毫無發聲餘地的蚊子黨,無關痛癢。

此法不通,稍微思維正常的人都可以簡單地出這樣的結論。

可如今華裔選票若真的回流了,其背景又是什麼?背景卻是巫統大會前後的連綿種族喧鬧、土權愈加猖狂的種族主義叫囂、市場上大面積的土著政策死灰復燃、政府內政部門的執法力度大幅度收緊,這些與505前相對比有如天壤之別的姿態,華裔選票卻回流了,大幅度的回流了......

照啊!給了那麼多的蘿蔔,卻顆粒無收還賠了夫人又折兵。大棒一出,才不過給了一丁點的顏色讓你們瞧瞧,選票就已經逐漸回流、收穫頗豐。如此鮮明對比,大棒與蘿蔔何者有效不是顯而易見嗎?況且再加上華裔505的超低支持率依然無法動搖國陣執政權,華社的災難,還會遠嗎?

唉,華社真要回流?!想清楚啊!

10 评论 Comments:

陳不平 said...

陈某淺見:

双溪里茂这场补选沒有贏家也沒有输家;伊党固然贏了,但多数票大幅度減少,国阵虽然输少了,但在伊党失去吉打州主將下,又强洒银弹,依然沒尝到甜头,硬要说"虽敗犹荣",只能说是自欺欺人!

陳不平 said...

国阵在每次的补选都憑着執政优勢,大傾財力人力物力,所以在补选中,国阵向来佔尽优勢。

当年依约区州议席补选成绩,国阵候选人巴迪本以5千884票当选,多数票为1千850张,比2004年大选国阵所得多的1千649张多数票,还增201票。

但在308大选,民联马上就大翻盘,不但勝了依约区,而且取得1,920張多數票的辉煌成绩。

選區 N11 依約 IJOK 雪蘭莪 州議席
選民人數 15,467
選民結構 巫裔: 49.9 %、華裔: 18.4 %、印裔: 31.6 %、其他: 0.1 %
候選人 莫哈末沙尤迪(國陣巫統) 5,276
候選人 阿都卡立(公正黨) 7,196 中選
多數票 1,920
廢票 204
投票率 82.01

陳不平 said...

同样的在柔州丁能补选,国阵也大大的將多数票提高了1215張:

丁能补选成绩, 国阵候选人阿查哈以多数票 击败回教党的女性候选人诺玛拉。选举委员会公布正式的成绩如下:

阿查哈(国阵):6699 票

诺玛垃(回教党):2992 票

废票:142张

多数票:3702 张

在505大选时,国阵虽贏了丁能这个堡垒区,但多数票竞降了2千多張:

選區 N05 丁能 TENANG 柔佛 州議席
選民人數 16974
選民結構 巫裔: 50.65%、華裔: 37.82%、印裔和其他: 11.52%
候選人 阿查哈 (國陣巫統) 7921 中選
候選人 莫哈末辛 (民聯伊斯蘭黨) 6335
多數票 1586
廢票 337
投票率 86.1

综观上述事例,在来屆大选,民联在双溪里茂区一定能取得比补选更好的成绩。

Ang Woei Shang said...

這個我們都知道,上面也說了。這我之前也特別撰文寫過。

但Ijok在之前不是民聯強區,也不是國陣強區,中間選民大幅度選票跑票,極為正常。

另外,本文要說的是,如果華裔選票真的回流,那華人就是輸家。

Ang Woei Shang said...

另外,雖然我同意你說的(我文中已經說明),補選對財大勢大的國陣有利,不過這樣用例子其實並不能說明什麼。

比如2000年魯乃補選,公正黨在魯乃大勝,結果在2004年大選,派出強將蔡添強,卻依然大輸四千多票,這又說明了什麼呢?

所以大選補選成績,是由很多因素主導,並不能說國陣必然佔盡優勢(當然金錢和主攻優勢是有的,要說的是不是必然。)

Ang Woei Shang said...

2000年補選,賽夫丁在魯乃一舉扳回5千張選票,以五百多多數票勝出。來到04年,蔡添強出陣卻以4299張選票敗北,回到99年大選的基本盤,怎麼補選可以扳回5千票勝出?大選卻反而又回到跟之前一樣輸將近五千票呢(99年大選行動黨輸4700票)?

陳不平 said...

陈某絶对认同大選補選成績,是由很多因素主導,並不能說國陣必然佔盡優勢。
但是國陣執政權无法动搖,絶对不止是華社的災難,而是国家及全民的災難;在国阵積習难改,依然以种族宗教政策治国,又无休止的贪瀆濫权舞弊营私下,在債台高築下,肯定又是加税或施行一些向平民百姓开刀,身为百姓的我们,不论你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或任何种族,又有谁能不中招呢?
就以消费税为例,又有任何种族或任何人能豁免呢?原本不交所得税的低收入群(肯定以马来同胞居多),在消费税的架构下,一律税务谁逃。
反而是年收入整百千的中上階層,原本在要抽税中的抽19%及24%減为16%及21%,成为了最大受益者。
为了弥补及掩蓋国家债务的不胜负荷,更为了朋党们能继续享有既得利益及各种优惠,執政集团已经顾不得你是什么人或什么种族,最重要的是保住他们的权勢与利益。

Ang Woei Shang said...

对的,广义来说是全民的灾难。但最针对的始终是华人啊!!

Tionghin Ting said...

阿才,原来你躲到这边来了?

你还记得你喝醉后讲过的话吗??

Leo Teh said...

Bro, 評論得對! 吉打補選華人的回流太掉華人臉, 太沒骨氣! 倘巫桶給華人壓力就屈服於牠, 那太讓人失望, 太奴隸嘴臉! 干!

Related Posts